623风波恶3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宋江评价着殷氏,诱惑暗示着众头领。
  他的目光首先扫过最能打的孙立这边。
  孙立,家眷丧失,也是光棍,也需要个美貌年轻女人伺候着传宗接代......会不会动心?
  孙立却看都不看殷氏一眼,对所谓美色无动于衷。
  孙立的跟班小弟死忠——习惯享乐的衙内金眼彪施恩,也没老婆,却也对殷氏视若无物,只在孙立侧后鄙夷地悄悄看着那对恶僧道的丑态,看向王英时,目光更是鄙夷之极,甚是不屑。
  孙立小团体的登州系主要成员马栋、刘庆二人虽然看殷氏时,眼里闪过些贪图,却随即就不理会其死活了,
  看来虽然是习惯放荡贪鄙传统作派的宋官,却还有好汉的坚持和理智。
  宋江的目光又落在他最依仗的锐健三将薛亨、张宣赞、刘复脸上。
  这三人显然也贪图美色......骨子里极其好权势富贵荣华,这里面自然包括女人这一项,但三人和马栋二人一样只是贪念一闪而逝,就不当回事了。
  宋江了解三人,知道三人的表现,本质与马栋刘庆不同,
  这是胸有大志,不会为区区女色就误了事业前途和名望,是能成大事的人,是可与之共谋大事的好帮手。
  宋江心喜不已,不愧是我最欣赏最依重最重点扶持的统帅型大将,没让我失望。
  随即又观察左右护驾骑刘无忌、杨适二戟将。
  这二人是东京城有名的浪荡花胳膊,本应该是最经不得风流阵仗考验的,然而,此时面对诱惑也能不为所动,甚至满脸的高傲,不在意在那娇媚媚哭泣正使劲卖弄柔弱可人怜爱的殷氏死活。
  宋江知道,非是二人不好这口,而是在京城经历过红粉大场面,女色在二人眼里只是取乐的玩物工具,在这方面很潇洒....与孙立刘复等又不同,却也同样没让人失望。
  若这对战场最贴身最要紧的侍卫大将竟是一对王英那样的货色,那就不能在身边信用了。
  至于吴用,宋江根本不用观察。
  那就是个只酷爱权谋心术和权势地位的书生,与常见的热衷风流为荣的大宋读书人不同。
  戴宗?
  也不用观察。
  此人贪鄙,凶残......却讲义气,而且不近女色,似乎有好道慕仙之志,从不沾红粉浊物。
  陈念义等三道士参赞,宋江也不用留意去观察。
  这三人都是看透人间沧桑的“世外高人”,以超然心态随意玩红尘戏弄众生的,心性理智冷酷甚至阴毒凶残之极,已没多少人性,夸说是笑看人间风云的神仙。区区女人哪能左右其心志。
  然后是洪教等人。
  洪教头不是什么好东西,贪财,爱喝酒也爱美色之类的享乐,却也不会在意眼前这女人,属于浪荡江湖的类型,逢场作戏玩玩,不留情,也不会动情,不会让女人成为浪荡天下的负担。
  洪教头的跟班兄弟踢杀羊张保倒是眼暴贪婪,流露王英那丑态,但恋恋不舍中却也能放下,和洪教头类似,却本是军.痞,热衷到处欺负人玩弄人找乐子,玩得是潇洒自在,不要拖累。
  飞天蜈蚣王道人、双峰镇三狼道士焦若仙、保正袁爱泉,都头朱泼天朱元;黄瘟藏强、毒瘟孙朴、机瘟崔臣......
  这些人就不堪了,抑制不住地流露着恶道、恶吏、地痞流氓等丑恶本色。
  相对比,燕顺、韩伯龙,却是可爱难得,和王英是最亲密的兄弟,却没有王英那套嗜好。
  在场的头领就这些人,其他的都在城中别处忙着干活......宋江一扫间就观察完了众人,对以后要栽培重用谁,要防范谁,要怎么耍着当废物利用尽价值的利用谁......心中进一步有了数。
  他也看到众头领不少的在疑惑是不是他宋江想纳了这女人传宗接代。
  王英更是这么想的,急了,却道:“若是哥哥想纳了当压寨夫人,小弟没说的。”
  宋江哪看不透王英这点伎俩,仍不理睬王英,却对众头领笑了:“我宋江虽不是什么兄弟们那样能打的,却也是堂堂好汉,,岂会女色所误?”
  打消了众人的猜测,树了把好汉硬汉本色,宋江的脸随即沉了下来,露出我说了算的权威老大的气势,厉声道:“这女人是个招灾惹祸的恶妇。如此蛇蝎心肠的东西,沾上也不怕稀里糊涂被害死。这种克夫灾星,竟然也有人争抢?
  高廉被克死,难道还不足为教训?
  那是堂堂一州之长的高官贵人尚且性命难保,因这贱妇导致的灾祸出了趟城就丢了命,死得凄惨。我等是厮杀搏命的强盗,整天游走在凶险中,怎及得高廉的安全无忧?怎敢把这种妇人留在身边.......”
  宋江怒喝斥责着王英等的不堪,也警醒着飞天蜈蚣王道人、双峰镇三狼、东京三瘟等。
  但,所谓财迷心窍,嗜色如命......
  王英和崔道成、丘小乙,此刻是那X虫上脑,鬼迷心窍,哪听得进去。
  宋江心中的杀机根本没消,一见这三人还要争辩争抢,顿时大怒,就势指着三人喝骂道:“你们三个混账东西无视军法,做出如此腌臜下贱事,为个区区女人就不顾兄弟义气往死里杀,连我来都劝不住,也不把在场的众兄弟放在眼里,丧尽我二龙山好汉的英名,不知羞耻,我前面所说,已经给过你们认错的机会了,你们却执迷不悟,丝毫不知悔过,还敢争执不休,还敢肆意挑衅山规军法,我二龙山好汉岂能容你等胡来?岂容你等毁掉众兄弟舍命追求的大业?”
  “来呀。把这三个混账绑了,拉出去立即斩首示众。”
  又对吓得脸白了的燕顺、韩伯龙二人喝道:“你们俩讲义气是好事,却也得分清是非,该义气相帮的帮,似这等丑事,你们竟然也只顾义气,不是真好汉,也该重罚,念你们尚知悔过,还知道敬畏山规军法,也算情有可原,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拉下去重打五十军棍。
  打狠点,打痛了,也长长脑子,懂得山寨众兄弟异姓是一家,不可为谁就杀别的弟兄。”
  王英和崔道成、丘小乙吓坏了,知道宋江这回是真怒了真起了杀心,决不是说说吓唬他们。王英本就腿伤瘸了,不得劲,一听真杀头就吓瘫在地,只顾求饶。
  崔道成、丘小乙则大惊,却凶恶胆大,岂肯为什么军法山规去死,下意识就想动刀反抗....大不了老子不伺候你二龙山不效忠你宋江了,杀出去另寻地落脚照样快活去,但随即就绝望地慢慢放下了刀表示敬畏服从宋江的权威处置,
  因为弓箭手对准了他们,这已经能轻易要他们的命了,还有孙立等众将正冷眼凶猛地盯着随时会扑上来收拾......反抗,必死,老实点还可能有命活....
  三个要色不要命的家伙被绑了拉出去,这会儿全吓瘫了,得架着走,都只顾哭嚎求饶命。
  王英哭叫:“公明哥哥,小弟是最忠诚你的啊,最无二心......你不要杀我呀。”
  崔道成、丘小乙真害怕了,嚎叫着:“大哥俺们跟了你多少年了?从郓城县你还是押司起就跟着你了,一直忠心耿耿,鞍前马后,多少次舍生忘死保你救你.......江州那次,要不是俺们兄弟舍命抢你下刑场,你早成刀下鬼了........你怎么可以为这点小事就不念情义.......”
  他们不懂。越是表明和宋江关系近如此亲密,宋江在这当口越是会坚持杀之。
  就得要让众兄弟们都看看,以宋公明亲信心腹的身份犯了法也照样得遭受无情的山规惩罚。其他和宋江关系没那么近没那么亲的,知道了这个,岂会不敬畏?岂敢还不老实......
  宋江是真有了杀心,成心要以这三个总给他丢脸惹麻烦的不堪东西的脑袋立威。
  燕顺、韩伯龙急了,一头跪在宋江面前哀求,说知错了,请再给个机会。情愿重责一百军棍酷刑换取王英狗命。只求别杀了王英,别坏了他们三人当年结拜时的誓言。
  蒋门神则为崔道成二人下跪求情。
  他感觉宋江是杀意强烈却未必真舍得失去这对厉害好狗。应该有机会......如此还显得义气。
  飞天蜈蚣王道人、双峰镇三狼、东京三瘟、张保等平日和崔道成二人以及王英这样的家伙的关系也都不错,有共同爱好的,一丘之貉,此时也为两方都求情,也是顺便显示义气。
  一山的兄弟要处斩了,谁不求情,谁就是不义气,
  这是强盗窝的传统。
  所以,陈念义等三道士参赞也不得不求情,引得孙立等大将也站出来求情。
  即便如此,宋江也怒气难消,杀心不改,说:“有山规不遵,有军法不守,如何能服众?如何统一军心征战天下?我等兄弟如何能在这乱世生存下去.......”
  这样的大道理,都懂。
  但求情还得求。尽管不少人心里根本不在乎那三人生死,甚至巴不得早死。
  宋江也在坚持不改。
  黑脸沉得能阴出冰来,显示着正军法的严肃决心。
  吴用看戏演得差不多了,这才最后站出来劝宋江道:“哥哥,王英兄弟也就这点嗜好缺点。他对山寨忠心耿耿,对兄弟们讲义气,打仗英勇敢战不怕死。
  崔道成丘小乙二人是混账了点,却也奋勇敢战,对山寨也多有功劳,又难得骁勇能打。
  依小弟之见,念其是初犯,哥哥就饶他们一次狗命。
  再者,此事若传了出去,让刚投靠的兄弟知道了也是不美。
  咱们兄弟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就是点女人小事,并非真不义气真无大志,就怕新兄弟误会了,难免小视我等。
  这事还是就在这悄悄了结了最好,不要杀了兄弟,此事盖不住,张扬出去。”
  宋江给吴用面子。
  吴用说的也最有道理。宋江这才顺势下台阶,怒斥三人:“这次看在军师和众兄弟义气的面子上就暂且饶你们一次。若下次再敢犯,定杀你们个数罪并罚,决不轻饶。”
  快吓死了的三混蛋屠刀下死里逃生,都喜出望外,这下都真怕了宋江,从此真老实了。
  宋江随即宣布了处置殷氏的决定:“此毒妇导致了柴大官人遭难,罪魁祸首,是柴大官人的仇家,自当交给柴大官人处置以报仇泄恨,方不负我二龙山义气为先,替天行道。”
  众头领都赞公明哥哥英明......
  于是,殷氏和她丈夫高廉的脑袋都送了柴进。
  二龙山强盗为柴进报仇雪耻得如此细致周到用心,落在官府眼里自然妥妥扣实了柴进是贼寇的帽子。
  赵岳很快知道这些事。
  他离开了,却在高唐留有眼线盯着宋江的举动,
  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这个小押司越发会玩了,真成熟起来了。看来还是能够寄托他顶当点大事的.......”
  宋江破高唐,大胜满载而归。满山寨具都大喜.......宋江威名悄然更进一步了。
  根据那啥守恒定律:有人狂喜,就会有人狂怒。
  高俅,就快气疯了。
  他家族仅有的三个能干点事的在地方上做州官的族兄弟死得本就剩下高廉一个了。高廉也是三兄弟中最有能力最让高俅看重的,不象另两个是只有点长相和识字的草包,却也没了,又是让二龙山给杀了......此恨怎消?
  此仇怎能不报?
  不立即报,天下人谁还会把他高太尉放眼里?
  必须灭掉二龙山草寇,
  然,这时候还是宋辽激烈冲突对立时期,曹文诏大胜辽国,辽国抗不住了,服软了,但,以辽国人的野蛮以及向来瞧不起懦弱宋人的优越感,怕是不会善罢干休。
  此时,朝廷刚经历了辽国带来的大劫,胜了却还在惊魂未定,这时候,从皇帝到大臣都没心思也没能力专门对二龙山怎样,
  高俅明白这个,越发气恨难消,就把更多的仇恨放到了柴进这。
  二龙山有天险之利,不是好剿灭的。
  柴进就不同了,沧州土鳖财主而已,敢捋虎须?那就得死全家......收拾起来没困难。
  高俅盘算好了立即上奏皇帝赵佶,巧言是非,称柴进暗中勾结二龙山强盗,显然有祸乱大宋为祖上报仇雪恨歹意,甚至未必不是想推翻大宋,夺回江山,重登帝位之用心,阴险之极,藏匿很深,不得不防。朝廷必须高度警惕,重视,必须早早铲除这个隐患......云云。
  宋皇最怕的就是有背景有影响力的人物造反篡位。
  高俅的上奏正中赵佶的心坎。
  赵佶又爱高俅......
  朝廷旨意立即下了,令河间府快速捉拿柴进问罪斩杀........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