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擒仙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最新网址:
  青城山,乃是全真龙门派圣地,十大洞天之一,中国四大道教名山之一,五大仙山之一,成都十景之一。
  妙真仙长,原本在老君阁静修。因为,她助孟昶登基有奇功,孟昶为了酬功,特意翻修并扩建了上清宫,遂改居于此。
  为了掩人耳目,不至于打草惊蛇,闵子豪带着百余名军汉,特意从后山绕到了上清宫的侧门外的竹林里。
  雪山真人不仅貌若天仙,而且雅擅诗词歌赋。她主持举办的诗会,以其参与的才子多,诗文质量很高而著称于世,时人美其名曰:仙诗社。
  闵子豪这个蜀地有名的诗词大家,常常应邀来上清宫作客,他自然非常清楚,上清宫里的虚实。
  雪山真人,生性淡泊,喜静不喜动,尤其喜爱上青宫侧门外的这片竹林,便干脆住在了竹林附近的侧门里。
  “尔等都听好了,今日之事非同小可,但凡不听吾之号令者,一律砍了脑袋了喂野狗。”
  早在上山之前,闵子豪已经有言在先,把丑话说在了前边。
  今天,跟随闵子豪来的军汉们,都是老赵家的心腹死士,个个忠心耿耿,唯命是从。
  “赵二十八,你布置下去,务必教雪山真人来了,就插翅难逃,懂么?”
  闵子豪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不懂带兵打仗,更不明白怎么抓人,但是,他知道,惯扮山贼的赵二十八,绝对是绑票的行家里手。
  赵二十八轻声一笑,小声说:“大官人,您就瞧好了吧。那个什么雪山真人,只要来了这片竹林,绝对逃不出咱们的手心。”
  闵子豪含笑点头,叮嘱道:“此事重大,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明白么?”
  “喏。”赵二十八毕恭毕敬的抱拳行礼,他很清楚,闵子豪在赵老太公心目中的地位。
  闵子豪暗中观察了一阵,他发觉,赵二十八不愧是积年老贼,将整个捉人的安排,部署得井井有条,密不透风。
  尤其令闵子豪感到满意的是,赵二十八居然在上清宫侧门附近,暗中布置了三十余名背弓的军汉。
  就算是再不懂军事,闵子豪也心里有数,那是为了防止上清宫里的人被惊动后,出来援救雪山真人。
  雪山真人,喜欢在午膳后,来竹林里散步消食的习惯。这么机密的消息,别人肯定不太清楚,闵子豪却知之甚详。
  没办法,谁叫闵子豪是蜀地有名的大才子呢?他的诗词好,文章更佳,颇得雪山真人的赏识,并一直引为知己。
  若是李中易在场的话,一定会击掌大笑,叹曰:你最可怕的敌人,往往不是表面上的对手,而是你所谓的知己!”
  中午时分,上清宫里的铜罄声敲响之后,闵子豪不由精神一振,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来此地散步了。
  果然不出所料,大约半个多时辰之后,一位美若天仙的妙龄女道姑,在四名小道姑的簇拥下,出了上清宫的侧门,朝向竹林这边款款而来。
  闵子豪从没有做过暗中捉人的勾当,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视线盯在雪山真人的妙曼身影之上,一眨不眨,惟恐她会突然消失一般。
  赵二十八,那可是顶着山贼的名义,专门替老赵家,在暗中干坏事的老手。
  暗中绑票的事,赵二十八不敢说做了上千次,几百回是有的,早就是驾轻就熟了。
  此次暗中捉人,因为是捉雪山真人的缘故,赵二十八琢磨了半天,决定舍弃刀枪之类容易伤人的兵器,改用他最擅长的撒渔网捉人。
  不过,闵子豪特意作了提醒,雪山真人的容貌不容有损。
  赵二十八的鬼点子贼多,在禀明了老太公之后,便打开了老赵家的私库。他亲自拆了好几匹绸布,命仆妇们剪缝成网状,网的边缘内侧缝了近百颗小珠子,方便借力抛出。
  在竹林里撒网捉人,不比平地,必须拿捏好空间和时机。赵老二早就想清楚了,这种关系重大的活,还必须他亲自上阵才行。
  雪山真人迈着轻盈的小步,越来越近,闵子豪死盯着她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芙蓉玉面,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拳头。
  如果不是闵子豪成婚过早,且儿女双全,早早的失去了追求仙子的机会。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娶了雪山真人进闵家的门。
  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雪山真人的相知之恩再深,也远远抵不过赵老太公的知遇之恩,闵子豪哪怕做着亏心之事,也绝不会后悔。
  来了,来了,近了,更近了!
  终于,雪山真人迈步走入了竹林之中。暗中窥视的闵子豪,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
  赵二十八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老山贼了,他在路上绑架那些富商的时候,难免也一起绑了他们的美妾。
  然而,眼前的雪山真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一般,比赵二十八玩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还要漂亮一百倍以上。
  令人垂涎欲滴的雪山真人,越来越近了,赵二十八也跟着屏住了呼吸,手里攥紧了新缝制的绸网,默默的蓄势待发。
  当雪山真人走入那片熟悉的空地之时,一张大网突然从天而降,将她牢牢的罩在了网中。
  就在几个小道姑目瞪口呆之时,一直跟着赵二十八扮演山贼的军汉们,从旁边一拥而上,像捉小鸡似的,将她们一网打尽。
  整个捉人的过程,可谓是异常之干脆利落,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从赵二十八凌空撒网开始,到几个小道姑被捂住小嘴,全部就擒为止,整个竹林的上空,只响起了三声尖叫。
  闵子豪毕竟问心有愧,他缓步走过来,本想对雪山真人表达一番“诚挚”的歉意。
  却不料,赵二十八竟然二话不说,扛起被绸网牢牢裹住的雪山真人,撒开大步就往竹林外走去。
  “此地不可久留,快走!”
  赵二十八丝毫也没闲着,他一边掏出怀中的锦帕,硬塞进惊恐万状的雪山真人的小嘴里,一边健步入飞的往外跑。
  得了赵二十八的提醒,闵子豪猛然醒悟过来,不由老脸一红,撒开脚丫子,跟在赵二十八的身后,大步快走。
  整个捉人的大队伍,一路疾走如飞,速度快得惊人。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闵子豪手扶车厢,一边抹着热汗,一边重重的喘着粗气的时候,却见那几个扛着小道姑的军汉,竟然脸不红气不喘,仿佛没事人一般。
  闵子豪暗暗惭愧不已,他空着手赶山路,犹自腿软气促,人家的肩膀上扛着小道姑,却走山路如履平地,这是何等的了得?
  马车是早就预备好了的,一共五辆,多备几辆是为了防备意外的发生。
  为了掩人耳目,车厢上的家纹,却是蜀国宰相伊审征伊家的徽章。
  赵二十八扮惯了山贼,作风一向彪悍硬朗,他将扛在肩膀上的雪山真人,朝车厢里一扔,就不管了。
  唉,真是个不通风情的丘八军汉,丝毫也不懂得怜香惜玉,闵子豪不由频频皱眉
  不过,赵二十八毕竟是赵老太公的心腹家将,时间又异常之紧迫,闵子豪也不好说啥,只得装没看见。
  等闵子豪登车之后,赵二十八挥了挥左臂,大队人马随即开拔,一路疾驰着,朝成都城的方向而去。
  闵子豪盘腿坐在车厢里,被绸网牢牢束缚住的雪山真人,就躺在他的脚边。
  说句心里话大,不费吹灰之力,便擒下了雪山真人,闵子豪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闵子豪盯在雪山真人那张秀绝人寰的娇颜上,痴看了很久,最终,不由一声叹息:佳人虽美,却是赵家献给北皇的大礼,实在是可惜了啊!
  雪山真人显然认出了闵子豪,她的芙蓉玉面涨得通红,瑶鼻内时不时的迸出愤怒之极的哼哼声。
  闵子豪又不是呆子,自然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雪山真人的小嘴被锦帕堵住了,她一定会破口大骂。
  若是,雪山真人的手里拿着刀,只怕是马上就会将他捅穿千百次吧?
  不过,闵子豪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既然已经做了,覆水难收,后悔无益。
  更何况,如果没有赵老太公的赏识,哪来闵子豪今日的荣华和富贵呢?
  “雪仙,是我对不住你了,实在是抱歉。你尽管骂我,不管骂得多难听,我都甘愿承受。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怎么说呢,自古红颜多薄命,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实在是太美了。蜀孟的江山,崩塌在即,妙真仙长已是自身难保,将来谁又能护你周全呢?”闵子豪不管雪山真人听不听得进去,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你们张家,早就完了,你的堂兄弟们死的死,逃的逃,早就躲得不见了踪影。”
  闵子豪自己都觉得他很无耻,明明是他亲自带人捉了张雪仙,却反而把罪过扣到了她的头上。
  但是,歪理也是理,尽管道德上有大亏,逻辑上却是没错的。
  张雪仙本是权臣张业的亲侄女,按照道理来说,也是出于名门的大家闺秀。
  然而,大宅门里,实在是脏得很。如果,张业不是在赵老太公的算计之下,死于非命,张雪仙很可能就被她自己的亲伯父给玷污了。
  闵子豪能够获得赵老太公的极大信任,除了脑子非常灵活之外,他还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巧嘴。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