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休书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会平阳侯是江南杀手,这个问题夏芷颜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缘由。更让人奇怪的是小三似乎已经恢复了记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无论问潇默熙几次她都说不知道。她寻思着得亲自找小三问起清楚,毕竟、、、、、、毕竟他们之间应该是朋友。

  她记得小三被她介绍到一家当铺去当伙计,现在应该能在那里找到他,于是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当铺是一间颇为具有新意的楼宇,至少在这古代在这个古城里算看起来比较庞大的了。

  “夏姑娘,请问您这是” 前几日与她有一面之缘的掌柜看到她来,诧异的问道。

  “哦,我是想找前几日我介绍来的那个伙计。”她丝毫不与隐瞒。

  掌柜摇手说道:并没有一个叫小三的伙计来过。

  没来过?怎么小三没来呢?那这几日他去哪了呢?脑海里回放出小三与平阳侯相遇的那晚,小三和平阳侯似乎相识,而且关系不理想。隐隐觉得小三并不是一般的人物,难道是因为身份高贵看不上她这样粗俗的朋友了?

  她不想多想,也不敢多想。

  前半只脚刚要踏出当铺门口,几个未足龄的伙计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宁王,传宁王乃当朝第一美男子,以前我还不信,不过前几日看了后真的如他人所说!”

  “对啊!对啊!俺以后回老家,我一定得给我娘亲讲,我在宁王的店铺里某事!”

  两伙计还一直不停的在讲,而夏芷颜却一句也没听进去了。

  她回头看了看眼前宏伟的当铺,是前些天和她结婚的人的店?

  更让她杀死无数脑细胞的是,宁王并不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是当朝第一美男子?

  是夜

  宁王府大门前两个高大的石狮子在灯笼微光的映照下,看起来多了几分暖和的光晕。

  一个身穿霓裳罗裙的女子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后院的木门,探头探脑的飘了进去。说是飘一点也不夸张,两只如黑色泥沼的双眸还时不时的东张西望。就像一个偷偷摸摸的盗贼似的。

  “王妃!”小桂子机警的看着夜色中身影,惊讶的叫出声来。

  别人家王妃新婚那晚就逃了,这见事可是传得满城风雨了。

  夏芷颜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笑话,当朝第一美男子都不看看,她对得起她来这么遥远年代一遭么?再说,自己的挂名丈夫是帅哥不看白不看!

  “王爷呢?”夏芷颜细声问道。

  “王爷现在这会儿正沐浴呢?”见夏芷颜动身便要去找的摸样,小桂子担忧的看着她奉劝道:“王妃这可是要去找王爷?、、、、、、别怪小的我多嘴,王爷说过。王妃您、、、、、、您有本事出王府,就有本事永远别回来!“

  有种出王府,就有种别回来?

  夏芷颜顿时火冒三丈,紧紧握着拳头发泄心中的怒火!

  他以为他好了不起啊?从然是当朝第一美男子,夏芷颜现在也对他没了兴趣。什么美男她夏芷颜没见过,别人连勋,丁萌萌那才是美男。

  夏芷颜不理会小桂子在后面的叫喊,一路找到了宁王正沐浴的地方。

  澡堂门开了一条缝.只听得里面水声纡回.

  她本想夸进去的,但却下意思的蹲了下身瞧着里面的动静.

  只见烟雾缭绕见,有一人影坐在澡盆里.只能见着模糊的侧面和宽厚的肩.(?﹃?)某女口水都要留出来了.

  等等,形象.自己咋像几辈子没见着过男人似的?真丢二十一世纪人的脸.

  夏芷颜抹了抹快要流出嘴角的口水.总觉得这个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隔得太远,看不清楚.也不管那么多了,要是被谁发现她在这偷窥别人洗澡就丢脸丢大了.将纯白的信纸夹在门上便转身离去,心里还是想多看两眼的.

  秋思雨穿上锦袍踏出门口,木然看见门口有一张白森森的纸条.

  好奇因子促使他打开了来,雪白的纸张上些这几个字,淡淡的墨迹还未干透,隐隐能闻到墨水的清香。

  可是,几个简单的字他却没看出是什么意思。只识得一个”休“字。

  什么东西?秋思雨轻轻的蹙蹙眉头,刚想撕掉这无用的纸张,可是却意外的发现字虽说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字、注:那是中华民族共和国的简体汉字。)但却些得灵气柔和,是一手好书法。于是,顺便收入了袖中。

  夏芷颜在落水寒兴奋的侧夜难眠,她终于把休书给那个死王爷了!现在终于是自由之身,以后想干什么干什么没谁管得着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