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赶上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天刚蒙蒙亮,知若一行就离开客栈继续上路了。比预计的快些,不到巳时中,他们就到了南大门郊外,这里到镇北大将军府大约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的车程。
  马车在城门口排队等候检查时,知若让如春将凌香儿请了过来,道:“凌妹妹,进了城门后,我们就要分开了。我已经让人交代了马车夫,他会送你们到凌府的。”www@ttzw@com
  凌香儿弯了弯腰:“多谢尹姐姐,不过我想了想,还是直接去户部府衙找我父亲的好,阿财他们不在,我和弟弟也不知道凌府在哪,只知道父亲在户部为官。”不是怕他们姐弟占了嫡长子嫡长女的位置吗?可他们本就是嫡长子嫡长女,自然要先声夺人,让父亲的同僚都知道才好。隔壁的老秀才喝醉时就爱囔囔,说官家最重视面子和名声,不管内里多脏多臭,都要维持着光鲜亮丽的外表。
  知若一怔,随即赞同地点点头:“嗯,这样也好,你跟车夫说一声就行。还是那句话,相逢是缘,以后有机会,你们姐弟俩可以去我在洛城的庄子上小住,也可以让人捎信给我。”她不好说“有需要我可以帮忙”,尹家现在可不再是当红的镇北大将军府,说了人家也不会信。
  如春递过来一个荷包,知若接过,塞到凌香儿手里:“这里面有三张百两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子,你留着吧。银票,呃,可以放进你那个木镯子里。”
  她确信,至少两三年内,凌香儿姐弟在侍郎府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甚至危险重重,直到凌香儿进了安王府做了安王世子的侧妃。
  凌香儿也不矫情,爽快地点头接了:“大恩不言谢,我们姐弟俩欠尹姐姐的,此生不敢忘记。”已经欠下很多,也不在乎再添一笔。最重要的是,他们确实需要。昨晚听到的那番话让她心里对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黑心的继母、以及在凌府的生活开始怀着深深的戒心。万一……,投奔尹知若也是一条后路。不知怎么的,她对尹知若有一种没有来由的信赖。
  尹知若则是忍不住暗暗赞叹,凌香儿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代小姑娘,还是娘死爹渣、跟着族婶长大,却比前世那个大家闺秀的她要聪慧大气许多,也更懂得如何面对现实、临危不乱,难怪以“二嫁”之身入宫,还能够在美人无数、处处阴谋、步步惊心的**中独步群芳。
  过了城门,在一个三岔路口,凌香儿姐弟乘坐的马车单独而去。知若很想直接去父母下葬的地方。可惜,别说她不知道在哪里,就算是知道,她也不得不装作不知道,总不能还是“托梦”吧?
  尹诏被乱箭射死的当日,尹老夫人和二房、三房就当众宣布与尹诏一房断绝关系,尹诏夫妇的安葬事宜,都是徐玉章等人主持的,连墓地也是他们出面去找。知若这个在尹家出事前就已经嫁到外地的大姑奶奶自然不可能知道,只能先回到尹府后再说。
  知若心急啊,一来一去,还要去打听,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就在她暗自焦虑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下,阿祥的声音传来:“姑娘,前面好像有送葬的队伍过来,铁镖头正在同他们的人说话,可能要让他们先……”
  送葬的队伍?巧合吗?知若的心募地提起,会不会?会不会是……?
  还没反应过来,阿祥的惊呼声又传来:“啊呀,那不是大少爷吗?还有二少爷,二姑娘,三……”
  知若“嚯”地一下拉开马车们,探出头去。果真,前面飞奔而来的三人,不,是四人,正是让她牵肠挂肚的弟弟妹妹们,大弟尹明泽手里抱着六岁的小妹尹知萱,四人皆披麻戴孝。
  “姐---大姐---大姐---”尹明泽四人的哭喊声让知若瞬间泪如雨下。她跳下车,也朝着他们飞奔过去,紧紧搂住了扑过来的四个弟妹。
  “大姐,爹娘都没了……呜呜呜……那些坏人还把我们关起来……呜呜呜,大姐,萱儿怕,萱儿要爹娘……”才几日未见,却明显瘦了一圈的“小肥猫”尹知萱搂着知若的脖子哇哇大哭。
  十三岁的尹明泽已经隐隐有了父亲尹诏的沉稳气势:“姐,是徐大哥他们将我们从牢里接出来,大理寺不肯让爹下葬,又拿不出切实证据,也是徐大哥他们去求了皇上,许我们安葬爹。”大姐会赶回来,还有铁叔叔同行,自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若点点头,站起身,抱着知萱、带着其他三个弟妹向父母的灵柩和送葬的一行人走去。
  送葬的队伍并不庞大风光,主要是尹诏的一些旧部属和早些时候放了身契的尹家旧仆。至于还归属于尹家大房的那些奴仆,同大房的财产一样都充公了。
  而尹诏谋逆罪名虽然未确定,但“抗旨、准备潜逃”两项罪名却是有那些围攻追拿、及至乱箭射死他的官兵作为“人证”,所以徐玉章等人也只能争取到将他们夫妻俩人体面下葬,这已经是皇上看在尹家两代大将军对大郢朝的功劳上作出的最大“宽容”了,声势太大的风光大葬是不可能的,连一路上的哭丧、鞭炮都不可以。
  这些信息是知若从前世于大勇给她的信中知道的,知若暗嗤了一声:抗旨,潜逃?抛下妻妾子女不顾绝对不是父亲会做出来的事好吧?也不知那些人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陷害父亲?
  突然,知若脚下顿了一下,她想到了一个问题:以父亲一向光明磊落的性格,既然预感到灾难,不该是先发制人力证自己的清白吗?怎么会隐忍着安排她的庞大嫁妆,以求“保一个算一个”?难道真有什么把柄落在人家手里?还有,父亲留给她保管、交代说只有他本人或者一个能背出父亲那首怪诗的人寻来时,她才能交出来的那个神秘信封里到底装着什么?
  还好,知若的举动神态落在众人眼里只是突然面对父母灵柩的悲痛和难以接受。铁穆远叹了一声,接过一个尹家旧仆寻来的麻布披在知若身上:“大侄女节哀,我们送你爹娘上山吧。”
  a
  a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