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要关铺子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叶氏和许氏一起呆愣住了,知晴口里说的那个人是尹知若吗?是她们看着长大的那个天真不知事的尹知若?
  叶氏今日连续“受惊”,惊怒之下声音都哑了:“秦妈妈,快,让人悄悄将石丰收找来。”石丰收是她奶娘的亲侄儿,不过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被人收养了,除了叶氏自己、丈夫尹晖、还有身边的秦婆子,没有什么人知道石丰收是她的人。石丰收在雅秀阁做事已经快十年了,年前才做上大掌柜。www!ttzw*com
  秦婆子瞥了许氏一眼,暗道一向谨慎的夫人今日真是宁乱了,不过,突然被尹知若打了个措不及防,也难怪叶氏乱了阵脚。
  许氏又是一声暗哼,石丰收什么时候也被套上了?看来叶氏还真是早有预谋!
  叶氏看到秦婆子的眼神才想起许氏还在屋里,然而话已经说出口,许氏又是个特别精明的人,她此刻再做什么掩饰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坦然些:“石大掌柜是我奶娘的一个远房侄儿,前一阵子才偶然知道的,他……”
  话未说完,大丫鬟巧杏赶了进来:“夫人,雅秀阁的石大掌柜求见,好像很急的样子。”
  叶氏和秦婆子大眼瞪小眼:这么巧,去请的人还没出门,石丰收自己就来了?而且,就这么没有遮掩,大剌剌地来?今日的一切怎么都如此不正常了?
  叶氏想了想,道:“让他进来吧。”石丰收一向最是稳妥谨慎,今日此举必定是有原因的。
  很快,一身褐色长袍、看着就是精明利落人的中年男子急步进来,正想张口,下意识地看了看许氏。
  许氏笑道:“二嫂你忙,我先回去了。我过来也是同你说一声,今日我娘家有族亲过来,我带着两个孩子去认亲。呃,我们老爷也会直接从府衙过去,今晚我们就在我娘家小住一晚,叙叙亲。”她一会儿就让人去通知尹庆,今晚还是避开的好,发大财没打他们的份,为几百俩银子做那种事却急巴巴地拉上他们,算盘打得还真好!
  叶氏同这个一肚子鬼心思的妯娌“玩”了多少年,哪里看不出她“避嫌”的心意?不过,今儿还真没有功夫跟她计较,算了算了,又不是今日才知道这三房夫妻俩就是一对趋利避害、只知道占好处的白眼狐狸!若不是老夫人的心长偏了,完全站在幺儿幺媳那边,她早就要求分家了好吧?万一闹大了,一顶忤逆不孝的帽子扣下来,他家老爷的官途也算走到尽头了。
  叶氏点了点头:“噢?认亲?那得去。你们许家可是大族,哪届科考没有你们许家的一两位新科进士?以后老三还要靠你们许家多扶持呢。”
  许氏得意地迈步出去,刚跨出门却品出了叶氏话中不一样的意味。他们许家是书香门第,进士是出了不少,可是官运却真的不怎么样。当年她爹巴巴地将她嫁入尹家,看的还不就是镇北大将军和芊昕郡主?这些年她每每回娘家,确实受到兄嫂、姐妹们的追捧巴结,可每次不是这个人想求尹诏帮什么忙,就是那个人希望能跟着芊昕郡主发点财。
  现在尹诏和芊昕郡主都没了,她和尹庆还会受到欢迎吗?成亲前她在几个姐妹中可是最不显眼的。
  许氏的步子突然就不那么轻快了。今日这个认亲宴她是十日前收到邀请的,按照往常的经验,今日一早就该有人来接,结果等了很久都不见来人,她就赌气决定不去了,后来因为想避开蓬莱阁的事才又改变主意的……
  叶氏看着许氏的背影,眼里闪过讥讽,可惜很快就黯淡了下来。尹庆前途堪忧,尹晖又好多少?
  同是尹老将军的儿子,尹晖和尹庆却没有遗传到他们父亲的勇猛,只有尹诏青出于蓝,不但屡建奇功、挣下镇北大将军的封号,还迎娶了大将军王的唯一骨血芊昕郡主,成为皇上最重视的武将。可以说,这些年来,尹晖、尹庆兄弟俩都是靠尹诏罩着的。
  这也是尹晖巴上玉先生和他后面的大主子后迫不及待地要看到尹诏“碾落成泥”的原因。他已经被那个同父异母嫡长兄的光环压得喘不过气来。
  可是,尹诏倒了,也意味着没有人罩住尹晖兄弟俩了。本来玉先生承诺此事过后,他们主子会罩着尹晖,如果找到他们要的那东西,更能保证尹晖步步高升。让人郁闷的是,连玉先生也说不出他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说很重要,找到了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说法?若不是尹晖很肯定“大主子”绝对存在,而且是有实力、有权力的厉害人物,叶氏都要怀疑玉先生是耍他们的骗子了,哪有这样找东西的?
  不论是事前还是事后,她和尹晖都下了九牛二虎之力寻找那莫名其妙的东西,却总是劳而无功,他们认为重要的“罪证”或者“信物”,换来的只是玉先生的摇头和一句“继续找”、“不要放过任何看着不起眼的地方或者东西”、“要动脑筋”……
  “娘”、“夫人”、“二夫人”尹知晴三人的呼声唤回了叶氏的神思,她长叹了一声:“石掌柜,你匆匆赶来是为何?尹知若离开店铺了吗?刚才知晴被赶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说也是个大掌柜,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知晴被人欺侮?”
  石丰收的脸都快拧成了苦瓜:“二夫人,我现在已经不是大掌柜了,大姑娘刚刚辞掉了所有非奴籍的人,说是要关了雅秀阁,将铺面租出去。”
  “这个败家女!她有没有脑子的?”叶氏简直气急,“雅秀阁可是京城里生意最好的银楼,怎么能说关就关?租赁出去?租赁出去能值多少银子?还有你们也真没用,说辞就辞,你们也不闹一闹?”
  石丰收的声音里都是苦涩:“我是想挑事的,可是尹知若给的遣散费很高,是一般东家的五倍。还说铺面要租给景王妃和铁夫人,明日就签契约了。那几人一听,可不赶紧办辞退手续领银子走人?”等景王府的人来处理,他们恐怕就只能拿雇佣契约上定的一个月例银的遣散费了。
  a
  a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