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尽添乱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孤掌难鸣,石丰收自然也不敢闹了,他也想要多点遣散费,也不敢碍了罪景王府的眼啊!
  叶氏几乎要抓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今日真是见鬼了吗?尹知若那个白痴一出接一出让她措手不及!这不刚和离回到京里吗,气都不喘一下,就突然要关银楼、出租铺面,甚至连租户都找好了?www!ttzw*com
  不得不说,这就是知若的运气好了,在路上跟铁穆远说到回京后几日的安排时提到了将两个极好位置的旺铺赁出去,铁穆远一愣之后立刻想到景王妃同自家媳妇正在张罗开胭脂水粉铺子,既然知若想要将雅秀阁赁出去,岂不是两好?两家雅秀阁的铺面位置可都是极难得的。
  知若也很欢喜,她之所以要将铺面租赁出去,就是因为那两个铺面位置太惹眼,而现在尹家没有了权势,难保没有人觊觎,如果景王妃和铁夫人租下就大不一样了。
  景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也是出了名的贤王,皇上称其“贤”是因为他无权欲,只愿做个对皇上忠心的闲散王爷;而老百姓赞其“贤”,是因为这个正宗皇家王爷为人仁义,不但从不仗势欺人,还常常为普通百姓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所以,景王府是绝对不会做出窥占尹家铺子的事,而且景王同铁穆远的交情很好,退一步说,就是看在铁穆远夫妇的面子上,也不好意思扯破脸不是?
  知若倒是担心景王妃自己有很多店面,不愿意租个铺面来做生意呢。
  没想到事情比她想象的顺利得多,今日铁穆远从山上回府,那么巧景王妃正在他府里作客,商量新铺子的筹备。
  铁穆远将事情一说,俩人一致赞成。铁夫人自然是希望能帮到知若,且雅秀阁的位置不是一般的好,贵妇人、千金小姐都习惯性地往那个位置的几家店铺跑。景王妃也是眼睛一亮,虽然她手头有几个不错的铺面,但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位置不够好,就是面积、格局不合她意,要不就是左右隔壁店的行业不对头……而那两间她去过无数次的雅秀阁还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景王妃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赁,我就要两间铺子一起赁,当然,租金上我们也一定会给她个公道的价格。”虽然她原本并没有准备直接开两间铺子,不过这是迟早的事不是?现在有如此合适的店面提早些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一拍即合,铁穆远赶紧就让人带口信给知若,他们留在京里的时间并不多。
  于是就有了尹知晴被撞上、被驱赶的一幕,还有了石丰收石大掌柜的失业。
  石丰收犹豫了片刻,开口道:“二夫人,我好像听到说,两间雅秀阁都是要关闭的,铺面也是一起租赁给景王妃,林掌柜那边只怕也是……”她听叶氏说过,两间雅秀阁都会是她的,可见林掌柜也是她的人。
  叶氏无力地挥挥手:“你先回去吧,休息一阵子再到我那铺子去。”她承诺过会让石丰收做大管事,总管她的所有店铺。只是,砧板上的鸭子飞了,那两家雅秀阁没弄来,她目前也只有一间小小的成衣铺子,那是她唯一的一个嫁妆铺子。
  石丰收摇了摇头:“就不麻烦二夫人操心了,之前有人给我介绍了另一个银楼掌柜的差事让我考虑考虑,我还是喜欢做银楼,这样之前的人脉和经验也好用些。”
  二十几年了,他从小伙计开始做起,做到如今的大掌柜,见过多少人多少事,哪能没点眼力劲?虽然之前没怎么接触过尹知若,但今日看到她时还是被她身上那种明显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气势镇住了。特别是知若让人当众宣读叶氏和知晴母女俩这几日赊账帐目时看他的那一眼,让他不寒而栗,甚至有一种被当众剥光衣服的惶恐难堪。
  做他们这一行的口碑、信誉很重要,如果他背着东家同叶氏勾结的事传出去,以后就只能留在叶氏那家巴掌大、且远离贵族圈的小铺子做掌柜了,日日同小户人家的女人计较一二两银子甚至几十文钱的价格差。
  叶氏怔了一下,明白了石丰收是看不上她那个小铺子。也是,她铺子上一年的收益经常还顶不上雅秀阁一两个月的利润,如何能比?而石丰收的能力既然能入芊昕郡主的眼,又怎能不被别家挖墙角?他同签了卖身契的林掌柜是不同的。
  也因此,她套住石丰收用的是奶娘的亲情,还有“成为总管事、得一成利”的许诺。而对林掌柜,则不但用了美人计,还费了一大笔银子。
  想到这个她就心疼,真是折了夫人又折兵!
  尹家二老爷尹晖回来的时候也是一脸臭:“不是跟你说没什么事不要让人到府衙找我吗?尽添乱!”他这两日已经烦死了好吧?本以为自己“大义灭亲”,不但能摆脱尹诏罪行的牵连,还能引起皇上的注意,同僚们心里再不屑,面上也要赞誉、奉承几分。加上玉先生他们的帮忙,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哪想到,会冒出徐玉章那几个不怕受牵连、不怕死的,那样为尹诏辩护、死谏?两相对比之下,别说赞誉了,他现在感觉到哪都有鄙视的视线袭来,皇上也从来没有召见他,连只言片语都没有。
  今日一大早开始,更是不断有人故意问他“怎么没去给你兄嫂送行?”“不会吧?真的断绝关系啦?”
  甚至他还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要是没有尹大将军,他能混到正五品么?”、“就是,这就叫做狼心狗肺了”……
  就在他告假回来的时候,在上官那遇见景王爷,景王爷也是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满含不屑,至少那一刻他是这么想的。
  添乱?叶氏火大地抬起头来,这些年她帮他做了多少事、出了多少主意,难道都是给他添乱吗?若不是今日真的是事急,她不同他掰扯清楚才怪!
  强压着不甘,叶氏将尹知若回京及今日接二连三发生的几件事说了一遍,尤其强调了今晚要向蓬莱阁“交货”的燃眉之急。
  a
  a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