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六千两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尹晖又惊又骇:“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知若怎么会回来的?秋家就这么放了她?等等,你说铁穆远也跟着一道回来了?”不是说铁穆远这次是回禹州祭祖,顺道护送尹知若的吗?怎么会折回京城来?
  别看铁穆远没有官职在身,只要他参和了,再加上徐玉章那些人,他们想无声无息地卖掉尹明泽四个根本不可能。这几日下来他也算看明白了,皇上对尹诏、还有尹诏岳家大将军王齐斐父子的赏识看重比他想像的要多得多。soudu!org
  还有一点让他心塞的是,既然玉先生他们只是要尹诏死,并没有把握能定下他的谋逆罪,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那样他就不用“大义灭亲”,也不需要与长房断绝关系不是?现在这样真正是惹了一身骚,却一点好处都没占到。
  叶氏烦躁道:“你问我我问谁?我表姐和庆元侯府盯知若的嫁妆都不知道盯了多久?谁知道他们怎么会舍得松口?你说,莫不是那铁穆远使的坏?”
  “有这个可能,”尹晖狠狠道,“铁穆远跟尹诏的交情非同一般,会阻止知若做妾不奇怪。可是再怎么样他都是个外人,又不能决定那丫头的事,你不是说燕妈妈那边都搞定了吗?那个男孩子不是还在你手上?莫不是她发现了那孩子不是她儿子?”
  叶氏摇了摇头:“不可能,应该是姓桂的那个贱婆子坏了我们的事。只要有那婆子在,尹知若总是很听她的话。”燕妈妈也是个没用的,她不是反复交代了要想办法让桂婆子去不了庆元侯府吗?
  尹晖啐了一声:“现在说有个屁用,既然知道那婆子坏事,你早就该找人处理掉她才是。”
  叶氏也恼了:“什么事都是我筹划我安排,你一个大男人倒是说得轻松,处理掉?你当芊昕郡主跟尹知若一样傻吗?上次林掌柜的亲事,她都起疑了,还暗中找人查了几日,也幸亏我把尾巴扫干净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先弄清楚洛城那边发生什么事再说。倒是蓬莱阁那边,反正我们已经签了那四个兔崽子的卖身契,能不能让他们自己将人弄去?”
  尹晖颓丧地摆了摆手:“怎么可能?蓬莱阁号称从来不掳人抢人,都是‘正常程序’买人的,要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给那么好的价格?让他们自己弄去?凭什么给你一千多两银子?”
  叶氏也知道这些,可是……这不是没有办法吗?
  “你拿六千两银子出来吧,我这就找玉先生去,请他帮忙协调。”尹晖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他好像听说过这样的先例,交不出人,五倍赔偿。
  “六千两?你当我开钱庄的?”叶氏跳了起来,“还是你什么时候给了我很多银子?现在你大哥大嫂都没了,可没处借去!”
  因为尹老夫人口口声声说她是要跟着老二、老三养老的,所以当年分产,所有产业根本是平均分成三份,并没有像别家那样长子多占些。
  分产后十多年来,长房分到的财产在芊昕郡主的打理下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而他们二房、三房的产业却是不知缩水了几多。没办法啊,老夫人霸着管家权力多年,偏偏目光短浅、不擅理财、做什么亏什么,还喜欢偷偷贴补娘家,老二、老三兄弟俩花起银子来也是麻溜得很。
  直到两三年前,叶氏好不容易才接过了管家权,可惜家产已经所剩不多了,两个小庄子上的产出也仅够支撑两房人自身所需,根本产生不了多少收益。
  这些年来,他们两房可没少占长房的便宜,蹭吃蹭喝蹭了不少东西。只是芊昕郡主太精明,蹭些东西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要“借”银子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必须签借据,写明还银子的时间。
  叶氏和许氏无论怎么说都是官家出身、好面子的官家夫人,在一人“借”过一大笔没还过后,就再也不好开口了。
  六千两银子,对长房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对他们二房、三房来说,就是一笔一时半会儿凑不出来的大财富了,否则她和许氏今早也不会对着那一千二百两的银锭子两眼发光。
  尹晖虽然是不管内宅事的大男人,但也知道他们两房分得的财产经过这十多年的损耗,早就没有剩多少了。谁让他娶不到想芊昕郡主那样带着庞大嫁妆、又会赚银子的媳妇呢?
  皱了皱眉,尹晖绷着脸道:“除去他们付的那一千二百两,不是只有四千八百两吗?你拿三千两出来,剩下的我去找娘拿。你可别忘了蓬莱阁是你招来的,他们有多狠你应该比我清楚。卖身契是你签名的,但是现在京里都知道我们同长房断了关系,你说蓬莱阁的人如果强要明宇、知晴、明朗几个,我们能怎么办?
  叶氏一阵晕眩,脚就软了,她招来的?她签的名?她那都是为了什么?慢着,她早上叫许氏来可不是就让她看银子来的,而是要她也签名,后来七扯八扯的怎么给忘了?那个狡猾的狐媚子!
  可是尹晖说的没错,蓬莱阁有多狠没有人不知道,她若是舍不得仅剩的那三千两现银银票,她的儿女可就危险了。就算他们硬说卖身契上的名字不是明宇几个也没用啊,事情闹开了,只怕不但他们的名声要臭,以后没人敢同尹府结亲,连尹晖的官职都会被撸掉。
  此刻她真是恨死尹知若那个灾星了,本来根本没放在眼里的一个无知小丫头,竟然接二连三弄出这么多麻烦来,坏了她的全盘计划,还让他们陷入如此困境!等她缓过劲来,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
  还有表姐那边,出了这么大的波折,也不给她来个信,到底在搞什么?亏她白白为他们谋算那么多,她又不欠他们的!
  不得不说,今日的叶氏还真是想谁谁来,她心里一句话刚骂完,就听到秦妈妈在外面回报:“夫人,洛城庆元侯府派了人来,有信带给您。”
  a
  a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