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真狠(11月3日补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P.S.:前面一章贴的时候,鼠标抽风了,回头去码字就发现,赶紧改了。不过好像还是有书友看的贴错的,不好意思哈,大家重新看一下吧。
  别说现在还没有上架,就是上架了,尧尧也从来没有用这样会损害真正书友看书兴致的方法来防什么盗。呵呵,哪有日日防贼的?那样防也没有什么用,凭白破坏自己写文的心情罢了。对盗版和看盗版的人,尧尧一向也只能不屑,不理会罢了,只要他们不来自取其辱装“上帝”就算了。呵呵,就算真来了,尧尧也只能删掉就是,这也是一种维持写文热情的阿Q精神。在此由衷感谢那些真正尊重作者的书友们!感谢一路上支持尧尧的亲爱的书友们!谢谢啦!www@ttzw@com
  -----------------------------------
  “啪”地一声,桌子上的碗盘被震得纷纷起跳,一只汤匙滚下了桌面,随着一声清脆的哀嚎,断成了两截。
  尹知晴吓得面色一白,眼圈就红了,她哪里说错了嘛,父亲好端端地冲她发什么火?
  饭桌上其他几人也是呆愣了一下,还是知情的叶氏先反应过来:“这件事你们父亲和我已经决定了,就是这样了。不仅下人,你们一个两个也要给我管好自己的嘴。宇儿、朗儿,你们赶紧吃好了上学堂去。晴儿你去春晖院给你祖母请安,陪你祖母用饭吧。”尹老夫人这两日身体不适,都在自己屋里喝点粥什么的,要不然他们都是要去春晖院厅堂一起用早餐的。
  叶氏说完,悄悄安抚地拍了拍知晴的手背,示意她先离开。
  尹知晴真心觉得委屈,不过她还是很怕父亲的,也知道母亲是在示意她晚点会同她解释,只得扁着嘴离开去了春晖院。
  尹明宇、尹明朗两兄弟对视一眼,也不吃了,称今日学堂有事,告辞退了出去。他们父亲那额上青筋暴露的模样还真是很骇人的。
  叶氏轻叹了一声,道:“晴儿又不知道实情,小孩子受了委屈可不就记恨在心了?你同自家女儿计较什么?不是还小么?”
  叶氏嘴上维护女儿,心里却是理解尹晖为什么如此生气,也不敢再触犯他的神经,只暗暗责怪知晴不懂事,一口一个“断绝关系”、还什么“死乞白赖”,那不是搧她自己爹娘的脸吗?回头一定要好好说说她。
  尹晖的脸还是青的:“十四岁了还小?你亲自教导的女儿就是这样的?口口声声‘小贱人’,哪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让外人听到了谁敢上门提亲?我看岚儿没有养在你这边倒是她的福气了,人家戚姨娘将她教养得是乖巧又知书达理。”
  尹知岚是尹晖的庶女,也是他最宠爱的贵妾戚姨娘生的女儿,相貌完全继承了戚姨娘的美丽柔媚。
  戚姨娘是尹老夫人的表外甥女,同尹晖是青梅竹马。有尹老夫人和尹晖撑着,叶氏还真是难以对她下狠手。好在戚氏也算识趣,且生下知岚后落下了毛病,很难再有孕。一个没有儿子的贵妾,叶氏自然不放在眼里,甚至还“大方”地让戚氏自己教养女儿。
  没想到今日尹晖却是拿了这个来攻击她和知晴!叶氏使劲地咬了咬牙,才忍住没有冲上去挠尹晖的脸,略低下头冷笑一声:什么玩意儿?狐媚子生的小狐媚子能跟知晴这个嫡女比么?再知书达理又怎么样?将来也只能是“卖”到一户高门为妾,替她儿子女儿铺路罢了。
  不过,叶氏皱了皱眉,自己是有些疏忽了,她只在私下里与知晴说起长房时带了几句“小贱人”,没想到知晴如今骂得如此顺溜,还毫不遮掩。
  一顿好好的温馨早餐就这样落个不欢而散,夫妻两个也不多言,只是该做的事还没忘记。尹晖草草吃了一些后,俩人就准备换衣服出门去玉泉庄了。
  不想,脚还没跨出大厅门,石丰收和林掌柜就匆匆赶来,“噗通”跪在他们面前:“二老爷,二夫人,你们赶紧将欠雅秀阁的赊账还了吧!”
  尹晖眉头一挑:“什么赊账?你们一大早的触什么眉头?”
  石丰收都快哭了:“二夫人,尹知若在雅秀阁门口张贴了关店铺的启示,通知定做首饰的人两日内到店里付全款取货,还附了一张欠账表,都是你们府上的。谁不知道银楼是从不赊账的,就是订货都要先交定金,雅秀阁也从来没有先例。现在在我手上出现了欠账,以后还有谁敢雇用我?二夫人,您赶紧将三千八百两的欠账先附上吧!”
  “三千八百两?”尹晖疑惑地瞪了叶氏一眼,“只不过几日时间,你就买了这么多首饰?”
  叶氏还没开口,那边林掌柜抢先道:“二老爷,二夫人,还有我那边铺子的四千三百两。大姑娘说了,如果追不回欠账,就将我们一家人卖到最低贱的地方去。二夫人,我可都是听您的吩咐啊。”
  尹晖张大了嘴:“三千八百两?四千三百两?加起来就是八千一百两,叶氏,你买这么多首饰做什么?还赊账?你是想把我的脸面都丢光吗?”在那闹市区张贴?还不瞬间传遍整个京城?他尹晖还要不要出门了?明日他还有脸去府衙上差吗?
  “我……我……”叶氏嗫喏道,“我娘寿辰不是快到了吗?我买了一些头面送过去,两……两个嫂子和几个侄女每人都送了几样,晴儿自己也挑了两样。”尹诏和芊昕郡主被害死的第二日,她心想着那两个铺子很快就是自己的了,得意之下立马跑去挑了首饰上娘家炫耀去了。然后昨天知晴又跑去了一趟。
  尹晖的脸都气得扭曲了,怒气几乎变成杀气笼罩了全身。
  叶氏看着尹晖眼里的怒火,不由地有些害怕了:“我嫁到尹家这么多年,为你生儿育女、打理家事,不过是八千两银子的首饰,我孝敬一下娘家怎么了?我们这就去将知若几个接回来,那雅秀阁不就是我们自个儿家里的东西了,还还什么帐?”
  尹晖怒极反笑:“蠢货!现在我们都成了全京城的笑话了,还去接人?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看你还是赶紧去将那些首饰要回来吧!”他们先是公开宣布与长房断绝关系,然后叶氏跑长房闺女的嫁妆铺子去赊账,还是八千多两银子的赊账,现在被人家尹知若追帐了,他们再跑去认亲接人?只怕不用等尹知若赶人,路人就用臭鸡蛋烂鞋子砸死他们了。
  叶氏又不是真蠢,只是一时慌乱害怕脑袋转不过弯来罢了,被尹晖骂了一句,顿时醒悟过来,因为这一大笔赊账,他们要再想去扮什么慈爱亲叔亲婶是不可能的了。狠!真狠!尹知若那个小贱人这一招太狠了!到底是谁在后面指点她?
  a
  a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