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不是不可以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热门推荐:、、、、、、、
  大孝在身,知若现在的装扮都是极其素淡的,见外客也是一样。月白色夹袄,灰色长裙,外罩一件米白色、镶着银灰色毛领子和袖口的长褙子,明明是十分素净、甚至老气的服饰,却愣是将知若身上的华贵气度十足十地衬了出来,加上此刻靠在贵妃榻上的那份慵懒,更凭添了两分别样的雍容。
  季氏觉得自己眼花了,或者,看不懂了。明明是同一个人,完全相同的五官相貌,怎么就是觉得不一样了呢?尹知若从小就漂亮,高人一等的出身让她也不乏娇贵气质,但更多的还是一览无遗的天真和娇憨。可是,这会儿的尹知若,倒是越发像芊昕郡主了,让人一不小心就容易闪神,得亏她很清楚芊昕郡主已经不在了。soudu*org
  无论如何,季氏都是诰命在身的侯爷夫人,知若盈盈起身行了个礼,语气客气而疏离:“不知秋夫人这么急到梅庄来,可有什么事吗?”呵呵,听说季氏今日过来可是特意乘坐了一辆没有庆元侯府标记的青色小马车,该是怕被人发现吧。
  不等季氏端起架子,知若已经坐回贵妃榻上,淡淡道:“秋夫人别客气,请坐吧。”
  季氏气得不行,她虽然很不情愿走这一趟,但无论如何,还是觉得自己是长辈,又是诰命在身的侯爷夫人,尹知若一介平民,还是犯臣之女,敢对她不敬?即使此次她确实是有事相求,那也是尹知若应该做的。若不是尹知若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他们秋家现在早已经是顺风顺水,又哪里会惹来这么个**烦?
  没想到,这才一见面,她还正要给个下马威呢,尹知若就先摆出了这么一副不咸不淡的姿态,偏偏礼数周全,让你心里不痛快,却又挑不出毛病。
  “真是见鬼了!”季氏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强压住不悦,笑道:“若丫头怎么如此生分了?还是同以前一样唤我伯母吧。”
  笑得真难看!知若心里冷哼了一声,端起茶杯,幽幽道:“秋夫人抬爱了,只是知若有自知之明,如今我已经不再是镇北大将军府的千金大小姐。”面对季氏,知若连做表面功夫都不屑了。
  季氏一噎,什么意思?不是她多想,自从知若同她儿子秋逸然在成亲当日和离后,整个洛城,甚至京城里都在传言庆元侯府势力、忘恩负义,与尹家结亲只是为了镇北大将军府的势和财,尹家一落魄就逼人家女儿为妾。
  虽然……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是被生生揭出来情何以堪?弄得现在那些名门世家圈子中,人家看秋家都是一副鄙视的眼神,谈起秋逸然的亲事更是直接闪避,好像生怕秋家有意沾上他们似的。
  正想爆发的季氏对上一脸若无其事细细品着茶的知若,好似一击重拳落在软绵绵的棉花堆上,使不上劲,脑袋却是瞬间冷静下来,记起了他儿子的反复交代,醒悟到今日一定不可与知若闹僵,因为是他们有求于她。没有知若点头,就算收买了卢大,这件事依然不能顺利解决。
  忍!一定要忍!迟早她一定要让这个小贱蹄子跪在她面前求饶!季氏深深吸了一口气,讪笑道:“瞧瞧,若丫头你这牙尖嘴利的,倒是比你母亲从前还厉害了。说起来我今儿还真是有事找你,这不,我身边针线最好的丫鬟过些日子就要嫁出去了,偏偏老夫人和嫣然都是挑剔的主,所以我一直想着向你讨了你们府里那个叫如秋的绣娘呢。”
  知若“哦?”了一声,奇怪道:“秋夫人也知道如秋针线活好?”
  季氏早有准备,忙应道:“可不是,早就听你二婶说你身边四个大丫鬟都是出色能干的,那个如秋做出来的女红活计,比京里几个大绣庄出来的东西都要好……”
  知若皱了眉头,打断了说的正起劲的季氏:“秋夫人不知道吗?尹家二房、三房已经同我们长房断绝了关系,如今我们姐弟几人可没有什么二叔二婶的。”
  季氏当然知道,这不就是想套个近乎吗?要不怎么说话?说“你以前那个二婶”?凭白坏了气氛。
  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有谁愿意宣扬自己一房被亲人断绝关系,赶出门去?又不是什么荣光的事儿。
  不想尹知若如此不给面子,直通通地就打断她的话给“纠正”了,这是表明与她完全没有任何瓜葛牵扯的态度?
  好吧,为了儿子,她还是得继续忍。季氏捏紧了拳头,故作惊讶地继续道:“啊?这是真的啊?我还以为只是传言呢。嗯,我就是听尹二夫人说的。然后,那个如秋近来不是经常去我堂弟媳的如意绣庄采买吗?听说还同他们的绣娘交流技巧呢,正好我那堂弟媳见到过一次,说一听就知道那丫头是个行家,恨不得要了去他们绣庄呢。”
  知若轻轻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原来是这样?秋夫人既然如此看重如秋,还亲自走这一趟,一个绣娘而已,我将她送给您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在秋夫人到来之前,我正在听我们庄子上的管事汇报事情呢,正是关于如秋的。不知秋夫人知不知道今日如秋被一位叫卢大的人救了的事,听说那卢大明日要来我们梅庄提亲呢。”
  季氏忙道:“这件事如今传遍了大半个洛城,我自然也听说了。不瞒你说,正因为这样,我才急急赶来。若丫头你也知道,像我们侯府这样的人家,女红手艺出色的人可不能少,眼看着老夫人的寿辰没几个月就要到了,还有年礼什么的,都需要大量好的针线活和绣品。若丫头,这事你可得帮帮我。”
  知若犹豫道:“可是,那卢大救了如秋,据说还有……身体接触,我若不应承,似乎不讲情理。而且那卢大也是个不好惹的,我们初来乍到,这……”
  “若丫头莫怕莫担心,”季氏道,“我也知道你说的这些问题,当然不会让你难做。这不,我都想好了,你就说我早就看中了如秋的手艺,向你讨要了她给逸儿做妾。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不是?卢大听说后一定不会为难你的,我们侯爷同他们的大东家素日里也有些交情。”
  “这样啊?”知若蹙着的眉头松了松,“只要卢大不坚持、不为难我们梅庄,我倒不是一定要挣这个良善主子的虚名。只是,如秋现在虽然只是个绣娘,但曾经也是我身边的丫鬟,我们尹家和秋家有过结在前,现在我若是把她给秋世子做妾,只怕……外人不知如何看我?我还一直想着我们两家要少来往些,最好不再联系呢,才好让那些对我们两家不利的传言慢慢淡去。”
  季氏再深吸了一口气:“若丫头的意思是,即使卢大不娶,你也不愿意将如秋给我们秋家做妾?就因为怕那些流言,怕我们秋家连累你的声名?”放屁!也不知道是谁害的谁?若不是你这贱人,逸儿和庆元侯府怎么会像如今这么狼狈和被动?主仆俩都是贱人,都是害人的灾星!
  知若没有错过季氏眼底的恨意,不过她还真不虚呢,她们之间注定只有仇恨,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悠悠哉哉地抿了一口茶,知若才放下茶杯:“秋夫人言重了!当日和离的事是你情我愿、对两家都有好处的事,哪有所谓谁连累谁?秋家真想纳如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1152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