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惊喜过度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苏康没有去管半山老人那难看的脸色,乐呵呵地招呼明泽俩兄弟:“来来来,见过礼就行了,赶紧来吃饭,今夜还要守岁呢。你说你们俩臭小子,作为我苏康的开门弟子,竟然不像我一样好吃,真是太不给我面子了,还好我没有那种怪癖。”
  知若眼底一道灵光闪过,笑道:“先生说的是,大家继续用饭吧,不过先生也不用担心待会儿守岁时会饿、或者无聊什么的,我已经让如冬她们准备了最新式的小点心、还有酸甜润口的山楂酒。子时到,我们边赏烟花边用点心,欢欢喜喜迎新年。”soudu!org
  丫鬟婆子们动作很快,隔壁桌子早已经摆置好,尤妈妈带着知卉、知萱移到了隔壁,知若也坐了过去。
  可是半山老人不爽啊,还在发飙:“你这老家伙说什么?说谁呢?谁有怪癖?”
  苏康才不虚这个几乎是从小吵到老的表弟兼老友,若无其事地又涮了一筷子牛肉卷,才悠悠道:“说谁?我不是在说我自己吗?哦对了,我怎么忘记你这半老头儿也有怪癖了,收徒非要收馋酒的。可惜,你那两个徒儿酒量是不输于你,醉拳却没给学像样,这不是纯粹浪费酒吗?”
  老天明鉴,他真心不想揭老表弟的疮疤啊,可是,他虽然不懂武,却直觉明辉有那种能够接表弟衣钵的灵性。为什么?不知道,只觉得明辉很多地方同表弟小时候挺像的,都很倔,很霸气,练起武来仿佛忘了天地万物,除了表弟从小就爱偷喝酒这一点外。
  最震撼他的是。有一日,明辉看两只公鸡打架竟然看入了迷,还在旁边手舞足蹈地模仿和讲解那两只鸡的战术,头头是道。当时他就愣住了,仿佛回到四十年前,在西北延花村一个小院子里,一个俊俏的男孩和两只斗鸡。还有边上围着的一群看得入迷、听得入迷的小孩……
  被戳了痛处的半山老人眼角都气红了:“你这酸腐书袋子懂什么?酒量跟我的半山醉拳可没有关系。你不会真以为醉拳是要喝醉了才能打的吧?形醉意不醉知道吗?”他的两个徒弟自然都是很优秀的,但于他倾心所创、最在意的半山醉拳,却总找不到感觉。形似,却达不到流畅自如的意境,效果自然也达不到三成。
  所以,他一定要找到一个能够将他的半山醉拳发扬光大、甚至更进一步的关门弟子。说实话。他刚刚确实有一点想收徒的冲动,倒不是仅仅同苏老家伙置气。而是那小兄弟俩看着挺合他眼缘。哥哥的身子弱些但四肢修长、眼眸灵活、心性沉稳,用他的特殊心法调养一下倒是很适合修习轻功和暗器。而那弟弟更是习武的奇才,听他的呼吸,小小年纪已经有了很好的功底。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武将的儿子。自小习武很正常,他也没觉得奇怪。他能感觉到,这会儿身边就有功夫不俗的高手呢。还有刚才那位叫莫忘的护卫首领。
  只是,这孩子一沾酒就起疹子怎么玩?没醉过。完全找不到醉酒的感觉不是?
  半山老人话音刚落,苏康就又“嗤”了一声:“那不就得了,既然你自己都说酒量跟你的半山醉拳没有关系,又何必将酒量好作为收徒的标准呢?这不是怪癖是什么?你是教人武功,又不是教人喝酒。明辉看公鸡打架就能模仿他们的攻击战术,难不成还一定要自己做过公鸡才行?”
  “噗哧,”隔壁桌的知萱笑喷了,跑过来拉着苏康的衣袖,“苏爷爷真坏,还好萱儿刚刚将那口汤咽下去了。二哥何止模仿公鸡打架?在碧泉庄的时候,大黄和大灰打架,二哥也会模仿呢。还有还有,现在二哥最喜欢模仿南生哥哥的黑大帅,那你是骂我二哥要做狼狗做大蛇吗?”
  “切,你这小丫头尽跟我抬杠,”苏康转过头笑道,“你苏爷爷有没有怪癖,自然不会如此想。”
  出乎苏康的意料,呃,好像又在他的意料中,半山老人顾不上跟他斗气,只是两眼晶晶亮地盯着圆桌对面的明辉。苏老家伙说的都是真的吗?这孩子倒是同他小时候很像呢。
  明辉被看得有些懵了:“这半山老人不会真的以为他做过公鸡、狼狗、或者蛇吧?把他当妖怪了?”正忍不住想问过去呢,看见正对着的长姐冲他抚慰地笑了笑,顿时冷静下来,意识到半山老人是客人,自己不能太冒失,失礼于长辈。不能拜师没什么,丢了尹家和父亲的脸面就不好了。长姐不是说了,这些能人异士都有怪癖,就当这是一种怪癖好了,反正这位什么半山老人也确实不太正常。
  看吧,看吧,我继续吃就是。先生某天就说过,泰山崩于前而筷子不抖是一种气魄!
  半山老人见明辉只是茫然片刻就镇定自若,很是满意:“说说,你为什么要模仿鸡、狗、和蛇打架的动作啊?”
  为什么?明辉咽下口里的食物,答道:“可以学到练习伸缩、盘旋、进退、旋转的技巧。”
  “哦?”半山老人的眼睛更亮了,“再说说,你从它们身上都看到什么长处了?比如什么样的动作?也可以比划比划。”
  这下轮到明辉一脸兴奋了:“公鸡有单腿**之能,抖翎之威,争斗之勇。”边说边比划着公鸡格斗之时的动作,惟妙惟肖,“狼狗相斗时翻滚跌扑,灵巧多变,快速凶猛,机警灵敏。而蛇的身形最是玲珑活泼,两蛇相斗,能曲能身,能绕能蟠,非常灵活。”
  “好好好好,”半山老人看着明辉一会儿表演金鸡**,一会儿模仿狗的移身闪躲动作,一会儿腰节、头颈向前后、左右拧动旋转,像极了蛇在攻击敌人时的动作。因为明辉本身会武,这些模仿的动作就不是单纯的象形模仿了,看着就是有攻击性的。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赶紧避开,或者出手对抗,半山老人当然是后者,竟然出其不意地飞了过去,一掌抓住明辉正模仿猛蛇出穴的右手。
  于大勇大急,刚站起身,却听到“咳咳”一声。被知若一个眼神过来制止住了。
  半山老人的动作太快。众人还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就见明辉噗通一身双膝着地,不过脸上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很明显写着“我是被迫跪下的”几个大字。
  没等明辉和其他人反应过来,早已落回原位的半山老人悠悠哉哉地端起酒杯:“还不磕头?”
  “???”明辉愣住了,一个长辈突然袭击,他输得再狼狈也没有什么奇怪好吧?还要磕头?
  倒是明泽反应快。一个激灵,看向长姐。果然见知若笑咪咪地朝他点了点头。赶紧推了明辉一下:“二弟你发什么愣?还不叩拜你师傅?”
  师傅?明辉瞪大了眼睛,好在他本来就不是个笨的,很快反应过来,大喜。恭恭敬敬地朝半山老人磕了三个响头:“徒儿拜见师傅。”
  半山老人哈哈大笑:“乖,这是为师的见面礼,也是半山山庄的信物。你们师兄弟三人每人一个。加上师傅我身上这个,是用同一块天山冰玉分割雕刻出来的。”边说边打开腰间玉葫芦的盖子。从里面倒出一个小玉葫芦,抛向明辉。“不过,你那沾酒就会起疹子的毛病得治,我的徒弟可以酒量不好,但绝对不可以不能沾酒,这么明显的毛病太容易遭人算计,这件事就交给为师了,哈哈哈哈。”他心情很好啊,今日豁出老脸耍了一下无赖,不但赢来好吃好喝,还赚了一个资质极好的关门弟子。
  “你你你……”苏康指着半山老人“你还真的抢我的学生?”
  “切,”这次轮到半山老人嗤道,“你少来,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个大的才真正是你的得意门生、开门弟子。我的辉儿嘛,你顶多是顺带教一下罢了,这孩子恐怕也没什么心思在学文上,他就是个习武的胚子。”
  “嘿嘿嘿,”明辉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师傅真厉害,一眼就看出他的底了。
  “少嘻皮笑脸,”半山老人一眼瞪了过来,“半山山庄可不出粗俗的武夫,你还是得老老实实跟着苏老家伙学习,嗯,至少得学三年。苏老家伙你也别觉得亏,你这开门弟子,我也同样指点他三年功夫如何?这孩子体质弱些,但学些我门下的轻功和暗器手法倒也没问题。”从西北出来的人,谁不感念尹诏大将军的功德?而且这两孩子确实入他的眼。
  明泽大喜,赶紧也跪下磕了一个头:“谢谢半山爷爷,明泽一定会好好学。”姐姐可不就是希望他学习轻功和暗器?如今他正跟着莫忘学习基本功呢。不过,半山老人明说了只是指点他三年,没有收他为徒,他自然不敢冒然称呼师傅。
  半山老人点了点头,这孩子聪明沉稳知分寸,很好!可惜体格弱了些,先天不足。
  惊喜来得太快,且大大超过预想,知若欢喜之下却是怔住了。
  只是,半山老人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发呆:“喂,喂,小姑娘,现在我也是你弟弟的师父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正经事谈完了,他可没忘记耍赖讨要福利,总不能正正经经向小徒儿的姐姐要酒喝吧?虽然他一向不是个脸皮薄的,尤其是为了美酒。
  “啊?嗯嗯,”知若很快回过神,忙不迭地点头,“当然,当然,我这就让人给半山前辈收拾出住处,您同苏先生住一个院子可好?”别看这俩人从见面起就斗嘴斗个不停,她可是能看出,他们的交情非同寻常,对彼此了解得很。而且,庄上的院子就那么三个,虽然现在齐伯让人在加盖两个客院备用,但不是还没完工吗?
  知若话音刚落,两位老人家手指着对方,几户同时开口:
  “切,他关心的哪里是住处?有酒喝让他睡马棚都成。”
  “随便随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酒,那老家伙喝过的酒我都要喝,没喝过的我也要。”
  知若笑靥如花:“没问题,半山前辈,只要您不将酒传出去或者转手送人,随便您喝,管够。”
  “这就好就好,哈哈哈”半山老人心满意足地大笑,“小姑娘放心,我自己有酒喝就成了,其他人关我老人家什么事?就算是皇帝老儿馋酒了也与我无关。”皇帝身边的一等带刀侍卫可是他的大徒弟,要也是皇帝感谢他,找好酒给他喝才对。
  直到莫忘和强伯一起来回话说官府的人带走了匪贼,且与小胡子“接头”的两位庆元侯府的管事连同出城条被人赃俱获,惊喜过度的知若还有些晕乎乎,真的这么快这么顺利就搞定了半山老人?还连同明泽都收了?至于半山老人只指点明泽三年,且没有师徒名份,知若是完全忽略了。
  强伯见他家姑娘一脸乐呵呵的,只以为她因为抓到了庆元侯府和尹家二房的把柄而高兴。不过他还是很气愤的,一个是亲叔婶,一个是曾经的亲家,还都是受了他们将军和郡主种种恩惠的人,得有多大的仇恨啊,才能做出这样勾结山匪抢劫姑娘嫁妆的事?他们这是背水一战,豁出去了?要知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虽说没有成事,但那两家少说也是丢官的事,皇上可容不下这样的臣子,他们不要脸皇上还要来脸呢。
  醒神回来的知若看强伯那张臭脸就知道他的愤懑,笑道:“林大人会处理的,这会儿可是大年初一了,强伯别生气,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他们自酿的苦酒总要自己咽下去的。莫忘,你同强伯说了两位少爷的喜事吗?”
  莫忘刚摇了头,还没说话,强伯就迫不及待了:“两位少爷的喜事?”他出门不过两个时辰,子时刚过一会儿,呃,能有什么喜事?对,半山老人!难道……
  知若点头笑道:“如你所想,半山前辈不但收了辉儿为关门弟子,还自己提出指点泽儿三年。”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