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庆幸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如夏坐在厅里,心绪很是复杂。来之前,她还想着,她以自由之身到梅庄拜访,那些曾经一起做事的姐妹们是不是都会一脸羡慕,若她真的如他爹娘主张的那样请求重回大姑娘身边,岂不是很违和、很没面子?
  可是没想到的是,从门房到观梅院,艳羡的目光是一点没有,更让她郁闷的是,门房的阿耕伯明明是看着她长大的,却一脸怀疑地将她拦在门外,说是要让人问过大姑娘身边的人之后才能开门。soudu*org
  进门之后一路而来,认识她的丫鬟婆子倒都是一脸热情和惊讶,只是说出来的话让她很受伤:“如夏姐,你怎么变黑了?脸色也不好了。”“如夏,你们家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吧?”“就是,跑回来求大姑娘帮忙的吧?”“啧啧,水灵灵地出去,至少也是小家碧玉了,怎么反倒憔悴了?”……
  她心里不舒坦,却只能讪讪地笑着,悄悄将粗糙了许多的双手缩进衣袖里。她今天还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来的,可惜,她的首饰和好一点的衣物大都被她爹拿去当掉了,以保障小弟在学堂里的高昂束修和其它费用。好不容易挑出来的一套桃红色衣裙,料子还行,也有七八成新,只是以前衬得她越发粉嫩的桃红色如今却显出她黑了不少。她头上倒是插了一支玉兰花银簪子,但是当她看到喜鹊衣领上那镶着好几颗米粒珍珠的金领扣时,不自觉地紧了紧拳头,虽然那领扣不大,但真真切切是金子加珍珠的呀,而且说不出的精巧别致。喜鹊原来只不过是跟在她后面打杂的三等小丫鬟好吧?
  好不容易进了观梅院大厅,躲开了那些或同情或疑问的眼神。如夏心里严重摇摆起来,暗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绝对不能回来被那些人嘲笑。她还是跟如秋合作的好。如秋可是许诺说铺子开起来后,秋家出钱出铺子。占八成,他们家出力,如冬出方子,各占一成份子。到时候他爹娘、大弟弟都能在铺子里做管事拿月银,每年还有红利拿,供小弟读书就没有问题了,家里的日子也会好起来。娘家有了底气,她自身条件也好。又有庆元侯府的关系,还愁不能找一门好亲事?
  虽然她爹牛三不看好庆元侯府和如秋,总说大姑娘有景王爷和知府大人罩着吃不了亏,还说若是早知道大将军的谋逆罪定不下来,还有位景王爷和那些军中将领支持尹家大房,他那时一定不会离开梅庄的。但是如今事过境迁,他们已经离开了,哪里还能灰溜溜再回来让人冷嘲热讽?不,为了牛家宝将来能金榜题名,她爹娘和弟弟们是没准备再回来为奴的。只是想牺牲她,希望她重新获得姑娘重用,最好还能为她大弟弟在点点心谋一个差事。受雇佣但不卖身的那种。
  如夏深深吸了口气,暗自做了决定,她为那个家、为小弟已经献出了所有积蓄和私房,不能再做那么大牺牲了。而且,小弟有朝一日高中,有个奴籍的姐姐也不太好听吧?
  正在如夏拿定主意,见过大姑娘奉承几句之后就请求让如冬陪她说说话,然后照着如秋计策行事的时候,听见喜鹊一声“姑娘”。赶紧站了起来,果然看见一身藕荷色的知若走了进来。让她意外的是。跟在知若身后的如冬白嫩粉润,阳光明媚。看起来比以前还要漂亮一些,哪里有如秋说的“近来日子必定不好过”的模样?怎么回事?是不是如秋的谋算出了问题?那么她还要继续吗?
  刚刚才下定决心的如夏又宁乱了,几乎忘了给知若行礼。
  知若优雅坐定,接过喜鹊端来的橙汁喝了一口,才悠悠道:“今日怎么会过来了?有什么事吗?”眼神和语气中明显的疏离毫不掩饰,让本就宁乱了的如夏更添了两分惶惶,准备好的说辞突然塞住,一向灵活、会说话的她在那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好在她没有失神太久,赶紧行了礼,道:“爹娘让我过来拜见姑娘,离开大半年了,我们全家都很挂念姑娘。”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失了底气,她的声音听起来给人一种空洞苍白的感觉。
  “噢?”知若淡淡笑了笑,“你们有心了,我很好。”没有多说点什么的意向,也没有顺口关切一下如夏一家的境况,让如夏不知要如何继续找话题了,她怎么感觉自己很不受欢迎?虽然爹娘确实早早存了一家赎身出去的念头,但他们一家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姑娘的事啊,她更是自小侍候姑娘,主仆之间相处一直很好,怎么一下子就冷淡至此了?真正是人走茶凉啊!看来姑娘真是变了,不是爹说的因为家变和和离一时性情大变,而是完完全全变了,变得如此陌生。可是,如冬和如春没有感觉到姑娘的变化吗?她们不觉得寒心和委屈吗?
  如夏心里这样想着,嘴里不由自主地就直愣愣地问了出来:“如春、如冬,你们也好吗?”
  如春笑的爽快:“我很好啊,多谢关心!”
  如冬则是撇了撇嘴:“我们在姑娘身边从来就没有不好过好吧?”如夏头上那只簪子是好多年前的款式,她不是早就嫌弃的不行?现在竟然又翻出来戴了?也不知道是谁不好。哼,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对着如夏大喊一句:“你才不好!你全家都不好!”刚买不久的田又没了,听说一家人辛苦积蓄的那点家底全都打水漂了,能好吗?
  一直关注着如冬神情的如夏自然没有错过她眼里从自豪到鄙视、不屑的变化,不禁又是一震:鄙视?一向简单善良的如冬竟然会用这样鄙视的眼神看她?怎么会这样?如冬知道什么了吗?要知道,她们春夏秋冬四个,如春跟在姑娘身边最久,也最受姑娘和芊昕郡主信任,相对的也最忙碌,而如秋心眼最多。所以如冬同她两个可以说是相处最好、最亲近的,什么时候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过?这还是那个她自信可以掌控其想法的如冬吗?
  知若见如夏脸上的那抹震惊和失落,同当日她毅然决然和离时秋逸然看她的神情如出一辙。对了,还有燕妈妈。他们都是这种好像……呃。看着手里拽着的风筝断了线飞走的沮丧、愤怒和不甘。真是搞笑!这一个个的以为自己是谁,动不动就想着玩弄人于股掌之间。不甘?凭什么不甘?
  “看来如夏你确实只是来看看我,我们见一面也算是成全了主仆多年的情分,我就不陪你了。”知若脸上似笑非笑,如夏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知道以前的大姑娘是绝对不会这么说话的,那种感觉很……吓人,比芊昕郡主还可怕。
  “姑……姑娘。”如夏脱口呼出声,“我想同如冬说说话可以吗?”
  知若倒没有为难她:“如冬?可以啊,就让她送你出庄子吧?”一路走出去差不多两刻多钟了,什么话也该说完了吧?
  如夏面上一白,送她出庄子?不是该让如冬领她去自个儿房里坐坐?姑娘这是在下逐客令了?真的如此毫不留情?更重要的是,不去如冬房里,她下一步没法动作啊!也没法“好好”说话引导如冬的情绪不是?这怎么……全乱了,同她想的、计划的完全不同啊。
  在如夏愣神的瞬间,知若已经带着如春走出去了,如冬则不耐烦地催道:“想什么呢?我送你出去吧?待会儿还有很多事要忙呢。”她真心不喜欢同这些人周旋啊。又累又浪费时间,还伤心,不如去捣鼓点心。有趣又好吃,空气里都是香甜的味道。
  忙?如秋怔怔道:“你真的很……好吗?”不是说连点点心都没的去了吗?
  如秋等她去还荷包,一直没等到人,故意派丫鬟去点点心买蛋糕,问起如冬,才知道如冬自从那日起一直没有去过点点心了,难道不是大姑娘开始怀疑如冬,慢慢地不再让她接触点点心的事了?
  不仅如秋这样认为,她也是这么想的。当初大姑娘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她爹牛三的想法。不就立马将他们一家赶了出去?后来发现如秋喜欢秋侯爷,也是很快就疏远了如秋。不再让如秋跟在身边,而是打发去做女红了?
  按照姑娘这种多疑但狠不下心打杀的做事风格。发现如冬同如秋偷偷来往,不是应该早已经疏远如冬,减少如冬接触点心制作的事了吗?她和如秋仔细分析过了,点点心的糕点应该是如冬和大厨房最擅长点心制作的霞嫂子一起弄的。霞嫂子一家都在梅庄,大姑娘肯定更相信霞嫂子,有霞嫂子在,更不会在乎如冬了。
  难道是如冬这丫头傻乎乎的,自己被怀疑被嫌弃了都没有察觉?不像啊,如冬的思想一向是直通通的,她喜欢做的事、习惯做的事突然没得做了,改变了,一定会郁闷的。
  要不就是姑娘没有用同样的方法防备如冬?也是,如冬同她和如秋不同,毕竟掌握了糕点的做法,大姑娘就算不再重用,也不会像对待她们那样轻易打发出去。即使大姑娘想不到那么多,她身边的如春和强伯、齐伯他们也会提醒的不是?如夏突然觉得,她爹说的对,如秋和她都对以前那个天真好哄的姑娘习惯了,却忘记了姑娘现在所作的事十有**都不在她们的预料中,现在连如冬都变了,都让她无法掌控了。
  没有知若那淡淡的、却给人无限压力的神情晃在眼前,如夏的脑袋转的快多了,越发糟心,刚才知若的态度已经让她确定,即使她现在不再跟着如秋走,想按爹娘的算计回梅庄也是不可能的了,何去何从?
  回神间,见如冬已经不耐地向门外走去,如夏赶紧跟上:“走这么快做什么?如冬,你生我的气了吗?”
  如冬一脸奇怪:“我干嘛生你的气?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姑娘,对不起我的事吗?”说话的同时脚下也没有放慢。
  “没有,哪有?我不就是来看看你们?”如夏按下心中的惊慌,慌忙答道。
  如冬一扬眉,竟然笑了:“那不就得了?现在我们又没有关系,我好好的生你的气做什么?我忙着呢。”
  “真的这么忙吗?”如夏终于忍不住了,“如秋说她拿错荷包给你,也没见你拿去还,原来你真的没时间出去。”
  如冬撇了撇嘴:“她果然知道那不是我的荷包啊,难怪如春说她不安好心,还真是的。”
  如夏觉得眼前黑了一半:“如春说她不安好心?为什么?”她们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如冬倒是爽快:“如春一向比我聪明嘛,说如秋向我买糕点方子不成,又让我不要告诉姑娘我们见过面,却又让人送什么荷包来,不是不安好心是什么?还好那日我正好在姑娘身边,马上同姑娘解释了,把所有事情都说了,要不然可不让姑娘疑心了?”
  什么都说了?要点心方子的事都说了,姑娘和如春怎么可能还会上当?还有,如夏突然明白今日自己怎么会遭冷待了,被牵连了呗,都是被弃了、逐出去的丫鬟,如秋刚刚被识破,姑娘正在气头上,她却跑来了,不是白白被迁怒?
  如夏冷汗直流:“既然你忙,不用送我了,这条道直直出去,我自己走就好,一路上也都会遇上熟悉的人,丢不了。”姑娘既然迁怒于她,肯定也不会相信她,回头肯定将如冬叫去问话,幸好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爹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梅庄还有大靠山呢,得罪了他们没好处。不过爹也算计错了,既然因为如秋的牵累,姑娘不会再相信他们这些离开的人,即使她今日没有动摇,姑娘也不会接受她再回梅庄的。
  如夏暗暗拍了拍胸口,她今日什么也没有说对吧?可是,家里怎么办?爹的钱都被那个文大管事骗走了,还没有任何证据,告都没有地方告,再弄不到银子保证家里的开支和小弟读书的费用,爹娘说不定真的就应了那个什么朋友的建议,把她送去给那个可以做他爷爷的老头做妾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