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154章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天气越来越热,人心也越来越烦躁,在每天都可能爆出什么惊人消息的京城更是如此,总是有人在羡慕嫉妒恨,有人在期盼中憧憬,也有人在算计中疯狂……
  如今的尹府不再是原先那个光环笼罩、人气爆棚的镇北将军府,已经越来越显出萧条冷清的气氛。加上原本大房住的那几个院子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人来拆封条,令得整个宅院更添一种阴森森的感觉。www!ttzw*com
  宁州尹家嫡系长房大爷尹青云脸上一片阴郁,不是说皇上还念着尹昭的功绩和能耐吗?怎么到现在也不肯拆了那些封条?只是,京城的宅院太贵了,再要地段好、够大、够体面,就更是天价,她女儿选秀进宫还有三个多月呢,住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恨尹昭的那个长女尹知若太顽劣不受控制,在他们都还不知道消息的情况下迅速处理掉了嫁妆中那些让人眼馋的宅院铺子,包括齐家在秀明街那座鹤园。那么值钱的大宅院竟然做了什么“将士之家”,真是败家女!
  更重要的是,尹知若姐弟小小年纪就同他们祖父、父亲一样又臭又硬,硬是不认宁州尹家,一点余地都没有。偏偏尹晖和尹庆这两个蠢的出事当日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就宣布同长房断绝关系,弄得名声臭了不说,还失去了掌控尹知若姐弟的资格。
  想到这里,尹青云忍不住又扫了尹晖两兄弟一眼,他实在看不上这两人啊!
  尹晖转头间正好瞥见尹青云眼里的怪责和不屑,心里也是怒极。他很清楚,宁州尹家现如今还想认他们这门亲,图的仍然是长房。所以一直怨他们同长房断了关系。啊呸,老爷子生前从来不肯认宁州那个本家,至死都另立祖坟。即使尹昭的谋逆罪成立,宁州尹家也有足够理由不受牵连。但他们呢,他们怎么办?躲得过去吗?现在眼看着尹昭的谋逆罪定不下来,甚至皇上还念着老爷子和尹昭的好,这些人图谋尹知若的嫁妆,倒是振振有词地来指责他们了,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哼!如果没有因为断绝关系而失了对长房那几个兔崽子的掌控,他还不认什么本家呢!白白找些人来同他抢那笔庞大的财产?他又没疯!
  此时,尹青云的夫人邱氏也正在同戚氏和许氏说话:“弟妹。我们回去后,丽环就托付给你们啦!”挺着大肚子的戚氏笑得灿烂:“嫂子放心,丽环在这不就是在自己府里?”她一个月前已经正式扶正了,如今可是尹府的嫡长媳、当家主母。
  许氏也笑得谄媚:“可不是?我们给丽环准备的巧福院是除了被封的芷巧院外,府里景致最好、最幽静雅致的院子了,芊姐儿她们几个求了很久,母亲都没有给她们呢。”芷巧远是原来知若住的院子,而巧福院邻近芷巧远,之前是知晴住的。知道宁州尹家即将进宫的姑娘尹丽环要住在尹府三个月,许氏马上怂恿着老夫人让尹知晴换了个院子。腾出巧福远给尹丽环,盘算着等尹丽环进宫后,巧福院就归她的宝贝女儿知芊了。有一个叶氏那样恶名远扬、同山匪牵扯不清、还被休出尹家的亲生母亲。尹知晴如今身份尴尬,还注定不可能有好姻缘,哪里还有资格占着那么好的院子?
  邱氏的眼神闪了闪:“那几个院子的封条还没去掉?这样多晦气!说句或许不该说的,你们就不隔应?”
  “这……,大理寺的封条,没有皇上的话,谁敢取下呢?”戚氏二人的笑容立马讪讪起来,好不尴尬,她们当然隔应了。可是又能怎样?尹晖向上打探过能不能卖房或者申请拆封条,得到的回复是。虽然房契现在“丢失”了,但官府登记的是尹诏一房的。也就是说,虽然现在尹诏不在了,但这座宅子只能由尹诏的嫡长子尹明泽继承,而尹晖、尹庆两个脱离了关系的前兄弟根本沾不到边,又从何有权处理?自然没人理会他们了。
  尹晖也求助过玉先生,玉先生却是笑道:“有的住就住着吧,不要奢求太多。”玉先生还说那些人会如此回答他,就是因为皇上有一次偶然想起尹诏,随口过问了一下这宅子属于谁的问题。官场上的人都是人精,哪里还敢给尹晖面子?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舍不得放弃这座宅子搬出去,一来这宅院的位置、格局、布置都是极好的,芊昕郡主可是花了不少银子来打理。二来,外面属于他们的两个院子住得舒服不舒服暂且不说,不是还要赁出去收租金吗?老夫人可舍不得那份银子。反正尹明泽跟着他姐姐住在梅庄好吃好喝好住呢,也不懂得可以要回这宅院不是?
  许氏突然眼睛一亮,热切地盯着邱氏:“本家同太子殿下走得近,如果……”
  “咳咳,”邱氏赶紧打断道,“虽是同族,但这是你们这一支的产业,我们怎好出头主张?”夫君说过,不知为什么,太子最近越发低调起来,也越来越沉闷可怕,他们哪里敢拿这样的事去麻烦太子?于他们有何好处?丽环只不过在这里小住三个月而已。
  许氏暗啐了一声,却也不敢得罪邱氏,只能和声道:“也是,也是。”谁让尹青云攀上了太子呢?他们这两房如今讨了皇上的嫌,只能巴着储君了。
  邱氏拿了一张银票给戚氏:“弟妹,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听说巧福院里有小厨房,丽环比较挑嘴,她的饮食就在小厨房解决了,反正我给她带了惯用的厨娘,小厨房所用食材的采买什么也都由她们自己负责,弟妹就不用替她操心了。这么说吧,丽环院子里那些事,弟妹就不用费心,她身边的管事妈妈都会张罗好的。”
  戚氏和许氏瞥了一眼,眼里掠过一抹失望。才一千两?太小气了吧?尹氏一族在宁州不是财大气粗么?什么小厨房?自己负责,不就是不让他们占便宜呗!
  邱氏没有忽略戚氏二人脸上的失望之色,暗自冷笑。不说推脱不收,竟然还嫌少?若不是丽环只需住三个月。另租宅子麻烦,还需要护卫、门房等其他额外开销,他们还不想让丽环住在这呢。婆婆说这些人眼皮子浅,还真是的!哼,说白了她给这张银票也就是付巧福院三个月的租金,一千两已经太多了好吧?
  “嫂子真是太客气了,我就先替丽环侄女收着,她有什么需要就同我说。”戚氏笑着收起了银票。一千两对现在的尹府来说,说少也不少呢,有总比没有好不是?就当租一个院子出去了,反正人家都明说了,巧福院的一应花用自己张罗,不用她操心,也就是说,不含在这一千两里。
  “照我说,”邱氏转开话题,“你们还是要想办法掌握住尹知若那几个。怎么说都是血亲长辈,哪能就由着他们?小孩子嘛,就是气性大。负气而已,哄好了不就行了?话说回来,你们有错在先,该低头时也不妨低低头。只要人回来了,长辈就是长辈,他们还敢爬到你们头上不成?”
  “……”戚氏二人气得一噎,却又不敢放下脸来反驳什么,有错在先?低头?这是让他们做叔婶、甚至做祖母的的伏低做小?幸好老夫人这几日得了风寒,鼻涕多痰多的。躲在自个儿院子里休息,若是坐在这里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而亡?
  邱氏仿佛没看到两人难看的脸色,继续道:“这是族里的意思。也是……呃……太子殿下的建议,我想我们家老爷这会儿在前面也会提。”
  太子的建议?戚氏、许氏俱是脸上一白,眼底的不甘也消散了。她们虽然不知道尹知若姐弟对太子到底有什么用,却是清楚太子之所以会看他们一眼还是因为要用到那几个小兔崽子。
  许氏皱着眉:“那两姐弟死硬又滑不溜秋的,还真是大问题呢,上次大伯母和姑母也是亲眼看到的。”那两个老妖婆都没有办法降伏几个小兔崽子,就拿他们作伐?
  邱氏不以为然地笑笑:“所以才让你们该低头时就要放软了态度,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是?对了,晴姐儿那桩亲事谈得如何了?不是我看不上自家侄女,你们还真要同婶子说说,宇哥儿和朗哥儿是男孩还好一些,晴姐儿是闺女,有那样一个娘,这辈子还能有什么好?能攀上丁家那样的人家已经是福气了。那丁家少爷又不是天生痴儿,晴姐儿嫁过去,若是能得个一男半女,肯定是正正常常的,嫡孙嫡孙女呢,晴姐儿以后还怕没有依靠?最重要的是,丁家如今很得太子殿下看重呢,晴姐儿攀上丁家,也能惠及娘家,帮衬兄弟姐妹不是?”
  戚氏眼里划过一道狠厉:“谁说不是呢?要不是那死丫头寻死觅活地折腾,冲撞了过来相人的丁家大夫人,这事早成了。”
  “怎么会这样?”邱氏不满地问道,这事最初还是她向他们家老爷提议的呢,“就这么由着她不成?女儿家的亲事哪个不是由父母长辈做主的?真是女儿肖娘,同她娘一样不成体统!
  许氏撇嘴道:“可惜啊,现在就是她愿意,人家丁大夫人也看不上了,说这样的媳妇她家娇生惯养的儿子消受不起。我托人打听了一下,好像丁老夫人看上了晴姐儿的表妹,也就是庆元侯府的嫡女秋嫣然,说季氏再怎么样,也是被叶氏哄骗上当的,也没有被休出去,秋嫣然自然要胜过晴姐儿许多。再说了,无论如何,秋嫣然都是侯府嫡女,庆元侯爷的嫡亲妹妹,就是身份上也高出晴姐儿不少。”
  邱氏“哼”了一声:“真是个没福的破落货!还白白让尹家得罪了丁家,害人精啊!就她那样的,还想要个状元郎不成?人家侯府嫡姑娘都能接受的事,她一个亲娘被休、不嫡不庶的还拿乔什么?”
  此时,洛城庆元侯府里,邱氏三人口中的侯府嫡姑娘秋嫣然却也是在闹腾呢,摔了一屋子碎瓷片。
  上院的秋老夫人怒瞪了面有犹豫之色的老侯爷一眼:“都是你们惯坏的,她刁蛮的名声早传出去了,如今又摊上一个同山匪勾结的娘,还能指望有什么好亲事?人家丁家能接受她,还不是看在丁老夫人同我的交情上?再说了,丁家少爷有什么不好?只是烧坏了脑子,有点不大灵光而已,但丁家家大业大,丁家少爷不需要劳心劳力费脑子也能过得富贵如意,嫣丫头嫁过去也不会比在我们府里过得差了,什么地方委屈她了?”
  老侯爷闷闷道:“不管怎么说,总是个不能当家理事、护着嫣儿的。娘,嫣儿毕竟是您的嫡孙女、我唯一的嫡女呢,要不我们再考虑一下?不急着回复。”
  “啪”地一声,一个茶杯碎在老侯爷脚边,秋老夫人指着他骂道:“你这是在指责我这个做祖母的不慈,不心疼孙女?你糊涂了吗?除了丁家,还有那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肯娶季氏那个蠢货的女儿?丁家少爷又不是天生痴的,嫣儿只要能为丁家生下个健康的孩子,丁家还能不厚待她?我这做祖母的可是实心实意为她打算好吧?丁家可说了,嫣儿进门就当她自个儿一房的家,丁老夫人和丁大夫人还会从她们自己嫁妆中各拨出一个肥田庄子一个旺铺给嫣儿小夫妻俩作为私房。你说说,你那女儿嫁到哪家还能有这么好的事?不嫁丁家,难道还要嫁个农夫、贩夫走卒?”
  秋老侯爷一张脸红红白白,懊恼不已,秋逸然的亲事都折腾了一番,丢了不少脸,最终也只能娶个商家女,秋嫣然说亲确实更加困难,母亲的声誉影响最大的从来都是闺女。可是,也不至于一定要嫁个白痴吧?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