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要什么样的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迷蝶七香案的审理总体上来很顺利,审案过程从头至尾都是公开的,尽显朝廷对此案的重视和公允。
  绣姨娘权衡之后还是承认了如夏与她二人仿制迷蝶七香的“事实”,只是再三哭诉她们真的不知道留香草和红兰根一起用会产生寒毒,否则她自己怎么会用,她现在也是体质奇寒呢。倒是如夏,因为宁老太爷喜欢茉莉香,侍候的丫鬟婆子们都只给她用茉莉香,还哄骗她那就是她的“香香、七香”,倒是没有染上寒毒。22ff.com
  几位太医都在,很容易就证实了绣姨娘确实有使用迷蝶七香产生的各种症状,且很严重。而绣姨娘在使用迷蝶七香之前曾受孕顺利、受到撞击导致早产还能最终母女平安也明她原本的体质是相当好的,关于这一点,曾经为她看诊和接生的李老郎中和稳婆都能作证。
  再有许老太医和香大少两位权威人士一开始就过的那些关于那两种药草的话,无论是官府、受害人、还是围观听审的民众,都不得不认同一句:重罪,但确非蓄意害人。
  因为此案涉及侯爵世家,知府衙门很快将审判结果上报进京,由皇上最后定夺,而香大少同各位太医仍然留在洛城,等待进一步的皇令。
  香大少倒是不着急,一副“抛下香家事务、随时待命”的忠义臣民形象,让潘家铭嗤之以鼻:“得了吧你,不会又有什么表妹、世妹的到你们家住去了吧?”
  香大少懒洋洋地往躺椅上一靠:“要不我怎么子和你最了解我呢。可怜我没有你子命好,皇后娘娘就差没有在你额头上和国公府外标注‘女子勿近’四个字了。”有皇后娘娘在,潘家那些七拐弯八拐弯的表妹、什么妹的,哪个敢轮着跑到国公府去转悠?即使去了,也凑不到这位爷近前啊。别人不,就他家那些堂妹,一个个跑到他娘面前讨好扮乖巧,还不都是为了铭子?几位伯母、婶娘也是动不动就跟他娘什么亲上加亲之类的话。若不是众所周知皇后娘娘早就放出话来潘家铭的亲事由她做主,只怕那些人还不知要闹出多少幺蛾子呢,就连他娘也要受累。谁让她娘是铭子一向亲近的姨母呢。
  潘家铭一撇嘴:“你的命还不好?若不是姨母、姨父纵着。你有这么悠哉?”大郢朝男子二十三四岁才成亲的不少,但多数也是在二十之前就定亲了,何况香君然还是嫡长子,未来的香家掌家人?
  香大少也不否认:“那是。我爹娘疼我。自然也希望我能够找到一个合心意的妻子。”呃。那些上赶着贴上来的表妹什么的,别他没感觉,他爹娘也都看不上呢。
  “那是。”萧峰眨了眨眼,“只怕在香伯父和伯母的眼里,还真没有几个女子可以配得上敏悦你。话,我还挺佩服你那些表妹的,尤其上次那个水蛇……脸、水桶腰的刘……什么美美。”就香君然这相貌,又有几个女子能够媲美?找不到比自己更好看的,至少也要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吧,像刘美美那样的,往香君然身边一站,绝对就是一个粗使丫鬟,还是刚刚把偷来的金银珠宝都往身上堆的粗使丫鬟。
  萧峰还真是想不通了,像刘美美那样的,其实,呃,真正论起来也不是那么丑,只能相貌平平、加上过于丰满了一些,若他是刘美美,就离美人远一点嘛,至少不会被衬成渣渣,偏偏她还爱往比美丽女人更美两分的香君然身边钻,可不让所有人都对她的丑映像深刻?也让她的名字“美美”声名远播。
  “咳咳咳,”听到刘美美三个字,潘家铭差点被自己刚喝进嘴的一口茶给呛到了,仿佛那个会移动的首饰架又蹦达到他们面前来了。
  起来,工部侍郎刘远的嫡次女刘美美是香君然的表妹,更是潘家铭的表妹,因为她的娘是潘家铭娘的亲妹妹,香君然娘的堂妹。有人问了,这样的话,刘美美的娘长得应该不会差吧?确实,刘美美的娘也长得不错,可惜她不像她娘,却有七成像她祖母刘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也因此在众多姐妹中最得刘老夫人和大孝子刘远的偏疼,府里有什么好吃好喝好东西都先紧着她,呵呵,直接造就了她的水桶腰。
  大家都刘美美不好看,在刘家倍受宠爱的她可不会认为自己丑,在大学士府,从众主子到奴才,更没有一个人敢她丑,张口闭口都是“端正、福相”。笑话,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家五姑娘最像老夫人,五姑娘丑,可不就是老夫人难看?
  因为在府里的绝对受宠地位,刘美美自然也就自视极高,据,能让她看得上眼的年轻男子只有两位,一是香君然,二嘛,就是潘家铭了。
  或许是刘老夫人有自知之明,知道皇后就算昏了头都不可能看上刘美美,早两年就给她灌输了一些什么思想,或许是刘美美时候曾经在宫宴上意外敲坏了一盏琉璃宫灯,有人玩笑地吓唬她会被皇后娘娘关冷宫黑屋子给留下了心理阴影,最怕人家提皇后娘娘四个字,也因此从来没有想过要做英国公府世子夫人,那可是必然要经常进宫拜见皇后娘娘的。
  同被茶水呛得满脸通红的潘家铭比起来,香君然就镇定多了,还斜睨了萧峰一眼:“我爹娘可没有这么肤浅,只看相貌。”当然,相貌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光有相貌也不成,据他所知,他爹娘对未来儿媳的要求可不低。至于他自己,呃,他至今也没想到什么具体要求,因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女子能够让她感觉不一样,所以她也不知道能让他想成亲的女子该有什么样的条件。
  “子和、俊,你们,你们以后想找什么样的女子为妻?”香君然突然问道。
  潘君然撇了撇嘴,没有回答,不过眼前又闪现出一双能沉静、也能灵动俏皮的眼眸。
  萧峰倒是张口就来:“要静大方,要明理懂事,要同我娘一样会绣很好看的花鸟。”他对他娘的映像很模糊了,只记得娘的笑容很温暖,还有,娘是他们村里绣花鸟绣得最好看的女子。
  ps:今天又迟了,昨天的欠更明天补上。谢谢大家的粉红票和打赏!尧尧最近又抽风了,又很久没有致谢了,但是都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是不在意,而是来不及及时记录和表达,在此一并鞠躬谢谢了!昨晚睡眠还行,这会儿赶紧去试试,希望能好眠。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