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醉半山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明泽兄弟俩从南边回来后,知若明显地看到了他们行事、言谈上的成长和变化,更别说武功、学问上的精进了,对苏康、半山老人越打心底感激,日常生活上的安排更加细致周到,尤其是酒菜点心上下足了功夫,既要让俩人满意,又要注意营养搭配和饮食中脂肪、糖分上的控制。毕竟,这两位老顽童虽然身体壮实,但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另外,还有一个筹备了许久的计划,是时候同他们商议了。22ff.com
  一式三份合作契约摆在苏康二人面前。
  “醉半山酒坊?”俩人乍听之下很是兴奋,“好啊好啊,那么好的酒不卖实在太可惜了。”
  “只是,”苏康化身好奇宝宝,“为什么叫‘醉半山’?是指喝醉了倒在半山,上不了山顶,还是指我们梅庄这酒太劲道,连半老家伙都醉了?”他直觉,这酒坊名同老表弟有关系,谁让半老家伙名头太响,且是众所周知的“酒仙”呢?呃,这是否就是若丫头说的“广而告之”策略?上次他听完若丫头对“广而告之”策略的解释后可是领悟了不少东西。
  半山老人不乐意了:“什么连我都醉了?不好不好,不如叫‘半山不醉’?对对对,这个好,就叫半山不醉酒坊。”
  苏康一撇嘴:“千杯不醉岂不更好?”
  知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扯了扯半山老人的胡子:“半山不醉好难听呀!醉半山多好,听着像诗一样,就像半山爷爷您打半山醉拳时那样仙气飘飘的感觉。”她最近学了不少诗呢,其中一个被称为诗仙的前朝大诗人以好喝酒著称,写出来的诗读起来都有一种同看半山爷爷打醉拳时一样的感觉。就是她说的那种仙气飘飘,很美!
  半山老人最近听知萱说“仙气飘飘”四个字听多了,大笑道:“你把蝶舞微步练好了,比谁都仙气飘飘,保准跟个小仙女似的。”虎父无犬子犬女啊,不得不说,尹昭的子女都是练武的好材料。就连娇滴滴的小知萱。开始习武这几日来,也是不断给他带来惊喜。
  知若笑了笑,接口道:“醉也是一种境界。半老先生的半山醉拳可是名闻遐迩呢。坦白说,我给酒坊起‘醉半山’这个名儿,就是要用半老先生和半山醉拳的名气效应,让大家一提起醉半山酒坊就想到半山醉拳。想到对酒最挑剔的半老先生您,然后。每次想买酒就会想到我们醉半山酒坊的酒。”
  “哈哈哈哈,说的好!”半山老人高兴道,一点没有被利用的不悦,“被你这么一说。醉半山这个名儿听着还真是仙气飘飘了。醉也是一种境界,说得好!辉儿你记住没有?虽然说不一定非要喝醉了才能打醉拳,但没有体会过‘醉’的境界。又怎么能最好地领会醉拳的精髓?你小子是我半山山庄的关门弟子,你把半山醉拳学好了。可不就能让你们家的醉半山酒更加名符其实了?”
  在他眼中,南下一趟最大的收获就是将这小哥俩酒过敏的毛病给治好了,说起来还多亏了苏康,谁让那个江湖怪医欠了苏康一个大人情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不过敏了的小哥俩酒量大得让他都咂舌,尤其明辉,可真正是千杯不醉!
  知若摇了摇头:“不只是我们家的,也是您二位的,您们试酒、品酒,可是给了酒坊很多意见建议,而且酒坊要借用半老先生您的名头打出名声,让更多人知道,所以您们理所当然应该享有酒坊的份子,我想着将酒坊的三成匀出来给半老先生,另外一成半给苏先生。不过,你们就以品酒能力和名声入股,不用出资。”
  “哈,哪有这样的?”苏康先强烈反对,“我们白喝酒,优先喝酒,不用付银子已经是占了大便宜,再拿什么份子,脸皮比城墙还厚吗?不,我是坚决不要的。倒是半老头儿,呃,还有些理由,有份子还算正常。”若丫头分析得对,酒香也怕巷子深,醉半山酒坊有半山老人的名头,肯定很快就能打出名声去,加上酒坊的酒都是外面的酒无法比的,到时候还不是生意滚滚来?
  半山老人嗤了一声:“去!你的意思是我的脸皮比城墙厚?我喝酒比你多,这就是你说的‘有些理由’吗?若丫头,你是不是反悔啦?不想让我们住在梅庄了?不想把我们当长辈了?所以拿酒坊份子补偿?”
  半山老人越说越激动,像真的似的,连带苏康也跟着“气鼓鼓”地盯着知若。
  知若哭笑不得:“怎么可能?我早说过,两位先生永远是我们姐弟几人的长辈,是家人。不止梅庄,无论我们将来住哪儿,都必然会准备两位先生的住处。”
  “这不就是了?”半山老人得意地挥了挥手,“既然是家人,用用我的名头怎么了?何况辉儿本来就是我们半山山庄的弟子,半山醉拳的传人,将来说不定他才是真正的醉半山呢。”
  苏康点头附和:“就是就是,半老头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有谁用用师父的名头还要付银子给什么份子的?”
  知若一愣,随即坦然道:“半老先生,实话说吧,醉半山酒坊不仅需要您的名头打名声,还需要您老人家坐镇呢,否则,只怕不要多久,就有各式各样的权势人物打酒坊的主意了。您们不知道,点点心开业没多久,瑞王府的赵侧妃就托了林知府夫人来要求合作。”
  半山老人这才明白过来,老俊脸往侧上方一扬,冷嗤道:“谁敢?现在谁都知道明辉是我的关门弟子,我就住在梅庄,看谁敢再逼迫你们?”
  知若苦笑:“即使没有您老人家住在梅庄,人家也不好明着逼迫不是?人家肯定是客客气气地找来谈生意。”
  半山老人和苏康都是经历了很多的人,只是没做过生意罢了,知若点了一句,他们也就明白了。
  ...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