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米分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看着一脸尴尬的纯禧,再看看恍然未觉继续坐下喝茶的潘家铭,四皇子暗暗叹了口气。他自幼同潘家铭交好,又是看着三妹妹纯禧长大的,自然知道纯禧喜欢潘家铭,但也知道潘家铭对纯禧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准确地说,他根本还没有开窍,对任何女子都没有那种……呃……男女之情。
  “铭子顾虑的是,不过三妹妹也是一片好意,”四皇子压下眼中一闪而过的苦笑,别无选择地承担起和事佬的角色,潘家铭的性子他再熟悉不过,还能指望这个泼皮去发现纯禧的低落情绪,继而安抚一番不成?虽然他深知潘家铭不像表象上那样四六不读、文武不通,但行事确实多不着调,但凭他自己心情,世上能让潘世子看脸色的人用一个巴掌数都足够,自然不包括纯禧。
  “咳咳,”摆出一派公正兄长模样的四皇子继续道,“尹家姐弟几个情况特殊,尹大将军之案……未明,三妹妹你把人召来赏赐什么的确实不太好,呃……显得招摇了。若是有意感谢,像景王叔那样对他们关照一些就是,正好铭子现在就在洛城办差,这点倒是容易做到。”
  纯禧眨了眨眼,很快想明白了,虽然女儿家不关心朝廷之事,但一年前镇北大将军府那么大件事震动了整个京城,她还是听说了不少。
  “是,纯禧着相了。考虑不周,还请铭表哥见谅。”皇家子女就没有真正单纯的,纯禧自然清楚四皇子说的有理,懊悔自己一时冲动,差点给母后惹麻烦、甚至可能惹怒父皇,暗道难怪铭表哥着恼。
  “无妨,公主您也没有做什么不是?”潘家铭头都没有抬。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既然四皇子和稀泥,他就顺阶而下,毕竟是皇后认在名下的女儿。成了他名义上的嫡亲表妹,也没必要为一两句话闹得不愉快。
  “就是就是,左不过是我们自己人闲聊几句而已,”四皇子笑呵呵地接口道。“三妹妹你不是说要整理带回京的礼物吗?正好我和铭子有些公务要谈。”臭小子一脸黑黑,显然不是他口中那淡淡的所谓“无妨”。而是妨碍大了,三妹妹再在这儿呆着,只会更难堪。
  纯禧不是个迟钝的,又一心关注着潘家铭的神情。自然明白四皇子的苦心,隐下眼底的懊丧和失落,乖巧地点点头:“是了。我正准备回去呢,那四哥你同铭表哥谈事吧。我让人准备些茶点送过来。”说完悄悄瞥了潘家铭一眼,可惜某人正专心致志地喝茶,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话。
  走出好一段距离,挽月才敢咕哝道:“世子爷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就算公主您考虑得不够周详,那不也是一片好意为潘五姑娘和潘家撑情面,有必要摆脸色吗?再说了,公主您不是就在同他商议吗?又没有做什么。四皇子也是,都不说他几句,只那么……”主子现在可是最受宠的嫡长公主,一众皇子公主和嫔妃都纷纷示好,给足了面子,连她作为贴身侍候的大宫女都跟着风光,只这位潘世子爷一如既往地不着调,若不是宫中规矩严苛,且她跟在主子身边的时间长,深知世子爷在皇上、皇后面前都敢不着调,她都要忍不住出言为主子讨句公道了。
  “住口,”纯禧低声喝道,“四皇兄和铭表哥也是你能排喧的?出了宫连规矩都丢了?”她是很懊恼,但还轮不到挽月一个宫女对潘家铭说三道四不是?何况,挽月是自小侍候她的贴身大宫女,一言一行在外人眼中代表的经常是她的态度,刚才那番抱怨若是落在有心人耳中,谁知道会传成怎样的是非?她刚成为嫡长公主就狂妄自傲,不将亲兄长和皇后嫡母最重视的嫡亲侄儿放在眼里?
  挽月自知失言,扁了扁嘴,一脸讪讪地补救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替公主……,是……是奴婢想岔了,公主与铭世子自小一同长大,铭世子向来心直口快,又同四皇子和公主亲近,说话更是没有什么顾忌,是奴婢……僭越了。”
  她是想岔了,一时得意忘形。嫡公主再贵重,能重过皇后娘娘?娘娘再疼公主这个认在名下的养女,能越过唯一的嫡亲侄儿?不,别说越过铭世子了,在皇后娘娘的心里,公主只怕连潘五姑娘都越不过去。
  挽月越想越懊悔,瞬间清醒了,是啊,连公主自己都还要顾忌着铭世子的脸色,她一个宫女又何以置喙呢?真是昏了头了,若是真让了传出什么口舌,不仅害了自己,甚至还会牵累到公主。
  挽月冷静下来了,纯禧的热情却因为她的一席话又如死灰复燃:“是了,铭表哥没有把我当外人,才那样毫无顾忌地直话直说。罢了罢了,你也不要再耿耿于怀了,梅庄尹家的事,是我有欠考虑,人家在孝期确实多有不便之处,而且铭表哥也是在为我考虑。”刚刚还在为潘家铭冰冷的姿态和言语伤心,这会儿却豁然开朗了,心里暖呼呼的,感觉比吃了那小火锅还要美。
  这边厢,在纯禧主仆二人离开后,屋里的冷气压也终于消散了,潘家铭往身后的软垫上一靠,懒懒道:“怎么?如此有闲在这儿做体贴好皇兄?西缇王子不找你攀交情了?”
  “有啊,刚走没多久,”四皇子也不计较潘家铭话里的讥讽,优雅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笑道,“话说,他还真是弄不清楚状况。大房也好,二房也罢,只要你乐意,他想把妹妹嫁进潘家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那位西缇王子表面温文敦厚,一副安于现状的本分模样,实际上……呵呵,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啊!也是,权贵之家、尤其皇家就没有真正无欲无争之人。这不,借着疼爱妹妹之由搭上他和英国公府、甚至皇后这条线,又不在明面上得罪太子和祁贵妃,倒还真是精明高招呢。
  “什么话?”潘家铭撇了撇嘴,“四皇子殿下您这是嫌我的名声不够坏吗,还要再给我加一顶不尊礼教、无视长辈的帽子?不过,嘿嘿,我还真是很想成全这一桩锦绣良缘呢,我那大伯母对西娅公主可是喜欢得不行。”
  四皇子一口热茶差点把自己呛岔气:“那是,谁不知道我们铭世子爷最孝敬贵府慈爱的伯父伯母?你这份大礼可费了不少心思吧?”
  潘家铭冷嗤一声:“就他潘家锦还不值得我费心思,人可是西娅公主自个儿看上的,我只是推波助澜、成人之美罢了。”真正费心思的是潘家锦和宋氏才对,既然他们那么希望西娅公主嫁到国公府,他何不抬抬手推一把?
  比如,潘家锦一心想参加跑马会,西娅公主又一心想在跑马会上相看人,他当然要助一臂之力;比如,西娅公主重视男子的骑射功夫,潘家锦也存了出风头的心思,俩人本也算求仁得仁,他只是好意表达了两句感慨,同四皇子、还有香大少一唱两和,让现场众人、包括西娅公主和西缇王子看到潘家锦的“苦心”而已。
  长期以来一直藏拙,为了佳人一鸣惊人,不是苦心是什么?至于“一片苦心”的真正目标是为了谁、为了什么,他潘家锦敢当众说出来吗?吐不出来,呵呵,那就只能吞下去了。
  “也是,”四皇子一脸好奇地探过身来,“那西娅一见到你就一副花痴模样,怎么突然就转向,盯上潘家锦去了?除了都姓潘,你们俩也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吧?”虽然是堂兄弟,但潘家铭同大房的潘家锦兄弟两个长相上却是一点都不像,气质、性情更是截然不同。
  潘家铭扬了扬眉:“都姓潘,这就够了呀,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英国公府的,都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侄儿。”
  想到这,潘家铭蹙起了眉头,卓玛为什么如此执着地鼓动西娅嫁入英国公府呢?先是他这个纨绔世子,然后是庶出大房的潘家锦,英国公府有什么她要图谋的东西吗?派去的人倒是听到了皇后两个字,难道她们真是冲着皇后而来的?
  西娅是藏域国大王子的同胞妹妹,莫非要为其同胞兄长拉拢皇后娘娘?不过这也好理解,王族总是少不了明里暗里的争斗。可是,卓玛到底什么来历,她只是这么简单地一心为西娅兄妹图谋吗?还是她自己在算计什么?在潘家铭看来,后面一种可能性更能令他信服。
  “母后?”四皇子倒也不惊讶,“也是,我也这么想的,可是,西娅公主这么做是为了大王子还是西缇王子?或者,单纯只是为了藏域国,我们都……想多了?”从这几日西缇王子的表现来看,或许藏域国王室真的是兄友弟恭、一片祥和呢,呵呵。
  “罢了罢了,”四皇子笑着挥了挥手,“管她是为了什么,既然你有心成全她和潘家锦,本宫也瞧个热闹就是。对了子和,庆元侯府那位秋二姑娘你打算如何处置?”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