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心照不宣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连续下了几日的鹅毛大雪,现在的洛城到处都是白皑皑一片,将所有好的、不好的、见得光、见不得光的东西都披上一一层最纯洁干净的白色外衣,也让各家各户早早挂起的大红灯笼分外显眼。??? ? 看·?是啊,年关越来越近,大多数人们的心情都染上了喜庆的味道,即使有什么不愉快、甚至龌龊,也暂时都先放在一边了。
  徐家别庄内,潘家铭靠在窗边往外看,看起来慵懒而随意。
  刚走进屋的萧峰却知道,这小子越是愤怒的时候,表面上看着越平静,送消息来的鹰儿此刻在屋后刚开始享受犒劳它的大餐呢,这小子越是安静,代表着某些人将承受的后果越是严重。
  不过,那些人活该,是得好好整治整治!萧峰耸了耸眉,亦走到窗前。
  窗外,好几个下人正拿着大扫帚或者铲子在清理道上的积雪,由近处一直向远处移去,一片忙忙碌碌的景象,好不热闹。
  “脏污就是脏污,不可能掩藏永久。雪盖得再厚实,也总有消融的一天,何况还有铲子和扫帚?”萧峰并没有看向潘家铭,而是望着窗外道,“只要抓住了关键,一铲下去,脏污必定一览无遗,那时即可一铲除去。子和,我们不会等太久了。”
  之前是因为他们还太小,不得不敛藏锋保护自己,才得以积蓄力量。如今羽翼已渐渐丰满,也不必再刻意隐藏实力了,必要时刻不介意打草惊蛇,敲山镇虎。只有蛇虎按捺不住自己弄出动静,他们才可以顺藤摸瓜获知当年真相,才可谈报仇。只是,打蛇打七寸,打虎打虎头,出手就要致命,否则自己必先粉身碎骨。
  “放心,他们这点动静还不足以让我失去耐性,”潘家铭嘴角弯处一抹冷笑,“有些东西我们心知肚明,他们有没有亲口说出来没多大差别,我会让他们露出更多马脚来的,不急。”关键是那个戴面具的人,大房那几人只是人家握在手上的刀剑罢了。
  最近他慢慢展现出一点真实的自己,小小地以牙还牙一番,大房就坐不住了。可惜啊,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年宋氏没能往他和灵儿身边安插人,他却是在大房布了不少暗棋,不敢说十成十掌握大房的动向,至少五六成还是可以的。发现宋氏打梅庄的主意后,他更是让人盯紧了大房。
  也因此,刚才小黑带回来的情报信息量非常的丰富。
  潘如烨父子投靠了太子,条件是帮大房袭爵?这既在他的意料中,又在他的意料之外。那个面具人不该是太子的人,那时的二皇子还小,不论是二皇子、祁妃、还是祁家都没有能力和勇气与英国公府对抗。那么,面具人同太子认识吗?是一条船上的吗?
  潘家锦想通过西娅影响藏域国的朝政格局,协助西提王子夺权夺位,以相助太子?太子还极为赞赏?他们真是太小瞧藏域国国王和大王子,也太小瞧皇上了。太子如此自以为是,难怪皇上一直看不上他。
  好笑的是,宋氏同潘如烨争辩时强调她之前努力想让他潘家铭娶西娅是因为西娅就是个能拖他后腿的祸害。那么,那位本身就心怀鬼胎的西娅公主嫁给潘家锦后究竟会是宋氏认为的祸害呢,还是潘家锦口中的利刃?他拭目以待。说实话,因为心中多少有点底,这些消息在潘家铭这里都不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们怎么对我都在我们的预料中,我可以陪他们玩,可他们不该……越来越下贱,简直侮辱潘姓。?  ?·”最让他气愤和不耻的是,宋氏竟然把主意打到知若身上,还想算计、逼迫知若给潘家锦做妾,哼,盘算的倒是好美!他想娶知若为妻还担心知若不喜欢他呢,就潘家锦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还妾?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是这么个想法的?怎么办?他现在真的很想先弄几窝癞蛤蟆到宋氏和潘家锦床上去怎么办?
  瞥见潘家铭眼中闪过的阴光,萧峰不禁幸灾乐祸起来,那个谁谁谁真要倒霉了。没办法,他们算计谁不好,偏偏盯上才让某人尝到某种酸甜苦辣滋味的铭世子,不捉弄惩治他们一番怎么能消解本就忐忑烦躁的铭世子的愤怒?
  萧峰很放心,潘家铭是个心有大谱的人,他还要捉大鱼呢,不会因此就对宋氏母子下狠手,最多只是,在他们对尹大姑娘下手前,先让他们自顾不暇。这种滋味其实宋氏已经尝过好几次了,偏偏不长记性。
  四条领着大福子公公进院子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两位俊美的公子立于窗前,脸上的表情都诡异得让人冒冷汗。可是,再看一眼,呃,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微微笑,是他眼花了吗?
  大福子是皇上身边的总管大太监,很少亲自出宫宣旨什么的,何况还是出京?潘家铭二人赶紧将他迎进屋,四条也很有眼色地让近处打扫的人都遣开了,自己和大福子公公带来的两个小太监、两个侍卫分散开来守在屋外。能被大福子公公带进来的都是绝对可靠的,其他从京里跟来的人都在知府衙门由知府和黎守备的人招待着呢。
  大福子公公一行此行是来押运金块回京,并给西山马场、白鹅岭金矿、以及知府衙门送赏赐和旨意来的。然后,呃,大福子公公顺便给铭世子爷送一车衣食补品过来,传达皇后的关切不是?其他人自然不好跟来。
  当然了,这只是众人能看到、能想到的。实际上?一进屋,大福子公公就拿出腰上别的一个小酒囊,从里面倒出一枚蜡丸递给潘家铭:“世子爷,皇上说您上次得回来的消息已经能确定,并有新的线索。一事不烦二主,皇上让您负责此事,具体情况都在这里面,切记务必人赃俱获。”
  潘家铭接过蜡丸,小心捏开,取出纸卷仔细瞧清楚了再递给萧峰,萧峰也看了一遍,然后直接点了桌上的油灯烧成灰烬。
  大福子公公这才放下心上负重,笑眯眯道:“世子爷这么久也没回京,娘娘担心你累坏,老在皇上耳边唠叨呢。皇上口谕,让您无论忙什么,过年前都一定要回京让娘娘看看有没有缺斤少两,否则皇上过不好年就唯你是问。呵呵呵,世子爷,奴才可是将陛下的旨意传到了,萧公子作证哈。”
  大家都以为潘舒颖成亲铭世子定会赶回京城,没想到铭世子新官上任三把火,忙得只能派人带了添妆礼物回京,本人却未出现。
  潘家铭的职位就是监管性质的,并非外派在地方,无宣召不得离开那种。别人不知道,大福子公公却是很清楚,皇上在给铭世子派差时专门交代过一番话:“朕有事召你,即刻回京。皇后想你了,马上回京。你惦念老夫人和小灵儿了,也可随时回来。”
  英国公若是知道皇上说过这些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胡子乱翘,或者觉得愧对孙女潘舒颖,谁让他亲口指示潘家铭好好留在洛城办差,不得擅自回京,包括回京过年和回京给堂妹送嫁呢。
  大福子公公是皇上身边第一人,从皇上还是小皇子的时候就侍候着的,最为皇上信任,也最了解皇上的心意,如今见潘家铭成长起来了、能替皇上排忧解难了,自然也是亲近的很。
  皇上对从小看着长大的铭世子是很重视的,铭世子嘴上不靠谱,对别人也是一副纨绔德性,但皇上交给他的事,哪怕只是一件看起来微乎其微的小事,也从来不会懈怠,不会出半点差错。
  也正是因为如此,皇上从来任铭世子处理他自己、以及英国公府的事。说如果连英国公府那一亩三分地都应付不来,保全不了他自己和幼妹,皇上又怎能指望他做什么大事。
  大郢需要一个如他们先祖一样能为皇帝分忧、为朝廷效力的英国公,皇后娘娘也需要一个能撑起潘家,为她撑腰的嫡亲侄儿,所以,于公于私,皇上都希望铭世子能从一只机警聪慧的小鹰儿成长为展翅翱翔的雄鹰。这其中,自然也需要他自己去面对各种危险和猎杀,皇上只扮演好靠山的角色就好,这也就有了外面所传的皇上皇后宠出一个京城三霸之首的说法。
  因为大福子公公只是替皇后给潘家铭带话带礼物来的,密谈太久容易引起有心之人的怀疑,大致聊了几句,把事情交代完,就告辞离开了,说好等晚上知府衙门设宴,潘家铭二人再过去。
  萧峰看着大福子几人的背影,小声问道:“皇上知道你已经掌握了鹰卫?什么时候的事。”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将那么隐秘而重要、呃,还很不容易的差事交给他们。
  潘家铭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挺早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也是早就有怀疑,不过,既然皇上不提,他也就心照不宣了,反正他也从来没有刻意隐瞒皇上什么,鹰卫本来就是他们英国公府的秘密资产,也是他们效忠皇上的利器。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