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除夕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大妹妹放心,”梁大山对自己手下的人还是很有信心的,“顺风镖局京城分部的大掌柜梁左原是多年的暗卫,因为之前受了重伤伤及肺腑才转去镖局。梁左对黎先生也很熟悉,这次我们回来过年,黎先生的安全就由梁左负责了。”
  知若知道梁左,也是父亲原来的暗卫,是那次关公庙火遁离京人员中的一个,伤势最重的一个。
  梁大山继续道:“现在黎先生身边还有一个小厮平安,是达愿坊新近才通过刺探考核的一名小成员,不到十二岁。平安看着油头滑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再加上年龄小的便宜,很善于同各色人等、包括三教九流的人周旋,实际上却是一个心细如发、天性谨慎的孩,天生适合我们这一行。我让平安跟在黎先生身边,一来平安机灵,能替失忆的黎先生遮掩;二来,待黎先生恢复记忆,平安跟着他也能学到许多。”
  “大哥你总是考虑的很周详,”知若真心赞道,“不过,点将大典之后,无论黎先生是否想起什么,都先蛰伏在白水镇吧,莫要轻举妄动,我们要的不仅仅是杀了某个人报仇,而是要为父亲正名。”更何况那个仇人绝不是好对付的。 ?·
  知若准备过了正月十五就出发,此次外出至少也要三四个月,谁知道期间黎先生会不会突然恢复记忆。若是黎先生不能确定仇人是谁还罢了,若是能,她还真的不敢保证,这几个对父亲忠心耿耿的汉子会不会立刻失去理智拼死一搏。
  梁大山微微愣了愣,正色道:“大妹妹请放心,我们不会再冲动了。”那时候眼睁睁看着大将军惨死在他们眼前,紧接着又传来芊昕郡主自尽的噩耗,他们脑中能想到的事,除了营救极为少爷姑娘,就只剩下报仇了。只要能血刃仇人,他们尽数粉身碎骨也无所谓。
  可是,自从按照知若的想法建立了明处的顺风镖局和暗处的达愿坊后,随着他们各种软、硬实力的迅速增强,以及他自己理智的回归,他也越发明白了知若的苦心。别说仇家隐藏的极深,还很可能是位高权重的皇天贵胄,他们想刺杀、甚至同归于尽都不是那么容易,就算真的刺杀成功了,义父义母还能活过来吗?义父名头上顶着的谋逆嫌疑就能去掉吗?尹家仍然低人一头,连从前巴着尹家大房的那些人都想着来踩上 ?? ? ?·
  所以,他们现在深刻理解了知若“要报仇,更要复兴尹家”的目标,这也成了他们刻进心里的责任。
  “那就好,”知若笑道,“冲动赴死永远比忍辱负重容易,要不怎么说是忍字头上一把刀呢?对了大哥,黎先生现在就叫李白吗?”
  梁大山摇头:“不,虽然那个李家村的民风还挺淳朴,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不能让黎先生留下可被追踪的痕迹,他现在的身份是顾重,从西北出来讨生活的读书人顾重。顾重确有其人,两个月前从西北到京城的途中遭抢劫,正好被我们的人救下,可惜伤太重,三日后还是死了。也是凑巧,黎先生的身材同顾重相似,年龄也差不多,一回到京城我就让他用了顾重的户籍、路引等身份证明。”
  本来这个身份都准备给一个暗卫用了,刚好黎先生被找回,梁大山直接就改主意了。同那个暗卫相比,黎先生顶替顾重的身份明显更合适些。
  知若点头:“顾重?这名字挺好,身份也适合,以后我们都直接称呼黎先生为顾重吧。”黎先生这三个字不适合再出现了。
  梁大山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他在这些方面比知若更加敏感和谨慎。
  梅庄的除夕简朴、不奢华,却是充满温暖和欢乐,夹杂着对已逝亲人的思念和祭奠。
  京城,尹府,这个除夕却是格外热闹,除了还被朝廷封着的部分,其它地方都是披红戴绿,张灯结彩,连戚氏这位自掌理中馈起就一向抠门的当家主母都难得大方地给全府下人新做了两套冬衣。在府中穿梭忙碌的丫鬟们不是穿着打眼的果绿色褙子就是一身枣红色袄裙,更增添了两分热闹。
  让府里上上下下无不欢欣的是,柳夫人拿出自己的私房银子花重金请了近来在京城特别火爆的红玉班到尹府来唱戏,说是要在这除旧迎新的好日子里为尹府除除晦气,迎春接福。红玉班啊,小红玉啊,又是大过年的,谁不知道这请小红玉唱贺年戏的费用没有平日里的五倍六倍是拿不下的。自从芊昕郡主死了,大房倒台之后,尹府还有谁能如此大手笔?一时间满府上下都在叹柳夫人是二老爷的福星,全心全意为尹府打算,简直就像当年的芊昕郡主于尹昭大将军之重要性。
  二老爷尹晖得妻如此,自然更加自鸣得意,好似已经预见自己携手平妻柳氏,即将逐步取代大房当年的风光。他如今攀上太子,将来的成就不亚于曾经被皇上看重的尹昭,而柳氏的娇颜香庄如今不说日进金斗,也是白银滚滚来,更何况,娇颜香庄背后还有玉先生的主公。玉先生说了,不论太子能不能最终坐上龙椅,他尹晖都将是铁定的从龙之重臣。
  他反复研究过玉先生的主公究竟是不是太子这一问题,研究来琢磨去也没理出个头绪,不过,他倒是越发坚定地决定要跟着玉先生走到底了。
  玉先生那位主公的厉害他最清楚了,尹昭被当场射死就是他们实力的证据。据他的分析,如果那位真不是太子的话,也应该是支持太子的皇室人员,说不定连太子都要敬他两分呢,因为那位能将太子拱上今天的储君位子上,一定也能把他拉下来,否则就不会说“不论太子能不能最终坐上龙椅”那样的话了不是?
  想通这些,尹晖只觉得浑身都是希望和力量。他的将来岂是尹昭那样的武夫能比的?
  柳氏要请戏班为尹府去晦气接福气,大孝子尹晖感动之余,首先想到了他那已故去的最爱看戏的老爹。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