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要查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知若一步登上马车,将簪子靠近马车里桌子上的油灯以便更加细致地查看。
  簪子的莲花头底座上刻着三个奇怪的符号,然后簪子柄上还有另外三个同类符号,而这六个符号知若曾经见过并研究了好半天,映像极为深刻。
  是的,明辉从灵邑寺取回来的那个玉佩上就有六个这样的符号,而且,玉佩另一面的图案也是一朵莲花。
  甄姨娘秘密藏着的可能与她身世有关的玉佩同落霜不知从哪里拿回来的这支乌木簪子都以莲花为主题也就算了,竟然刻着同样的六个奇怪符号,是巧合吗?如果甄姨娘正常佩戴,没有弄得那么神秘,她或许会以为这只是某位首饰匠师特别喜好的装饰花样,或者某家银楼的标志。
  可事实是……,所以她宁愿相信这莲花和六个符号是某个家族特有的标志。
  “这簪子从哪来的?”知若紧盯着落霜问道,眼里的迫切着实让落霜吓了一跳。
  “应该是丑丫落下的,我见她戴着,不过之前没注意,还以为是普通的黑漆木簪,”落霜赶紧答道,她见主子一脸震惊,还以为主子也认出是丑丫戴的呢。不过想想也是,就着一点月光,就算刚才主子透过车窗看到丑丫,也不可能看清她头上戴的这么一支并不起眼的簪子。
  “应该?”知若突然想起之前的话题,“你刚才说看见了什么人,不会又是丑丫吧?然后捡到这支簪子?”
  落霜点头,压低声音道:“是,不过不只丑丫,还有味鲜鱼庄的老板何真,他一身黑衣、蒙着脸救走丑丫,那么巧被树枝刮掉面巾,正好让我看到正面。”主子向来稳重,这支乌木簪子却让主子如此激动,肯定有什么原因,她也不敢卖关子了,赶紧和盘托出 。
  何真,那个长得像甄姨娘的男人?那么他同拥有这支簪子的丑丫是什么关系呢?还有甄姨娘?何真和丑丫又为什么要对付天药帮的圣女?感觉好像很复杂!
  再复杂也得尽力查查看,知若挑了挑眉,这毕竟关系到甄姨娘的身世,明辉肯定也希望知道自己亲娘的来历,自己另一半血统出自哪里?当然,至于结果要不要告诉明辉,就要看真相如何了,会给明辉抹黑、添堵、或者带来危险的真相不要也罢,当作没查即可。
  “主子,周老夫人问您话呢,”落霜轻轻扯了扯知若,将她从种种“可能”、“如果”、和“万一”中拉了回来,“周老夫人想去同官府交涉,要回定国公府的那几个下人毫升安葬了。”
  “嗯?哦,”知若愣了愣,才反应道,“这会儿那边不是都被官府封锁了?要同他们交涉估计也得等仵作之类的查验清点完才成。反正这会儿天也快亮了,我们不如找家客栈梳洗整理一番,再去知府衙门探问消息。”知府大人应该还在高床软卧睡大觉,找那些衙役、兵丁之类的根本交涉不出什么。
  “也是,”周老夫人这才想起自己这会儿还有些衣冠不整,这样出去没得丢了定国公府的颜面,“还是齐公子想得周到。”她是一品诰命夫人,同那些小吏交涉本就有*份,何况还是这样狼狈的状态下。
  “老夫人,我们的银钱……”水嬷嬷尴尬道,他们之前匆匆跑下楼时倒是带了最重要的那个小包裹,只是由老夫人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春燕拿着。她亲眼看见春燕被一个黑衣蒙面人砍死,可她哪里还敢跑过去拿春燕身上的包裹,也顾不上不是?
  “嬷嬷不用担心,”知若宽慰道,“人安好就好,银子不是问题,就当是我借给你们的。我的霓裳居和嫡仙居马上就在京城开店了,到时候你们将银子还到铺子里,同掌柜说一下就成。”不是所有人都爱占便宜受恩惠的,刚才周老夫人不是还怀疑她为什么对她们祖孙如此热心?她不在乎这点银子,也愿意白让周老夫人用,但人家周老夫人和定国公府也不缺银子。
  “成,反正救命大恩都还欠着呢,也不在乎再多欠一些银子,”周老夫人爽快地点头,“水青你记着帐,到时候务必记得第一时间还上银子。”亲兄弟还明算账呢,银子自然是要还,只是借银子好还,这份恩情和雪中送炭的人情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还上。无论如何,就算她以后不在了,她也要让她的儿孙、尤其延哥儿牢牢记着,他们定国公府欠齐慕白一份恩情,有机会一定要报恩。
  很快,知若一行就住进了离西悦客栈不远的一家云舒客栈,档次虽然差了一些,但胜在干净整洁,离城区中心和知府衙门比较近。
  分别要了房间休息后,知若立即让落英联系达愿坊的人,她要查何真和那个丑丫:“让人专门盯着细细查、悄悄查,还有,弄清楚这六个符号的意思和典故。”
  符号?落霜一脸“原来如此”地接过簪子翻看:“主子见过这几个符号?也是,这鬼画符一样的确实不像是花样,看来那丑丫也是有来历的。”一个小乞丐怎么能指挥得了那些黑衣蒙面人,又怎么敢同天药帮对上?还有那个在苗寨长大的何真,难道丑丫是苗人?那个苗寨同天药帮有仇?
  “废话!”落英夺过簪子,“我这就出去,你要保护好主子,一刻都不能离开主子身边,切记勿冲动、勿自以为是擅自行事。”
  “知道啦,啰嗦!”落霜撇了撇嘴,她也是优秀的暗卫、暗谍好吧?否则大爷也不会派她同姐姐一起到主子身边,不就是自作聪明地意图作弄潘世子一次吗?她自己已经深刻反省了,哪里还会再犯?
  落英瞪了她一眼,向知若告退出去,刚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回头问落霜:“你看到何真时,确定他们没发现你?捡簪子时还有其他人看到吗?”
  落霜果断地摇头:“没有。”这点警觉性和把握还是有的。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