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出了昆城一路向东,知若主仆三人加快了行程,前往此次南下最重要的目的地之一南海。离京已经两个月,在南海呆十天左右处理完所有事她们就该往回赶了,一来知若牵挂弟妹担心梅庄发生什么预料之外的突发事件,二来还是有些担心潘家铭心存疑惑刻意跑去梅庄探查。她倒不是担心他会害她,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一不小心再生出什么事端。
  因为丑丫那根簪子的事,即便出了昆平城,落英姐妹俩也不敢大意,一路上都在小心留意着是否有暗影跟踪,直到三四天完全没有任何可疑情况后才放下心来,行程虽然仍是紧凑,却着实从容了许多。
  “本来嘛,我哪里有那么大意?”落霜总算可以安心地为自己正名了,“我那时敢上前去捡簪子自然是心里有底,丑丫的变化以及何真的出现都太突然,我不能不万分小心。”暗谍敏感、警惕、和谨慎的特质她哪样也不差好吧?
  “行了行了,还委屈上了?”落英笑骂道,“小心驶得万年船,难道你前几日不担心?”主子女扮男妆出来游历本就是小心翼翼掩人耳目的,若是再让有心之人盯上或者惹上什么江湖帮派可是大大不妙。丑丫、何真之流能同天药门圣女对上,不是天药门的仇家就是天药门内讧,无论哪种情况,那俩人都不是好惹的。
  “哪有?”落霜嘟了嘟嘴,突然,眼睛盯着左前方,“那个图标,姐你看东北向那面蓝色旗子,上面那个图标是不是……?”该说“得来全不费功夫”还是“阴魂不散”?她们同丑丫何真俩人,或者说同那几个图形还真是有缘分啊!
  图标?落英一凛,转头看到落霜所指的蓝色绸旗,上面的红色显眼图标果然眼熟,正是丑丫簪子上那六个符号中的一个。
  正在行驶的马车越来越接近那面旗,落英的视线迅速往旗子周边扫了一圈,原来蓝色棋子是一间名为万生堂之药铺的招旗。
  “先在附近找个客栈安置下来再说,”马车里传来知若听似慵懒随意的吩咐。
  已然同知若培养起诸多默契的落英二人却是第一时间确定,她们家主子也已经看到那面蓝色招棋了,不过,呃,主子一向冷静得仿如运筹帷幄的沙场老将,波澜不惊、当机立断,相较之下真是让受过严格训练的她们自惭形愧,可笑有些人还总是自以为是地将主子当作天真好欺的傻子。
  若是能够听见落英姐妹俩的腹腓,知若必然苦笑一声:她一个尝尽人生酸甜苦辣、三世为人的“老妖精”,哪有再天真、冲动之类的资格,前世的她可不就是十足好欺的傻子?被秋家和那叶氏算计得连渣也不剩。
  有银子就是大爷,更何况只要有达愿坊的地方都有人为她们打前站,主仆三人很快就在该县城最好的悦来客栈住进了最好的天字号套房。巧的很,与万生堂就在同一条街上,中间只隔了四五家铺子。
  与知若三人一路上入住的其它客栈的天字号房相比,悦来客栈明显落了下乘。屋内的装饰布置透着满满的暴发户气息不说,最让知若皱眉的是,这里的房两两相对,房门竟然全都是面对面对着的,包括天字号房,而她们这套房对门的是一间人字号房。
  这不,她们安置好行李正要下楼去,一开门就见对面的房门大开,一个小伙计正引着一堆五六个人进屋,看起来像是一家子,一对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还有一个被妇人抱在手上、看上去恹恹的五六岁小男娃。
  见气度不凡的知若三人出来,那家人怯怯地往后退了一步,小伙计则赶紧笑着上前打招呼:“公子爷外出用晚膳吗?我们这条街是大攸县最热闹的街,街头的喜来福是本县最好的酒楼,县令大人招待上官都是在喜来福订席面呢。对了,明日天药门的万盛堂开业,听说还包下了喜来福宴请前来庆贺的宾客。”这出手大方的主仆三人正好是他迎接进客栈的,随手就拿了一个小银角子打赏他。不就是帮忙去马车那驼了两个大包袱送进房间吗,平日里他也不是没帮客人提大包袱、甚至搬大箱子过,从没见打赏如此大方的。
  天药门?点了点头就要抬脚离开的知若顿住了脚步,落霜更是脱口而出:“万盛堂?我们过来的时候经过,看着不像是刚开业的啊。”
  “不是不是,”小伙计笑道,“万生堂已经开了许多年,我说的是万盛堂,盛大的盛,听说也是天药门的,还是圣女亲自监管制药。”
  “也?那万生堂也是天药门开的?一家人开两家铺子打擂台吗?”落霜一脸好奇之色,在小伙计看来就差刻上“我很八卦”四个字了,让他瞬间成就感爆棚。
  “姑娘是打北边过来的吧?要不就是从不上药铺。呵呵,”小伙计忍不住打趣道:“万生堂在我们南边可有名了,大家冲的可不就是天药门的医术?咯,这一家人从乡下赶来,也就是因为明日万盛堂开业有天药门圣女身边的姑姑亲自坐堂,听说仅开业前三日呢,所以这几日附近的客栈都住满了。”否则这家人肯定舍不得住他们这么好的客栈,瞧瞧,一家老老小小挤一间人字号房,啧啧,估计除了俩老的,其他人都要睡地上了。
  落霜毫不介意被打趣,继续八卦:“若是那什么姑姑真的医术高超,倒也不枉大老远跑一趟,万盛堂不会也在这条街上吧?”对于来求医的这一家人,她并不关注,只是出于礼貌一句话带过罢了。这家人给她的感觉并不是很好,虽然一脸胆怯懦弱,却遮不住眼里的贪婪和算计,尤其那个一双大眼睛过于灵活的小姑娘,从她们一开门起就直勾勾地盯过来,试图探查屋内的情景,而后很快地又将视线转向主子,这会儿听到小伙计说及她家远道而来求医的事,竟然摆出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泫然欲泣地瞧着主子,搞什么啊?
  “自然在的,就在喜来福对面,”小伙计的语气里透着明晃晃的得意,“全县城最好、最高档的铺子都在这条主街上,否则在名望和气势上就先弱了两分。万盛堂为了拿到现在这个位置,着实付了不少银子呢,不过原主也不亏,听说得了天药门好几颗难得的药丸子,都是千金难求的。”他最擅长同客人聊天,自然要时刻关注八卦消息。
  听到了想要的信息,知若无意再忍受空气中怪怪的味道和令人不舒服的视线,抬脚就离开了,落霜朝小伙计打了声招呼,同落英紧随其后。
  “小哥,那位公子什么来头?看上去富贵逼人,连个面具都是金子打的,”原本一脸疲弱的姜老头两眼放光、满眼艳羡,好似看到一座金山并被晃花了眼,暗忖若是能将孙女送进这样富贵的人家做丫鬟,不仅能得个好价钱,只怕以后还能帮衬家里不少。都说富贵人家主子手里随便**,近身侍候的下人就吃不完用不完。
  小伙计撇了撇嘴:“齐公子何等贵人,是你能打听的吗?好了好了,就是这间房了,你们进去安置吧,一会儿送水来。”这家人太麻烦,五个人挤一间房,还要这要那的,也就他好心,没见其他伙计都躲开不乐意招呼他们?
  小伙计一边叨叨一边“逃离”,生怕被揪着求要破席子、旧单子什么,他们悦来客栈可是高档客栈,哪有什么破席子旧单子?有也被手快的伙计拿家里去用了,哪会留在店里丢人现眼?
  姜老头一张黑脸涨成紫红,只能迁怒于还愣愣地看着对面房门的孙女,厉声喝道:“不进去收拾杵在这做什么?人都走了还傻看有鬼用?想攀高枝也不活络点!你若能像那两个姑娘一样出息,你弟弟将来也有个指靠,多贵的药也能吃得起不是?你爹已经被你们娘俩克死了,你们还不想着保住你弟弟的命?”
  他们镇子上最有钱的李财主看上二妮,想抬回去做十三姨娘,谁知这死丫头要死要活硬是不肯去,否则他们得了李财主的资助也不会如此寒酸。哼,若不是死丫头说能想办法进天药门做丫鬟给他和孙子狗蛋抵药费,才由不得她,要死也要抬去李家再死!
  姜二妮低垂着头拎着包袱赶紧进了屋,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他爹是她和娘克死的吗?谁不知道他们姜家家传的病?只是死老头比她爹命硬罢了,若不是过继来的二叔不将死老头死老太放在眼里,他们哪里会想着给狗蛋治病?姜家这家传病就是富贵病,得靠汤药养着,可恨死老头把自己的命看得比谁都重要,否则她爹也不会死得那么早,现在还想着拿卖她的银子治病续命,呸!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