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南海齐家(昨天的补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离开大攸县之后,知若三人的行程明显加快了许多,到达南海的日期倒是同她出门前计划的差不离,把之前耽误的时间都给补上了。
  南海是齐慕白基业的发源地,霓裳居和齐慕白几乎已经成为南海的标志。之前不知道南海的内宅女子如今听到这个地名都很快能反应到:“南海啊?我知道,霓裳居齐家不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因为迅速壮大的霓裳居和嫡仙居,齐慕白主仆三人的形象早已被口口相传,南海更是大街小巷无人不知。在没有手机没有便捷通讯网络的时代,最容易辨识的形象也最容易造成冒名顶替的风险,哪能没有防范手段?至少,桐叔桐婶以及齐府里、齐府各地产业能主事的人都不可能认错,即使他们从未见过自家公子的真面目。
  凭什么?除了齐家令牌外,当然是三人面具上特殊的标识以及知若腰间挂着的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火形嵌金丝玉佩,这三样东西的金丝工艺都是除了知若外别人做不出来的,一眼就能看出与众不同的特征,但无法模仿复制。这可是尹惠恩的老爸偶然独创出来的配方及工艺,现代尹家金典珠宝的镇店宝贝。
  同昌阳的大管事连二发一样,带领府中众管事在大门口迎候的桐叔不动声色间已经确定了自家公子的身份:“公子一路辛苦了,主院那边早已准备好。待公子休息过后,老奴再向公子回报各项事务。对了,顺丰镖局的梁总镖头听说公子近期回府,递了名帖要过府拜访,公子确定时间后老奴让人去通知一声。”顺丰镖局可是他们齐家生意网络最稳固的合作人之一,也是最早合作的,据说自家公子同他们的两位东家私交也不错。
  知若点头:“辛苦桐叔,就明天上午吧,中午留梁二哥在府里用饭。另外,今晚府里设个家宴,我难得回府,同大家一起聚聚,饭后我同桐叔桐婶、还有赵娘子谈些事。”
  一下马车,知若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站在最前列的桐叔桐婶,虽然第一次见面,却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和默契,好像确实是相处多年的老管家一般。
  第二眼,知若的目光就锁定了一身墨绿色管事服的赵锦绣,如所有其他管事一般,双手相叠于身前,微微躬身,恭敬而不谄媚。
  知若暗暗点头,一为齐家管事们的风貌,二为赵锦绣母女的良好适应,一看她们的面色和精神状态就知道她们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知若的吩咐,桐叔夫妇二人以及赵锦绣连忙应下,府里众人也都是喜形于色。公子一回来就同他们一起用饭,哪家奴仆有这样的待遇?公子说的是家宴啊,他们都是齐家人!虽然他们到齐家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感觉到公子,或者说齐家的神秘而强大。
  赵锦绣也是满脸欢欣,从到达齐府感觉到齐府氛围的那一刻开始,她就非常庆幸当初做了正确的选择。她们祖孙三人不是卖身奴仆,但是她主动将自己划入齐家管事一类,一应衣食住行都按照齐府家规来。桐叔刚开始有些讶异,但一句话都没说,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让人将家规和管事章程给了她一份。赵锦绣敏锐地感觉到,从那以后,桐叔桐婶对她少了些客套,多了几分亲昵。
  而在齐府的时间越长,赵锦绣母女越是惊喜和欢欣,尤其那个齐家学堂,让母女俩直接看到了小宝儿的未来。桐叔也同她们说了,只要赵锦绣同公子的合作存在一天,小宝儿就能在齐家学堂学习,真有那才能,走科举之路也不无可能。赵锦绣母女倒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觉得就依照齐家学堂的规矩,小宝儿能走到哪步都好。若是她们还留在柳平县,别说有没有能力供小宝儿上学堂,就算上了学堂,没爹的孩子不被欺负才奇怪。
  现在,不用愁生计,又有好心境,珍珠更加用心地跟着母亲学习厨艺,母女俩完全把自己当齐家人,决定好好帮着公子发展酒楼,也是为自己祖孙三人打拼。
  知若朝着大家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随着桐叔桐婶去主院。这个年代阶级分明,她就算心中将大家当作现代公司里的员工,言行上也必须点到即止,不能做太多。
  因为知若的坚持,桐叔让等在一旁的轿子退了下去,主仆几人步行往后院去,边走边介绍。
  这个齐家大宅院是按照知若的要求和设计图建造的,占地面积很大,相当于现代一个中型制造企业,包括生产厂区和住宅区。宅院设计参考了知若在现代参观过的乔家大院、冀家大院、以及现代厂房和宿舍楼。
  亲眼看见并置身于自己设计的齐家大院,那种成就感自然不同于看设计图纸上谈兵。尽管如此自得,一圈逛下来,知若还是不得不感慨于这个年代匠人的匠心和严谨负责任的态度。实物比她那张设计图,呃,这会儿摸着良心她只能称之为概念草图,靠谱、合理多了,那些匠人的经验弥补了她不少疏忽和设计漏洞。
  知若自嘲地笑了笑,没有比照就没有伤害,不过她到底不是学建筑设计的,只能简单地模仿和想象,可以原谅,呵呵。
  齐家大宅的主院叫“雅苑”,名称简单直白。不是说商人俗么?齐慕白这个未来大财阀的住处偏偏要叫“雅”,哈哈,大俗大雅大狠大善,这就是知若给齐慕白以及整个齐家商业帝国定义的形象。
  雅苑精致豪华,很搭衬齐慕白的身份,但面积着实不大,还没有梅庄的傲梅阁大,实在是齐慕白极少回大宅住,知若觉得建大了太浪费。好在在众仆眼里,这个宅子的主子就一个人,又肯定有不知多少处隐秘住所,这里的院子小点也不奇怪,何况虽然小但豪华耗银子啊,比人家那些大院子华贵多了。
  问他们怎么知道主子还有其它住所?这不是废话吗?那些算计齐家和霓裳居的贪官污吏奸商地头蛇被谁整治得胆颤心惊?齐家显然不只他们这些人,神秘的暗力量肯定不少,嘿嘿,那些人住哪?当然,齐家的规矩严苛,他们不敢也没必要打听,知道齐家很安全,还有他们不能起歪心否则会死得很难看就行了,血淋林的前例他们中不少人可是亲眼看见过的。
  雅苑的小花园里有一个五层楼的金色观景塔,坐在上边可以一边品茶一边俯瞰整个大宅院,特别打眼。这不是知若的设计,是梁大海借鉴梅庄观梅院的思路突发奇想建议的,知若当时眼睛一亮就拍板敲定了,如今越看越喜欢。这年头建高楼大厦不可能,没那个建材和技术,但建个高塔或亭台还是可以的。
  齐慕白可比尹知若自由随性多了,兴致所起,知若纵身一跃拔地而起,眨眼间立于观景塔五楼遥望四处。
  对于自家公子的好身手,桐叔桐婶一个迟疑的眼神都没有,依然笑眯眯地抬头仰望。在他们心目中,公子本来就是位能文能武、有勇有谋有手段的少年英才、天子骄子,否则怎么敢年纪轻轻一个人代表整个隐世家族再次出世?要知道,若没有非凡的自保能力,银子越多死的越快,越有经商赚银子的能力越危险,最好的下场就是沦为权势家族赚钱的傀儡工具。而他们家公子显然不是,从公子出世至今,没有人能让公子吃过亏,没有人知道公子身后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就好比没有人见过公子的真正相貌。
  传承几个世代的隐秘家族啊,底气和能量都是世人不敢想象的。现在世人谈论最多的神秘家族,一个是桃源境,一个就是齐慕白身后的齐家。
  同齐府众人一起用餐,知若心情还是很好的,感觉有点象现代公司里的年会宴。用晚餐的时间,南海城各铺子里的管事、伙计都回来了,还有近郊齐家农庄里的管事们也都赶到,满满三十桌近四百人,还不包括当值人员以及另外摆桌的十五岁以下小孩子,也算是大家庭了!
  当然,能够陪着齐慕白坐在用屏风隔开的主桌上用餐的只有总管事桐叔、护卫总管阿勇、店铺总管贵叔、内管家桐婶、制衣总管芹嫂、绣房总管闵娘子、首饰打制作坊总管吴谦、以及赵锦绣。不出意外的话,桌上这几位,还有外派到各地的店铺总管事,都是未来齐家商业帝国的高管、中流砥柱呢。
  在知若看来,就算在这古代,用的人多是卖身奴仆,仍然是人才最重要,比什么秘方、经营手段都重要,否则也不会有齐家学堂的存在,齐家学堂耗费的人力、财力、物力都不是小数目。
  即使在现代出席过无数次自家或者别家企业的年会宴,知若还是感觉到此次齐家家宴办的相当成功,主仆尽欢,气氛融融,菜式菜量丰盛又不浪费。知若暗忖,她似乎难为厨房了,短短时间办好她突然交代下来的家宴着实不是件简单的事,结果还出乎意料地好。不过,由此也可见桐叔桐婶为首的齐家大管事们的能力。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