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警示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
  或许是因为贵叔说的“心里有了准备”,裘氏娘儿俩并**太震惊,只是裘念祖的眼眶红了,尤其听到程鸣风所谓的委屈时,苍白的脸上克制不住地笼上了一层悲痛之色,还带了三分追悔。
  即使如此,直到她们离开,裘念祖也**落下一滴眼泪,在裘氏对着知若说“多谢”两字时,她甚至还不忘屈了屈膝以示谢意。
  落霜叹了口气:“遇人不淑,早知道当初就不该供那贼子读书赶考。”
  落英“嗤”了一声:“真有早知道,裘娘子还可能让她闺女招赘那样的白眼狼?要我说,现在她们知道了**有了准备还是*幸的,免得到时候被人欺骗、折辱、或者栽赃陷害、甚至害死都不无可能。”裘娘子不是个简单的妇人,既已知道真想,定然有手段应对。
  知若脑中一个激灵,前世呢?裘念祖是不是真的被欺骗、折辱、直至害死,所以裘氏才会不要命地现身告御状,被追杀的仇恨、女儿的仇一起报?
  知若不知道的是,她**了!她更不会想到,裘念祖当晚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醒过来时全身汗湿,仿若淋了一场大雨。
  多么真实又多么可怕的梦啊,醒来后那一幕幕场景依然无比清晰地在脑海中回放: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里,程鸣风悄悄回来了,一脸的青黑在看到她高高耸起的腹部时难掩惊讶,还有一点惊慌失措,很快甩袖离开。她虽是呆怔住没能及时反应过来,但还是看到他将进来时手里抓着的一团什么东西塞进了衣袖。那夜,她睁着眼睛坐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她还没来得及同娘亲说程鸣风夜归的事,他又回来了,拉着她的手叙说了他离家这几个月的遭遇:路遇打劫身无分文,只能将家丁和书童卖了,雪上加霜的是进京后生了一场大病,幸得靖国公府四姑娘上香途中救了她。四姑娘虽是庶女,但温婉知礼,因她已过逝姨娘同是临州府老乡而视他为义兄。不曾想,就在会试开考前几日,四姑娘意外落水,又正巧被程鸣风给救了。众目睽睽之下肌肤相亲,他虽然救了四姑娘的命,却也坏了她的闺誉,不得不许诺娶她为妻。
  总之,程鸣风是深情的、善良的、无奈的,而她,也相信了。不但相信,还费尽心思说服娘亲原谅了程鸣风。之后,她由妻变妾,并被以养胎的名义留在临州府,程鸣风许诺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能成为嫡长子或嫡长女。
  于是,在她九死一生生下儿子不到八个月时,儿子就被程鸣风派来的人接进京城直接养在了正房霍四姑娘名下成为程府嫡长子。直到好多*后她死之前才知道,霍四姑娘在成亲前就同她表哥,也就是她那姨娘的侄儿苟且并用药打掉了一个胎儿,导致不能再怀孕生子。可笑又可悲的是,程鸣风对此心知肚明。
  裘念祖颤抖的双手紧紧揪着已然滑落的被子,冰凉的泪潸然而下,如若她的人生悲剧仅止于此还好,谁让她识人不清呢?都是报应!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
  然而,让她锥心刺痛的是梦中的她竟然一错再错,被程鸣风哄几句,伤疤都还没好就忘了疼,不但再次怀孕生下一个女儿,还无意中向程鸣风透露了姑姑身上那枚奇怪的铁片。
  她最终被人故意冲撞难产生下女儿妞妞后大出血死了倒也算是一种解脱,却令姑姑在不知的境况下陷入危机。因为那块铁片,程鸣风偶然识破并暴露了姑姑的身份,姑姑带着妞妞疲于奔命,终被一群黑衣人杀死,连同绑在她背上的不满五岁的妞妞......
  一场噩梦吗?
  可是她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切,亲眼“看到”姑姑和妞妞倒下的那一刻,痛彻心扉!
  过了好一会儿,裘念祖拿帕子一下一下地抹去脸上、脖子上的冷汗,眼里的悲痛颓丧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坚韧。姑姑说的没错,那位齐慕白公子就是她们家的贵人,不但让她们孤儿寡母能够在齐家的庇护下挣银子,还让她们提前知道**有了心理准备,今晚她更是得到了上天的警示,彻底醒悟了。
  没错,做了这么个警示性的噩梦,裘念祖的第一反应就是神灵庇佑。而神灵为什么会突然庇佑她,给她警示,自然是沾了贵人齐公子的福气。要不怎么人人都想靠近有福之人,成亲都想着能请个六亲齐全的福娘子帮着新妇梳头,不就是为了沾点福气?
  而这福气,也让裘念祖多了一点和离的底气。是的,她要和离,而不是休弃,更不是毫无尊严地由正妻变外室,梦中那样的屈辱她一点儿都不想再重来一次。
  知若不知道自己被裘念祖当成了扭转命运的贵人,此刻她正在达愿坊一早安排好的一处密室里给“幻”布置任务。
  真正面对面站着,知若不禁再次感慨两位义兄的锐利眼光和安排,以及达愿坊暗谍的实力。除了初露面时恭恭敬敬、略带些忐忑的见礼和工作汇报,一身相同服饰的幻,无论是身形姿态,还是言行举止都让知若有点照镜子的感觉。而且,同幻相处的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她就能清晰地感觉到幻在似不经意间迅速地复刻着她的语气语速、习惯性小动作、及至眼神和气势。不用想也知道,因为她这个齐慕白同罗大有、无为先生、叶知府、还有潘家铭萧峰二人有过的近距离接触,为以防*一,二哥梁大海向另外四位齐慕白下达了更高要求的指示,首当其冲就是这会儿能直接见到她本人的幻了。
  “不是迫不得已,千*避开英国公世子潘家铭,尽量别同他对上。”谈完事情,知若忍不住再次交代道,“那人的观察力和记性都非同寻常。”她至今都没想明白那天是哪里出了差错,让那厮突然那么明显地起了疑心,难道是着男装的她给潘家铭印象太深?
  “是,属下谨记。”幻慎重应下。他们四人扮的齐慕白主要是让这个人物有迹可循、若隐若现,一般不同任何人产生能够留下印象的接触,甚至连开口说话都极少。但是,很显然,今后若是逼不得已同那几人正面对上,他们总不能装着不认识。主子既然如此忌惮那位潘世子,而他们也早知道潘世子不是真正的废物纨绔,自然不敢心存侥幸。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