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秘史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奴才就是奴才!”一回到小跨院,章灵儿就气咻咻地将手上的人偶随便往贵妃榻上一扔,端起桌子上的冻奶茶猛喝了一大口。在梅庄最大的好处就是吃的好喝的好,平日里舍不得多吃的点点心糕点现在每天都能吃尽兴,奶茶当水喝。可惜离京城太远,不能在小姐妹们面前显摆。
  “闭嘴,”尹心柔低声喝道,“那可是有品级的宫嬷,皇后娘娘的人!”
  章灵儿撇了撇嘴:“五品宫嬷又怎样?在尹知若一个犯臣子女面前不是照样直不起腰?”嘴上不屑,声音终究是放低了。她就是不忿,尹知若不就有几个臭钱吗,一个两个的为什么都那样抬举她?
  “如此瞧不起尹知若,你还来梅庄做什么?”章真儿实在看不上这个愚蠢又喜欢咋咋呼呼的四姐,“我们在这里吃得喝的用的都是你口中的犯臣子女施舍的”。她也妒忌尹知若姐妹几个,也不想承认人家梅庄根本不欢迎她们,但她更讨厌四姐姐这样丢他们清明伯府脸面的言行,所以气怒之下用了施舍这个词,话一出口也后悔了,只倔强地瞪着章灵儿。
  章灵儿简直火冒三丈:“你才是被施舍的好吧,我娘可是尹知若的亲姑姑!”
  “亲姑姑?”章真儿冷嗤一声,“她欢迎你们了吗?当然,我是跟着来的,自然也不受欢迎。但我牢牢记得祖父说的话,不要眼皮子浅,能同梅庄交好最好,不能也不要交恶了。可你呢,你在人家家里这样摔摔打打算什么?”
  在梅庄这两三日下来,她想了很多。或许像尹大姑娘那样的,才是她向往的高洁傲骨,狂风暴雨也压不垮,也不用去刻意攀附什么人。梅林的竹亭里刻着的两句诗让她触动极深: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她从未见过这两句诗,还是负责打扫梅林的婆子告诉她这两句诗是大姑娘写的,两位少爷喜欢,就让人刻在竹亭的柱子上了。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即使攀附不上灵雅郡主,她也觉得来梅庄这一趟值了。
  听到章真儿说的施舍,尹心柔也很生气,正想张嘴斥责两句,章真儿接下来的话又让她闭嘴了。可不是?这可是在尹知若的地界,若是不小心让哪个丫鬟婆子传到尹知若或者凌嬷嬷耳朵里,就不止同尹知若交恶,还要得罪凌嬷嬷了。
  再想想公公清明伯爷三番两次的告诫,她对章灵儿也有了怨怪,这个女儿总是拖她后腿,还不如八岁的章真儿。
  提到祖父,章灵儿也不敢再多辩驳了,暗自腹诽要能屈能伸,等着看梅庄的凄惨。她要看看尹知萱被掳后,尹知若是选择用巨额赎金和秘方赎回尹知萱,还是任由尹知萱被害死,自己被唾沫淹死?
  银子多?活该!
  见章灵儿不再说什么了,章真儿也不理会她,接过丫鬟斟好的奶茶,一边慢慢品着,一边看菊香做影人儿。家丑不可外扬,既然说了一起陪小郡主和尹知萱玩影人儿,她肯定也要学,自家姐妹间的龃龉总不能捅到外人眼里去。
  这几日潘家铭都没有到梅庄,只是让人来同小郡主说了一下他很忙,得闲了就来看两个小姑娘。潘舒灵也不介意,她知道自家大哥现在很得皇上姑父重用,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陪着她,她的郡主身份还是哥哥挣来的呢。
  再者说了,她在梅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舒适,还有萱儿作伴,不需要大哥耽误差事来陪她。
  潘家铭和萧峰确实很忙,他们一直在暗查那批酷似前朝骆家蝎卫的黑衣人,可是除了死掉那些人身上的刺青,其它好像石沉大海,没有一丝线索。
  至于前朝蝎卫的来历和秘史,潘家铭听皇上说了一些。没想到的是,蝎卫创立的最初缘由还挺让人不齿。创立蝎卫之人的心上人嫁给其堂兄成了堂嫂,也是家主之妻、家族之主母。为夺心上之人,也为了家主之位,那位酷爱养毒蝎子为宠物的骆家先人凭靠蝎卫夺取家族权力,最终用蝎毒除去原家主成功上位。
  不过,那人确实能力不俗,带着蝎卫屡立奇功,也让骆家很快从三流世家挤入一流世家之列,最终成为权势惊人的超级世家。其曾经不堪的往事也被封存,家族里没人敢提起,也没人愿意提起,外人知之的少之又少,一代代传下来就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了,皇上也是偶然一次从先太上皇,即禅心大师口中听得个大概。
  皇上得知潘家铭怀疑劫囚车劫税银的黑衣人是蝎卫时坚定地摇头:“不可能,应该只是冒充前朝余孽以转移你们的视线。即使骆家还有残留,蝎卫也不可能继续存在。骆家家族破灭之日即蝎卫全体爆体而亡之时,这是骆家先祖的遗训,就是不想让蝎卫有为其他家族服务的可能,骆家先祖为了得到秘术以保障这个血誓的实现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可惜,那个秘术是什么,以及骆家付出何种代价,是真的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至于萧峰提出的通过研究骆家蝎卫的由来、章程、图腾等等来顺藤摸出那些新的毒蝎子存在的意义,以抓出幕后之人的想法,潘家铭只字未提,因为蝎卫的由来太让人不齿。
  如果那批身刺蝎子图腾的黑衣人真的是新蝎卫,而创建这新蝎卫的人也真的存了与骆家那位先祖相同的无耻念头,那么,除了龙椅以外,他觊觎的还有什么?皇后?
  潘家铭一点都不想去深想这样的假设,皇后可是最疼他的亲姑母,这样不齿的假设,只想想都是对皇后姑母的亵渎,好在皇后对皇上的赤诚天地可鉴,连皇上都无法忽视。
  若是真有这样的人有这样龌蹉的想法,一旦揪出来,他第一个就不会放过那人,管他是真蝎子还是假蝎子,管他有多大权势有多毒。
  无论如何,听了这些秘史后,潘家铭和萧峰还是忍不住将注意力重点转向皇上的几位兄弟、堂兄弟。出乎意料的是,还没找到头绪,就发现新蝎卫可能同乌索兰国有关联。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