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借刀杀人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尹青云觉得大概是自己今日出门没看黄历,要不然就是尹晖被人砸坏脑袋中邪了,总之他最终也没有达成到尹府走这一趟的目的,还担上了将尹老夫人气晕的责任。
  “再想想别的办法吧,或者过几日再找他们商量,”上了马车,尹青云压低声音安慰邱氏,“或者让丽环到时候在宫宴上想办法同尹知若套近乎,那样的场合她总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丽环,怎么说丽环也是太子良娣。”实在没办法再谋杀招,他们毕竟同太子关系密切,不能轻易冒风险。
  希望尹晖只是一时聪明吧,让那两房回归族里,本来就是将他们当作算计尹知若姐弟的利器用的。否则,谁要引狼入室,还是那样的两窝白眼狼?
  邱氏眼睛一亮:“也是,我只想着丽环面皮薄,又不是个能言善辩的,却不曾想我们丽环在身份气势上就压了尹知若一头,又是在宫里,那贱丫头哪里来底气怼丽环?只怕对丽环的亲近求之不得呢”她今天真是冲动了,白白将底牌亮给了尹晖。不过她今天才发现尹庆那样没用,当时脸都吓白了,难怪只能跟在尹晖后面,尹晖倒是狡猾的不行。
  “那我们还邀请尹知若姐几个到府里住吗?”邱氏问道,“还有尹晖他们有没有可能改变主意?”没有尹晖两房出面打先锋,他们还真不想去看尹知若的冷脸。
  做长辈的看小辈脸色已经很憋屈,若是再被尹知若口口声声没有关系,再揭祖辈老底闹大什么的,岂不太丢脸?那个贱丫头好像从来不顾及家丑不可外扬什么的,呸,他们宁州尹家是尹家正统、主支,才不是什么家丑,她都被气糊涂了。
  “先看看再说吧,”尹青云捏了捏眉头,“尹晖他们可能真的是怕了。”从尹诏死了之后,尹晖对上尹知若就从来没有如愿过。还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报应,反正招魂招来蛇闹那场闹剧,还有尹晖差点被流民砸死的事,让他也有些怕了。所以,要针对尹诏一房做什么,他只想着用力怂恿尹晖他们去做,自己不想、也有些不敢亲自出面。
  “还有,你也不要擅作主张轻举妄动,”尹青云补充道,“莫要忘记了季氏和叶氏的下场。不然,不但帮不了丽环,弄不好还害了她。”冷静下来后,他倒是不敢轻敌了,自己动手同怂恿尹晖动手,评估的风险自然是不同。
  “那……”邱氏不甘放弃算计尹知若,不但是为了尹丽环,那贱丫头的嫁妆加上点点心醉半山本来就是一块让她垂涎已久的大肥肉。
  “没有什么这啊那啊的,”尹青云不放心地警告道,“万一惹出什么祸,就算休了你也救不了丽环。庆元侯府和尹晖本来就只是个空壳子,可没法同我们相提并论。”
  他们只要平安无事,等到太子登基,顺顺当当地就能更进一步。当然,能算计到尹知若最好,前进的一步能迈大一些。反之,一旦失手,他们的损失可比庆元侯府和尹府大多了。
  邱氏动了动唇,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尹青云哪里不知道她心里的不甘,劝慰道:“得不到助力总比多一个阻力、甚至危机好,我们还是同丽环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利用宫宴上的机会才是。实在不行,也要找把好用也好丢的刀,就像章灵儿那样的。”这次章灵儿被骗是个好例子,谁又能找出那个利用章灵儿的幕后主使是谁,证据呢?其实他一直也是奉行“借刀杀人才能手不沾血”的策略,只是手段没有那个幕后主使高明罢了,他要好好学学。
  尹青云夫妻俩走后,尹府也是无法平静。尹晖让尹庆详细说一下中秋宫宴的事。
  尹庆又能知道多少,只是将他所听到的说了,今天倒是有不下五人到他面前报喜:“恭喜恭喜,即使尹大将军和芊昕郡主不在了,中秋宫宴仍然还是有尹家人的份,听说皇上还特意让洛城知府派人护送你那几个侄儿侄女呢,皇恩晃荡啊!”一个个满脸的笑容,但怎么看怎么充满嘲讽的意味。好像在说:皇恩晃荡的是梅庄那个尹家,而你们这个尹家,呵呵。
  尹晖双手紧紧握着椅子扶手,眼里闪着莫名的怒火,心里却是一片冰凉,他永远都要被尹诏压着吗?偏偏尹知若似乎比尹诏还更难对付!
  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小没那么多顾虑,还是因为怀恨在心心眼太小,尹知若完全不顾情份,一点儿不怕撕破脸。
  如果尹诏的罪名真的定下来,他们两房还能理直气壮,可是现在的状况是:皇上命人护送尹诏的子女回京参加皇家宫宴,而他呢,很显然还在皇上的黑名单上。一旦尹明泽兄弟俩要回宅子将他们赶出去,不但没有人会指责他们,还会坐实了他和尹庆两房人白眼狼的名声。
  尹晖靠在太师椅上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眸光闪过一道狠厉,或许,邱氏的话是对的。只是……要好好筹谋一番才行,不能自己动手。既然尹青云夫妇为了尹丽环已经动了杀心,他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必要的时候再暗中推一把就极好。
  刚走进来的柳芸好巧不巧地捕捉到了尹晖眼里的那道狠厉,摇了摇头:这时候再对上尹知若实非明智之举,现在的尹府越低调老实越好。
  尹晖扫了一眼相继进来的几个女人:“老夫人怎样了?”嘴上关切,脸上却全无一点焦色。
  戚氏叹道:“刚醒了,发了一通脾气后把我们都赶了出来。”
  尹晖冷哼了一声:“让她老人家冷静冷静挺好,”被咣咣打脸,懂得及时晕过去,总算是没有蠢到家。就她那样嘴比脑快、总是拖他后腿的母亲,还想做国公府老夫人呢?
  “刚刚知晴遣了人来,”柳沅递上一封封了蜡的信,“说是国公爷很忙,国公夫人牵挂小郡主情绪不佳,都不方便接待客人。”没成就没成了,还弄一封蜡封信也不知道写了什么重要东西。
  之前他们给知晴送口信,希望能去英国公府一趟,赔罪也好,道歉也好,撇清关系也罢,至少让英国公府不要迁怒于他们。没想到,英国公府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尹知晴。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