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凌想儿(1)(二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碧泉庄里的知若自然不知道自己还没进宫呢,就被人惦记上了,还不止一个。
  今天庄子里来了一位客人,户部侍郎凌正峰府上的嫡长女凌想儿。
  时隔两年半,长开了的凌想儿更加美貌,凌想儿取下面纱的瞬间,知若似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好嘛,她承认自己也是颜控一族,至少在大郢,除了那位香家大少香君然,她还真没见过比凌想儿更美的女子。
  肤若凝脂、眼如星辰、樱桃小嘴不点而朱,一头秀发用一支嵌珍珠花形银簪轻挽成斜坠着的坠月髻,在发髻下插着一排挂坠银流苏帘,妩媚中夹杂着少女特有的清纯,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或许是知道自己相貌过于明艳易显妖娆,凌想儿的衣服和头面都选了比较淡雅的颜色:浅蓝色的倒大袖缎裙,裙摆上用银丝线绣水纹,无规则地绣入米粒大小的珍珠星星点点点缀其中,水芙色的盛开牡丹绽满双袖。
  不得不说,这条襦裙十分衬凌想儿,完美地将原本带着七分艳丽的气质生生扭转成带着三分清纯两分娇憨的妩媚,媚而不俗,艳而不妖。
  多年不见,凌想儿在知若面前到也不见外,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儿,娇笑道:“姐姐是不是也觉着这身衣服很衬我?这是霓裳居的限量款,我乍看一眼就感觉它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呵呵,平日里我可舍不得花那么多银子买限量款。”也是那个渣爹现在指着她做飞黄腾达的美梦,对她大方了许多,更舍得给她银子打扮。这条襦裙就是太子派的嬷嬷到凌府前,渣爹特意拿银子让她去添置体面衣服首饰的。
  知若点头:“特别适合你。近来还好吗?骞儿弟弟好吗?”她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凌想儿身后的冯妈妈,仍然是喜气的笑脸,态度恭敬又不失玲珑,就是不知道那个丁香是不是留在了凌府。
  “都挺好的,”凌想儿笑答,“骞儿整日钻在书堆里,本来今日也想同我一起过来拜访姐姐的,结果临时被书院里的先生喊去抄一本什么古籍。”
  “说明先生重视骞儿弟弟,”知若对凌骞儿丝毫不吝啬赞美,钻在书堆里就对了,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呢,哪可能随随便便当成?“我这也好久不见骞儿了,回头你帮我带些新出炉的核桃蛋糕给骞儿做点心,读书费神,核桃正好补脑。再带上几坛果酒和梅花酒,做节礼什么的送给先生也是一种雅意。”
  “那感情好,”凌想儿一点都不想同知若显得太客气,“我替骞儿谢谢姐姐。”在这个世界上,从一开始就毫无目的地对他们姐弟俩好的人只有眼前的尹姐姐。那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姐弟二人是谁,后来还看到他们尴尬的身份和一身的麻烦,仍然没有嫌弃他们。
  冯妈妈见这姐俩相谈甚欢,知趣地告退:“姑娘,您同尹大姑娘聊着,奴去看看丁香那边弄好了没有,还想去找芳妈妈讨教做咸鸭蛋的诀窍。”她来过碧泉庄两次,同芳妈妈很谈得来,芳妈妈做的咸鸭蛋出油多、蛋黄沙沙的、鲜咸适中可口,姑娘非常喜欢。
  知若让正在边上同如冬翻花绳的梨花给冯妈妈带路,梨花也是认识冯妈妈的,高兴地接下大姑娘安排的任务牵着冯妈妈的手出去了。
  提到丁香,凌想儿轻轻蹙了蹙眉头,不好意思道:“丁香是冯妈妈的一个远房亲戚,现在是我身边的二等丫鬟,人挺机灵能干,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毛手毛脚,都要下马车了被果汁污了衣裙,你们的管事妈妈说库房里正好有给丫鬟准备的备用新衣,就带她去换一件了。”到人家庄子上做客,弄这么一出真挺丢人的。
  “意外嘛,不用介怀。”知若亲自给凌想儿倒了一杯茉莉花奶茶,“你身边的大丫鬟将来是要跟着进宫的吧?各方面还是要挑得精细些。进宫后,很可能就是你耳鼻喉的延伸,只机灵可不够用。不过,既是冯妈妈的远房亲戚,应该也是知根知底了。”
  在知若面前自然而然就卸下防备的凌想儿听到进宫两个字不由地顿了顿,眼里掠过一丝苦涩,才叹道:“说是冯妈妈表弟媳妇的亲侄女,七年前没了爹,三年前又没了娘,但她爹在的时候是个秀才,所以她识字识数,人也挺漂亮大方,学东西很快。”
  “哦?秀才家的女儿识字识数倒也不奇怪,”知若挑了挑眉,“失了双亲的女孩在乡下独自生活不容易,很多人不是养成泼辣的性子好保护自己,就是变得懦弱胆小。当然了,要是有亲戚照应着,碰巧同村的人又大都厚道良善的话,也是会不同的。”
  凌想儿秀眉拧起,想着知若刚刚说的话,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她自己姐弟俩就是乡下出来的,娘病死后那几年,有爹跟没爹一样,倒是同进京前的丁香差不多了,所以她还是很认同知若的话。
  乡下这样孤儿孤女的悲惨例子不少见。好在那时候还有个寡居的叔祖母将他们姐弟当作亲孙儿般照顾,加上有个当京官的亲爹名头罩着,否则她都不敢想象自己姐弟俩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
  听了尹姐姐的一番话,她现在再回头想想,突然间就想明白了初见丁香时自己心里那种莫名的怪怪的感觉是为何。丁香说她娘死后叔叔舅舅们都不愿意接纳她,姑姑又嫁的远,所以都是一个人坚强地自力更生、靠着绣帕子和帮村里人写信生活。丁香还说村里的人骂她是扫把星,欺负她,所以她跟村里的人很少来往,对家里那些亲戚也很疏离。
  可是冯妈妈以前的一个姐妹也是来自那个村子,总说村里的人和睦良善,所以当初冯妈妈的表弟说要送丁香过来的时候,冯妈妈是很赞成的,跟她说那个村子的民风好,在那里出生长大的人差不到哪去。
  因为当时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心里奇怪的感觉,所以没有跟冯妈妈说过,现在想清楚了,应该是当时就觉得矛盾吧,还有丁香幼时跟随她爹短暂的学习竟然影响那么大,让刚刚从乡下出来的她都能表现得那样利落大方,初进凌府也没有丝毫畏畏缩缩。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