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狐狸精 (一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一秒记住【3Q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若很快打量了丁香一番,笑道:“不错,看着就是个利索机灵的,不像刚从乡下出来。不过规矩礼仪还是要费点心好好学一学,京城里贵人多,万一失礼什么的,白白牵累你家姑娘。”说完看了如冬一眼。
  如冬会意,从袖袋里取出一个荷包塞到丁香手里:“我们家姑娘同凌姑娘有缘分,看作自家妹子一般,这是姑娘给你的见面礼,以后或许我们会来往比较多哦。”
  丁香收好荷包,再次屈膝行过谢礼之后才学如冬站到凌想儿的右后侧。她听出了知若话里的意思,暗道尹知若确实锐利,也够直爽,这一点上倒是像极了她娘芊昕郡主。无论是之前的尹知若还是现在的尹知若,她都不了解,都只能靠“听说”。但是她之前因为任务研究过芊昕郡主,现在看起来果真是女儿肖母。
  尤其这出手大方的习惯,啧啧,活脱脱又一个芊昕郡主。刚才的手感告诉她如冬递过来的荷包里应该是两个小银元宝。
  像芊昕郡主好啊,她们做暗谍的最是喜欢这类目标,这类人看似精明,但心思坦荡有原则有底线,也重感情,所以容易推测甚至猜测到她们的想法,不至于捉摸不透。要不人怎么都说宁愿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呢?就是因为小人的心思和行为都在暗处,没有底线不择手段。
  她今日故意在快到碧泉庄的时候弄脏衣服,这样的行为确实显得失礼,一般大户人家的大丫鬟不会如此不小心,也多会备一件替换衣服。当然,一般情况下,主人家再不屑,也都会让府上的丫鬟借一套衣服什么的。这些都在她意料之中。
  她想要看的是尹知若的态度和反应。让她满意的是,尹知若第一时间心直口快地敲打了她,敲打之后还没忘记给好处,既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漠不关心,也没有笑里藏刀、难以揣测的试探。
  在此时的丁香看来,尹大姑娘虽然精明会挣银子,实际上还没有凌想儿圆滑有心机呢,玉先生真是操心太多!上行下效,她一路行来,整个碧泉庄子都是轻松放松的,无论小丫鬟还是大管事,都是有问必答,好相处的很。
  丁香不知道的是,刚才方妈妈随手招来带她去换衣,后来又领她去见尹知若和凌想儿的,可是对她相当熟悉的落霜。老熟人了,落霜自然是有问必答,呵呵。
  只是,丁香担心的是,玉先生那边的任务可以交代了,凌想儿这边只怕还要多费点心。凌想儿本来就还没全然信任她,再被尹知若这么一提醒,定然又多了些疑虑。她要想跟着凌想儿进宫,还是不得不多花些心思学所谓规矩做些表面功夫给凌想儿看,好在现在看起来进宫还没有那么快。可笑的是,凌想儿自己只是个乡下出来的土凤凰,什么规矩礼仪的,只怕还没有她懂得多。
  丁香九曲十八弯的心思,正相携往外走的知若和凌想儿可没空闲去猜,也不屑于去猜,知道来历蹊跷不怀好意就行了,对这样的人自有冷处理的办法,总好过不知道是人是鬼。
  凌想儿这会儿关注的是香君然这个名字:“姐姐认识香大少爷?同那种人做生意的话,姐姐还是要多留些心眼。”
  知若被凌想儿的话和她眼中闪过的鄙视逗乐了:“你同香大少爷有过结?那个人挺好的啊,长得也好看。”最后一句话她是压低声音在凌想儿耳边说的,还带着些许揶揄。这年头,两个大姑娘可不兴大咧咧地评论男子的相貌。
  “姐姐莫不也是以貌取人的人?”凌想儿冷嗤道,“男子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一张臭……皮囊而已,”她突然想起来,那香君然可是传说中比女人还香的人。啐,男人又漂亮又香飘飘的有什么值得骄傲?再说了,那天她也没觉得有什么香味,倒是满鼻子浓浓的酒味,可见那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大白日的不去做正经事,一个人躲在深山里酗酒能做什么?借酒装疯做坏事倒是可能。
  “臭……皮囊?”知若忍不住笑出声,虽然人们经常喜欢说臭男人,但其中肯定不包括香大少爷。
  看着凌想儿因羞恼涨红的小脸,知若不忍心继续调侃,笑道:“好好好,我不以貌取人,我以银子取人。如果香大少爷真的是来找我谈生意,我只认银子不认人好不好?”看凌想儿的模样,这两人之间也不可能是什么大仇怨大冲突,估计有点小误会罢了。
  凌想儿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做生意本来不就是只认银子不认人?越好看的脸,姐姐越要敲他一笔,让他知道只长得好看是没用的。”
  不远处茉莉花田旁边正在同榆钱伯聊得欢快的香君然突然间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好在及时用扇子挡住了没有失礼。
  “谁在算计我这是?还是有人在骂我?”香大少爷装模作样地四处瞧。本是耍宝打趣,却正好看见远远走来的尹大姑娘和……狐狸精?
  香大少爷没有想到的是,他太过意外太过震惊了,竟然将最后三个字脱口而出。
  “狐狸精?”什么鬼?正一脸嫌弃加幸灾乐祸的潘家铭愣了一下,顺着香大少的视线转过头去,顿时恼了:“你才狐狸精呢?”敢骂他的小白眼狐狸精,香君然这厮真是脑坏了,胆肥了!
  是的,万分想念知若的小白眼、尤其是戴着金面具时那灵动小白眼的潘家铭,从齐慕白在京城匆匆现身一遭之后,就将心里对知若的昵称改成“小白眼”了。
  “不是……”香君然只知道自己这么称呼人家姑娘很失礼,却不知道他的好表弟误会了,“她自己说她是狐狸精的。”他可没乱说,那天在灵邑寺后山,那个漂亮得不行同时也蛮狠得不行的姑娘就是说她自己是狐狸精,还是会慑人心魄、吸人阳气的狐狸精。
  榆钱伯:“……”是你见鬼了!
  潘家铭、萧峰:“……”今天这家伙没有发烧啊!
  已经走近了的知若:“……”这两人都是狐狸精!呃,她说的是香大少和凌想儿。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