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灵感 (一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知若从头至尾没有问过凌想儿她同香大少爷的过结,也是等到潘家铭三人离开之后,她才从榆钱伯那里得知事情的整个经过。
  原来那日凌想儿只带了冯妈妈一人上灵邑寺询问给她娘点长明灯的事,谈完后突然心血来潮想着去后山采蘑菇。
  结果冯妈妈倒是在采蘑菇,她难得轻松跑去追蝴蝶了,追着追着就迷了路,路也越来越不好走。庆幸的是,她命大的很,接连两次失足滚落山坡,竟然都滚到软软的草地上没有摔死,第二次还那么巧滚到猴儿谷里,最后还是萧峰将她带出了深山。
  好在萧峰对那一带地形熟悉,又会轻功,没用多长时间就将她安全送回了灵邑寺,那时候冯妈妈正在求灵邑寺方丈派僧众帮忙进后山找人呢。
  知若听完后,当时就笑了:“刁蛮,是漂亮女孩的特权,只是要遇到君子才行。”
  当然了,这是后话了,这会儿,知若正同榆钱伯一起在聚义堂左厅招待潘家铭三人。
  “明泽和明辉这两日都去太学听学士们的辩论了,狩猎那日皇上要求的,”潘家铭最明白知若关心什么,“辰时初就要到太学,一般在酉时中会回到府里,二筒跟着呢,绝不会让人欺生了去,你尽管放心就是。皇上隔一段时间会出两三个议题让大学士们在太学辩论,皇子皇孙、还有伴读的王公世家子弟跟着旁听。”
  “多谢世子爷费心了,”知若诚心道谢。对潘家铭的安排,她还真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人顶着纨绔无赖的外表,做事却是周到谨慎,甚至超乎他的年龄。而且两个弟弟也需要成长需要实践,欺生这样的事相对于他们以后要面对的种种境遇来说只是芝麻小事。
  至于明泽二人去太学听大学士辩论,这种难得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她自然不会反对。当然了,皇上的要求,也没的反对。
  “尹二姑娘和小萱儿你就更不用操心了,不是在老夫人眼皮子底下玩,就是千华院的妈妈或者大丫鬟陪着。”萧峰替好兄弟补充道。昨日在园子里,他无意间见到尹二姑娘坐在那对着一株牡丹绣花,专注的侧影在夕阳下染上一层温暖的金色,让他瞬间想到了幼时记忆中娘亲那温婉的身影。那时,娘亲也是这样专注地做绣活,还不忘时不时转头看看在一旁玩耍的他。
  因为触动深刻,所以这会儿提到尹大姑娘的弟弟妹妹,他立即就想到了那一幕,也才会脱口而出帮潘家铭补充。
  “英国公府现在就是在铭子的眼皮子底下,有什么不放心的?”香大少爷“嗤”了一声,“现在可以说我的事了吧?时间紧急呢。”
  “有什么好紧急的?”潘家铭不以为然:“左不过就是制香,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制药,还说急着救人。”
  香大少爷今天十分看不惯这个关键时刻就拆他台的表弟,鄙视道:“你知道什么叫福至心灵吗?制香也是需要突然到来的一种……呃……空灵之感,那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的,这种一时间的豁然开朗一旦没有了,闭关十个月都制不出一种满意的新香。”别小瞧制香!都那么容易,还有他香大少爷如今在制香界的地位吗?678
  萧峰点头道:“写文章也需要。福至心灵,才能下笔如有神。”
  “灵感,”尹知若轻轻的两个字震撼了眼前的三人,“我称呼这种感觉为灵感,有时候我和如冬一边品点心一边聊,聊着聊着突然来了灵感,然后就折腾出新品种。”
  “灵感,灵……感,福至心灵……灵机一动,然后就……开窍了,”香大少爷兴奋地拍案叫好,“尹大姑娘真是我的知己!灵感这个词好啊,每次灵感一来,我的新品就有希望了。”
  萧峰也是反复品着“灵感”二字:“妙啊!确实妙!尹大姑娘这两个字总结得真好!这么一想,其实昨天大学士们辩论的中心用灵感两个字就很好解释了。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只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积累,人的见识多了,心窍开了,遇到适当的时机才能突然有灵感,哪有那么多的天才?”
  见知若一脸问号,潘家铭暂时忘记了同香大少计较“知己”一词的用词不当,为知若解释道:“昨日大学士们辩论的题目是怎样才能有好文章好见解。一派认为要多看书,博览群书,腹中才不会虚。另一派认为还是要人聪明,且天时地利人和。同样的事情,有的人看到了会有新见解,有的人视若无睹。”
  原来如此,知若没兴趣了,现代大学里,呃,甚至中学里都常见的辩论。
  “香大少爷需要知若做什么?”知若还真好奇香大少爷需要她帮什么忙,她对制香一窍不通,点点心、醉半山同香家品香阁的生意也没有可合作的交叉点。
  说回正事,香大少一脸无比认真:“我想制作一种新的香品,呃,因为是水状的,我想叫它香水。”
  知若:“……”这人开挂了?还是也被穿越了?不是,就算是被穿越,想做香水他自己做就是了,跑来跟她说什么?因为点点心的蛋糕面包怀疑到她也是穿越的?所以此行是来试探她?威胁她?还是敲诈勒索?
  兴奋中的香大少哪里想到知若脑洞大开脑补至此,对知若一脸的茫然也不奇怪,继续道:“我不是想制一种带着淡淡的、若隐若现果酒香的新香吗?然后那日在猴儿谷被酒浇了满头满身,突然就有了……嗯……灵感。”
  知若:“……”所以是被他自己身上的酒水味熏到才有的灵感,不是被穿越了?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制香届的天才呢?
  香大少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中,继续道:“我试了好多方法,弄出来的香水总是不能让我自己满意,琢磨了许久,突然发现这种不满意就像是喝别家酒和醉半山酒的区别。后来我发现,醉半山酒最大的不同是纯,你们应该是有什么方法或者秘方能让底酒特别纯净,最后酿出来的酒才能醇厚顺滑,或者幽香流韵,让人回味无穷。”
  “……”知若,“这与你制作香水有关吗?”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