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循规蹈矩 (一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果然,人未走近,宋氏尖利的声音已经传来:“啊呀啊呀,好在赶上了。二郎你还不知道吧,你大哥也要参加宫宴,正好你们兄弟一起走。”
  潘家铭无所谓道:“进宫的路就一条,一不一起走的有什么区别?倒是宫帖要记得带好,可别排了半天队再折回来取宫帖就麻烦了。”
  潘家锦暗自咬牙:“……”有宫帖的话要找你做什么?
  “是这样的二郎,”宋氏赶忙解释道,“是太子殿下传话让你大哥参加宫宴的,可能是时间紧来不及送宫帖,也可能是宫帖用完了。总之,你带你大哥一起进宫就是了,太子都已经安排好了。”别以为她不知道,这死小子进宫从来用不着什么宫帖,没人会拦他。
  “既然太子殿下都安排好了,自然就会有人接应你,给我找麻烦做什么?”潘家铭冷嗤了一声,“我随便带人进宫不要负责任的吗?万一给你们传话的人有什么问题,再突然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怎么可能有问题?”潘家锦气得脸涨红,“若不是西娅有孕,我们夫妻俩也定然是要参加宫宴的,别以为就你有资格进宫!”
  宋氏也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是啊二郎,亲亲的兄弟俩,你可别钻牛角尖啊。狩猎场那事,都已经证实了同大郎没有关系,你可别受别人蛊惑,令亲者痛仇者快啊!”说着还狠狠地瞪了萧峰一眼。
  躺着也中箭的萧峰无语望天,好吧,冰叔和倩姨是他的救命恩人,倩姨在他心里更是与亲娘一般无二,他同大房也算有仇了。大房和潘家锦倒霉,他确实挺快乐。
  潘家铭没有兴趣同他们扯皮浪费时间,一脸不耐烦地摊了摊手:“没说你进宫有问题,只是让你按规矩等太子的人接应你进宫不对吗?不知道是谁让你如此有底气不遵守进宫规矩,但我一向最是循规蹈矩,就不奉陪了。”
  “你……你……”潘家锦气结,循规蹈矩?潘家铭到底知不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京城三霸之首若是循规蹈矩,这天下还有不守规矩的人吗?可是怎么办?狩猎场的事虽然没有实证,但皇上是彻底恼怒了他,太子想让他进宫找机会表现一番,却又不敢忤逆皇上,才想到让他跟着潘家铭一起进宫,一方面逃避过重重检测,另一方面,也让皇上和其他所有人看到他们兄弟依然和睦。
  不想,当着客人的面,潘家铭竟然丝毫不顾及英国公府的颜面,赤果果地强硬拒绝了。
  偏偏他还没法驳回去,人家可是口口声声遵守规矩,他能说什么?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那可是皇宫呢,谁敢“活”皇上的规矩?
  宋氏再怎么占着长辈的身份耍泼也不敢驳潘家铭嘴里的规矩,可是她不死心啊:“二郎一定要如此刻板吗?你倒是拿出宫帖看看?”英国公夫人以及潘家铭兄妹都有特制的腰牌,随时可以进宫,所以据她所知,潘家铭是不需要宫帖的,还循规蹈矩?
  潘家铭也懒得多说话,朝二筒抬了抬下巴,二筒赶紧从袖袋里拿出三张金黄色、名帖大小的纸卷展开,不是此次中秋宫宴的宫帖又是什么?英国公府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从以前潘如冰在世的时候,到现在的潘家铭,甚至有些事上脑子拎不清的国公爷,都很注意维护国公府的声誉,不给外人抓把柄的机会,更别说带着宫帖这样的小事了。人家查不查是一回事,他肯定都是带着的。而像宋氏这样贪慕虚荣、又喜欢从表象上看问题、自以为是的人自然想不到潘家铭这么一个娇纵惯了的的纨绔会真的规规矩矩地取回宫帖并随身带上。紫琅文学
  都说以己度人,宋氏自己以英国公府当家主母自居,她去别人府上参加宴会什么的就从来不带请帖。英国公府呢,谁不认识?也确实从来没有人要查看过她的请帖。
  显摆完宫帖,也没管宋氏母子什么表情,潘家铭直接转身向马车的方向走去。
  潘家锦重重一拳砸在旁边的大树干上,然后……在来来往往一众下人的关注下,哀嚎声起,呲牙咧嘴,抱着右拳打转转。
  宋氏心疼地责怪道:“生气归生气,砸自己的手做什么?太子既然让你去,应该就会做好安排的。你晚点过去宫门口排队,等太子发现你没有同那死小子一起,肯定会派人到宫门口接应。其实锦儿,皇上最近这么不待见你,你这次不进宫也挺好的,等过段时间皇上忘……”
  “够了!你知道什么?”恼羞成怒的潘家锦低声喝道,“正是因为皇上不待见我,我才需要机会让皇上刮目相看。”自从进了礼部,他翻阅了大量关于临近几个番邦的历史书籍,浏览了各朝各代关于议和、结盟、谈判条款的记录,他深信,此次乌索兰国特使有备而来,必定要狮子大开口。由着他,大郢朝尊严何在?且损失惨重。生硬回绝,又要面临两国交战,生灵涂炭。而只有他,因为准备良多,又有蔵域国驸马的身份,可引经据典,摆事实讲道理,为大郢争取最大的利益。
  如此一来,皇上怎么可能还会不待见他?只会认识到他才是腹中有物的国之栋梁。太子不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希望他抓住这次机会?可惜,潘家铭太可恶了,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被儿子训斥了的宋氏倒是没有生气:“娘知道你需要机会展示才华,可是那死小子目中无人不松口,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要不,你赶紧去找你祖父说说,让他……”
  潘家锦不耐地冷嗤了一声:“你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状况,事关皇上,事关英国公府名声的事,祖父什么时候比潘家铭好说话过?”
  这时候,宋妈妈走了过来,正犹豫着是否再走近。
  宋氏朝她点了点头,待人走上前来,才问道:“如何?看到没有?”
  宋妈妈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袖子挡着了,看不清,隐隐约约看到点翡翠的颜色。不过,尹二姑娘看见我了,脸色没有什么异常,还对我笑了笑。”
  宋氏满意道:“那应该就是了,只要她戴上,我们就算对德妃有了交代,其它的,我们还真管不着。”手也伸不到宫里去不是?
  潘家锦皱了皱眉:“娘,你又瞒着我们做什么了?别忘了,你若再出什么差池,只怕爹也保不住你。”这次他爹不就放弃了他?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