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一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进了宫门,知若一行目不斜视地跟着小桂子往前走,脚下步履匆匆,但步态仍然不失轻和稳,全无急乱之态。包括号称纨绔之首的潘家铭和两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在内,都是一派从容,显见良好的教养。
  三皇子?果然是貌似敦厚纯孝!知若心中冷哼一声,一个眼底充满算计的人,装老实的时候其实应该把脑袋低下才好些。她想起梁大山对三皇子的评价:一心藏拙,然,本身确实不聪明。
  三皇子乃瑾妃所出,外家不显,亲娘也不是多得宠,自身更是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总体上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平平。
  在皇家,平平是幸或者不幸,端看此人是否有野心了。有野心者平平,下场多是悲惨的,只能怨老天不公。没有野心的皇子平平,倒是一种幸运,至少不会成为竞争上位者的眼中钉。人家上位后,为显示仁厚宽和,还会对这样的兄弟格外优待,只要安分守己,一辈子富贵荣华是不愁的。
  就是不知道,刚才那位三皇子究竟是属于哪种人?不过,只要他不是玉先生背后那位,知若是没有兴趣管他真蠢假蠢了。
  脑袋里没得空闲,走起路来也没感觉多远,刚听到小桂子的提醒“到了”,耳边就传来尖利的声音:“铭世子爷到!灵雅郡主到!萧榜眼到!尹家少爷到!尹家姑娘到!”
  知若抬眼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撤到大殿门边站好的小桂子,又朝潘家铭看去,不知道是不是要直接进殿还是候着。
  潘家铭还没开口,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手拿浮尘的公公从殿里走出来,对潘家铭道:“皇上和娘娘要先单独召见尹大姑娘,请世子爷带着其他几位在偏殿坐坐。”
  潘家铭:“……是,”皇上做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看皇上前几日对明泽明辉的态度,还有大福子的神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何况皇后姑母也在,姑母向来就不相信尹诏和芊昕郡主会背叛皇上,小灵儿遇刺被救之后,姑母更是对尹家姐弟极有好感。
  知若倒是没有多惊讶,她现在是尹家的当家人,弟弟妹妹都还没有成年,皇上要说什么,肯定是同她说的。对着皆是一脸惶惶看向她的弟妹们微微摇了摇头,知若只低声说了一句:“没事的,你们跟着铭世子,别担心。”皇上特意让知府派人护送他们进京参加宫宴,就是为了凝聚军心,又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发难于他们尹家?顶多……就是让她再拿出银子,做些像创办将士之家那样提振军心的事。不过,皇上应该不会那么眼皮子浅觊觎她的银子吧?
  敛了敛心神,知若向大福子公公屈了区膝:“烦请公公指引。”
  大福子点了点头:“尹大姑娘请随咱家来。”
  知若跟在大福子身后,脑袋微微低垂,不惊不慌,步态优雅,身上还有一种超乎她年龄的稳重。人未走近,已经让高位上坐着的帝后二人微微点头。当然,低垂着眉眼的知若是不知道的。她只凭眼角的余光看到,整个大殿里,除了她,只有帝后和大福子公公,甚至皇后身边连一个侍奉的人都不在。
  走到大殿中间,知若跪下行了大礼:“臣女尹知若叩见陛下、娘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福子心下一惊,这姑娘怎么回事?应该自称罪臣之女才对,无论如何,尹诏确实抗旨了,不会因为得以参加宫宴就飘了吧?做生意那么精明,怎么大事上就犯蠢了?
  果然,皇上迟迟没有叫起,只是眸光深沉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知若。
  大殿里一片寂静,这时候若是有一根缝衣针掉在地上,估计都能惊到众人。
  知若感觉到膝盖传来的刺痛,但跪着的身子一动不动。
  虽然知若眉眼低垂看不到眼神,但殿中诸人仍然可以看到她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害怕。
  好久好久,久到皇后忍不住动了动唇,却是暗叹一声,又闭了嘴。
  终于,皇上开口了:“为你父亲抱屈?”书吧
  “是,臣女相信父亲对皇上的忠诚。”
  “你怨恨朕?”
  “父亲说,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你希望朕恕你父亲无罪?”
  “臣女还未找到证据。”
  “所以呢?”
  “臣女暂时还没有资格。”
  “你还是怨朕没能找出害你父亲的人?”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既然都这样问了,就说明皇上心中有数,这样问还有意义吗?可恨的皇权至上!
  “……”皇上气笑了,“好,你很好,倒是不像尹诏嘴里那个娇娇女了。”
  知若心下一惊:“知若是嫡长女。”
  “好,好一个嫡长女!”皇上大笑一声,“即使尹诏真有冤屈,有你这么个嫡长女,倒是可以瞑目了。平身吧!”
  知若再叩首:“谢皇上、娘娘。”这才慢慢起身,眉头微皱,不过,稍瞬即逝。
  皇后忙道:“大福子,给尹大姑娘拿张椅子。”这姑娘也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刚才跪了那么久,连个垫子都没有,这会儿却只是皱了皱眉头,骨子里还真是完全继承了其父母的倔强和坚韧。
  “谢娘娘!”知若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在椅子上坐下,还向大福子公公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皇上再次开口,声音语气里明显多了两分和善,甚至有一点慈祥的味道:“你确实很好,至少将你的两个弟弟教导得很好。”这样的境遇下,竟然还能给那俩兄弟请到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师父和先生。虽说这也需要缘分,但显然少不了堂下这姑娘的原因。贪吃?好酒?呵呵。
  “他们俩才是重振尹家和延续父亲报国忠君之志的希望。”知若依旧平静,端的宠辱不惊。
  “好!”皇上再赞了一声,“朕就把这个希望继续交给你,开春的科考,朕希望听到他们的好消息。”
  知若总算表现出一丝激动:“科考?他们能参加科考?”
  皇上一愣:“朕什么时候说过他们不能参加科考?”别说谋逆罪,连抗旨罪都没定下,宅子财产也没有没收充公。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