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消息一个接一个 (二更)(4000+)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知若的脑海中刚刚遭遇了惊涛骇浪般的掠袭,如今几乎处于混沌状态,思维艰难地回想着潘家铭那番话,还有那无比认真、仿如起誓般的神态和语气……
  好一会儿,她总算是平静下来,开始对混乱的思维抽丝剥茧。
  她能确定,潘家铭不是在怀疑,不是在用话诈她,而是确确实实认定尹知若就是齐慕白,齐慕白就是尹知若,他究竟凭的是什么呢?她连声音都变了的,连那样熟悉她的周老夫人都没有丝毫怀疑,破绽究竟出在哪里?真是难以置信!
  他那番话是在告诉她,无论她在做什么,他都会护着她?
  他说,“你只要相信我便好”。
  她相信他吗?应该是的,至少从开始到现在,她有震惊,有难以置信,却没有惊慌害怕,她是潜意识里笃信他不会出卖自己,还是已经习惯了他总是默无声息地帮她处理掉麻烦?
  “你放心,齐慕白也好,尹知若也好,我都会好好护着,也能护着,你只要相信我便好。”
  没有惊世骇俗的誓言,也没有花巧的甜言蜜语,却该死地让她这个活了三世、在现代还受过某位言情奶奶魔性对白荼毒的人心动了。
  今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她的生命里似乎就只有报仇、复兴、责任这些字眼,根本没有想过,在经历了前世的种种,还恢复了现代记忆之后,她还有可能会真正心动。她早就猜到了潘家铭的心思,也早知道他们之间的鸿沟难以逾越,在这一刻,潘家铭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还是触动了她的心灵深处。情之一字,最是难解!
  知若举头仰望那轮明月,月光温柔缱绻,却无法逃脱黑夜的羁锁,可远望而不可近探,否则终将造成彼此的伤害……
  轻轻闭上眼睛,知若感受着月光的洗礼,再睁开时,眼已清明。他有他的光芒,她也有她的骄傲;他有他的承担,她也有她的责任;他们终将是两条并行线,不该有交集。
  中秋夜的月再圆再美好,也终究要落下,太阳再次升起,迎来新的一日。
  知若不知道昨夜潘家铭和萧峰有没有出府,又有没有回府过,她只知道,是二筒来接明泽兄弟俩去祭天坛,皇上昨日在宫中就有说过让他们一起参加祭天大典和为援军送行。因为知若今日一整日都会呆在英国公府里,按照之前作好的安排,莫忘也作为随从跟着明泽两个一起去了。
  知若准备明日就回洛城准备搬回京城的事,所以原本计划中的礼节性拜访都取消了,反正回京以后机会多的是。强伯这次不会跟她一起回洛城,而是留在京里处理尹府解封、重新办理地契、屋契等一系列事情。府邸收回后要整修,还要增加几处围墙和小门;之前府里放出去的下人有想回来的自然优先选用,但需要甄别;这些都是大管家强伯的工作。还有关系较好的人家有遣人上门关切、或者送礼什么的,也得有像强伯这样熟门熟路的管家帮助明泽处理。
  陪着老夫人一块用了早膳,亲自送灵儿和萱儿出门去皇家女学,知若便一直在老夫人院子的小花厅里同强伯谈论接下来的安排,知卉也跟在旁边听。
  当知若指着一张简易的尹府构造图同强伯说明她的整修计划时,强伯有些不解:“不能将那两房人赶出去吗?这府邸本来就没有他们的份。”
  “自然是要赶的,”知若苦笑道,“但是他们那些人肯轻易离开吗?”反正名声已经坏了,与其狼狈离开,不如死赖着,至少也能占了几个客院的便宜。他们自己的宅子位置、结构什么的肯定不能同尹府比,即使只住那几个客院,连花园都进不了,也比搬出去好,否则他们不是早搬出去了?更不用说,他们的宅子都是赁出去收租金了,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收回来。
  强伯撇了撇嘴,正想说“反正都撕破脸了”,就听到知若接着说道:“放在眼皮子底下也未必没有好处,如果那些人觉得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就会放弃他们,我们也少了一条线索。”皇上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强伯一愣,恍然醒悟,仇人不动,他们去哪里找蛛丝马迹?搬回京城搬回府邸并不是他们家大姑娘的最终目的,大姑娘要为将军和郡主报仇,还要重振尹家,否则也不用弄出达愿坊和黄金齐这两个神秘的组织和人了。
  “再则,现在黎家不是准备求娶尹知芊么?”知若继续道,“我们总要给德妃和黎家一点面子,逼得太紧赶得太凶了,德妃和黎家面子上也不好看。当然,你要想法子适当地吐露出口风去,我们总不能白给这份人情。”既是要先留着尹晖两房,总要让大家知道他们不是不忍心、或者还顾念亲情什么的,而是给德妃和黎家面子。
  说到黎家,强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这么快外面已经有流言传开说黎三爷不喜欢女人,还有人开赌局说赌尹知芊嫁过去后是会病死还是一尸两命,或者为了遮掩借腹生子,假装怀孕去买一个孩子什么的。
  知若目瞪口呆,在这个没有更多娱乐的年代,人们一旦脑洞大开,简直个个都能成为写小说的大神。
  知卉张圆了小嘴几乎忘了收回,人总是喜欢先入为主,在这么一个设定下,以后尹知芊不是有没有孩子都不对?即使有自己的孩子也会被人怀疑是假的。不过,想到尹知芊和尹知晴合着伙儿利用她算计长姐,她又不想可怜那个曾经的三姐姐了,她们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小花厅的门是敞开的,如冬和喜蝶一人坐一边守着门呢。强伯说到那些传言的时候太兴奋,加上大概是觉得这也不怕被人听见,没有压低声音,倒是让如冬二人都听清了。喜蝶眼睛一亮,大觉解气,若是前晚二姑娘真被利用了,她这个贴身大丫鬟也是有责任的。不过,即使那晚二姑娘没有将那手串带出梅香阁,她也会劝说二姑娘。虽然不知道潘大夫人同二姑娘说了什么,外人拿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留在闺房?尤妈妈和强婶在对她们进行培训的时候,这些都是再三强调。
  喜蝶正高兴呢,抬眼间一眼看见宋氏带着那个宋妈妈远远地正朝这边走来。
  “如冬姐姐,”喜蝶朝那个方向努了努嘴。
  正往另一个方向扫视的如冬侧头一看,冷哼了一声,才道:“这里我看着,你进去跟大姑娘她们说一声,然后正好留在里面侍候茶水。”
  喜蝶应声站起来进了屋。
  宋氏?知若冷笑着摇了摇头,这也是一个厚脸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了,怎么还好意思来找她?
  昨日他们回到英国公府的时候,大房的人都不在,说是西娅公主府入住后的第一个中秋节,西娅公主把公公婆婆都请过去过节了。估计应该是潘家锦先回府说了宫里发生的事,一家人过去讨论应对手段了。
  不想,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昨晚就回府了,竟然这么快就来找她。
  知若轻轻拍了拍知卉的手背:“别怕,该心虚的是她,破坏她算计的也是她儿子的妾。”
  知卉坚定地点了点头,她也该学着面对这些复杂的人和事,不能事事指靠着长姐,结果还要被人利用来算计长姐。
  知卉三人继续若无其事地谈着搬回京城的事,只不再涉及到其他人。
  没说几句话,就听到如冬的招呼声:“潘大夫人安”。
  因为门是敞开的,几乎在如冬招呼声起的时候,宋氏人就已经进来了,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声:“哎呀呀,恭喜尹姑娘,听说你们要搬回京城,拿回大宅了,真是可喜可贺。”
  原来的镇北大将军府可是她最眼馋的几座府邸之一,地段位置也不比英国公府差多少,那芊昕郡主又是个不缺银子的,听说府里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应俱全。也难怪尹家那两房在整个府邸大部分被封的情况下,宁愿守着府邸一角住着,也不愿意搬出去。还不是指望着有朝一日能盼来解封?可惜啊,解封是解封了,却不是他们能肖想的,人家正主回来了,还有皇上撑腰。
  知若浅浅笑着行了个晚辈礼:“托潘大夫人的福。”客气话讲讲又不要银子,怎么说人家现在也还算是英国公府的主人。
  “……”知若不走心的敷衍说辞却让心虚的宋氏一哽,“也是你们姐弟个个出色,皇上才特别关注。呃,尹大姑娘,昨日宫里发生的事我听说了,我得解释一下,我确实以为那手串只是保平安的,才好意替德妃娘娘转交,没有想到还有那许多事。你不知道,我这人一向心善耳根子软,人家找上门,我就想着能帮就帮不是?”
  “都过去了,”知若依然是淡淡笑道,“反正那手串也被尹贵妾给换了,说起来我也没有损失,潘大夫人不用记在心上。”
  宋氏:“……”这小贱人真是不懂人情世故,她都解释了这么多,还要将话说的如此……难听吗?若不是锦儿说这姐弟几个如今深得皇上重视,德妃那边又要她将功补过,她真想甩袖而去。
  见知若的态度淡淡的,并没有遣开那个管事的意思,一副“有话快说,我还很忙”的架势,突然也没有了攀交情的心情,索性直接说明了来意。
  “你也知道,尹郎中算是我们英国公府的半个亲家,”宋氏道,“知晴又怀着身孕,求着我,我还真不好拒绝。再则,那尹老夫人中风了,这时候逼着他们搬出去也有些……可怜不是?”
  尹老夫人中风?真的假的?知若半信半疑地看向强伯。强伯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啊,还没听说。
  知若还没开口,门外就传来雷妈妈的声音,“大夫人你在这里啊,国公爷正找你呢,听说是知道了昨天宫里发生的事,正在大发雷霆呢,大老爷都被砚台砸破了脑袋,大少爷也在罚跪呢。”
  宋氏的脸唰地白了,眼神复杂地看了知若一眼,匆匆走了。肯定是老太婆这边的人去老头子那边报了信,否则老头子怎么会这么快知道就他们回来了,还发这么大的火?锦儿明明弄到了老头子一直想要的古董字帖,还想好了替她辩驳的说辞。
  老头子又是砸破老爷脑袋,又是罚跪锦儿的,肯定是一见人就发飙,根本没给他们机会说话,就像以前对潘家铭那死小子一样。对,肯定是潘家铭早就将手串的事告诉国公爷了。怎么办?怎么办?昨天不是中秋节吗?那死小子就那么迫不及待地告状?
  还有这雷妈妈,赶来得这么快,显见是有人见她往这边走就跑去告诉老夫人了。
  不仅宋氏这么想,知若也是这么想的,显然是老夫人担心宋氏又来找茬或者算计什么,雷妈妈才会来得如此及时。
  “谢谢雷妈妈,”知若笑道,虽然宋氏算计不到她,但让人膈应。
  雷妈妈也笑了:“尹大姑娘客气,不过老奴过来确实也是有事,宫里来人了,说两位尹少爷同我们世子爷还有萧公子进宫去了,恐怕没有这么快回来,特意遣人来就是请尹大姑娘不用担心。还有,尹大少爷今日救了皇上。”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知若唰地变了脸色,紧张地问道,“明泽有没有受伤?”连知若身后的知卉和强伯几人也是一脸紧张地盯着雷妈妈。
  “没有没有,”雷妈妈赶紧道,“好像是明泽少爷发暗器打伤刺客,还是打掉刺客的武器什么的,我还没听明白,小丫鬟就来说大夫人过来找你,老夫人就让我赶紧过来了,正好请你一起过去听听。”
  那还等什么?知若抬脚就朝外走,她要问问清楚才能放心。如果不是有谁受伤,或者有什么特殊情况,为什么全都进宫去?潘家铭和萧峰进宫很正常,明泽明辉还是半大少年呢,除了昨日那种特殊情况,总不可能让他们参与讨论什么国事。
  雷妈妈好笑地摇了摇头,赶紧跟上,暗忖果真是长姐如母,难怪世子爷先让人来府里递消息。那小太监可是说了,世子爷交代一定要同尹大姑娘把两位尹少爷的情况说清楚了才能离开。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