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二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十六的月亮依然圆满硕大,静静地挂在夜空。可惜此时仰望月亮的人心情无法宁静,享受不到这份静谧的美满。
  貔貅主子站在那好久了,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仰头与圆月相对,似乎在与月亮比谁更沉默。他身边的石桌上摆着一壶酒,一个酒盅儿,一碟虎皮花生,一盘溜鸡脯,一盘攒丝鸽蛋,一条氽鲤鱼,一碗鸡汁白菜,还有一盘子月饼,倒像是在补过中秋节。
  玉先生也站在一旁默默地陪着主子,自从他跟着主子以来,每年的八月十六,主子都是在这儿过的。也只有在这里,在今天,他才会取下面具。
  这座宅子不大,花园更小,但安静宁和,位置也挺适合赏月就是。这做宅子里只有一对中年哑仆,那个仆妇每年做的也都是同样的菜式,就是这会儿石桌上摆的那几样。
  “来,玉,再拿一个酒盅儿来,”貔貅主子突然坐下并开口道,“陪我喝几杯。”
  玉先生暗暗叹了口气,从旁边的大竹筐里拿了一个酒盅和两副碗筷坐下,借酒浇愁愁更愁,他总要让主子先吃些东西才好。今天又是他们损失重大的一天,蝎卫只剩下三成左右的力量了,还折了蝎卫首领,那可是主子最早的暗卫,也是一手创办起蝎卫的得力干将。
  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如此隐秘的计划,潘家铭究竟是从何得知?甚至,那几个黑衣人竟然都是遮住口鼻戴着牛皮手套出现的,还知道那毒药丸的毒是瘟疫?
  他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潘家铭同天药门的人有联系,二是他们自己内部出了奸细。
  可是,就算是天药门也只有门主和赤丹潇圣姑知道这件事,除非被天药门的另一派盯上了。而他们内部,负责这件事的是鬼魅组,怎么可能出卖主公?
  “来,喝一杯,”貔貅主子举起酒盅,“别想了,是我们低估了潘家铭,低估了鹰卫。”
  玉先生同主子碰了一杯,一口闷下:“鹰卫真的这么厉害?”
  “都说鹰隼天性凶狠,鹰眼尖锐锋利,可太祖皇帝说过,鹰卫的手段比鹰隼更凶猛,探查能力比鹰眼更犀利,你说,它厉害不厉害?”貔貅主子苦笑一声,“若不是这样,我当年为什么要帮潘如烨那个蠢货?”不就是想通过他的手掌握鹰卫?可惜啊,白忙一场!
  想到潘如烨,貔貅主子再次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所以说啊,烂泥怎么扶都上不了墙,潘如烨父子是这样,尹晖兄弟俩也是这样。能成为栋梁的都效忠那位去了,留给我们的都是烂泥。玉,老天为何如此不公?”说着又端起酒杯一口闷下。
  玉先生又是暗自一叹,他面对的一直都是那个充满斗志和自信的主公,而今天,主公真的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不,准确地说,在他们的江南聚财网络整个被起底、昌阳那十几大箱金银财宝被潘家铭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回京城那次,主公的情绪其实就已经如遭冷水浇头一般开始低落了,只是强撑着,不想影响他们这些人的士气罢了。
  好在主公就是主公,很快又振作起来:“没有现成的栋梁之才,我就自己培养好了。”
  “主公的意思是……”玉先生微微蹙起眉头,“您看上了尹家那两兄弟?可是,他们这两日可都是帮着那位。”
  貔貅主子眼里升起浓浓的嘲讽:“那位真以为说几句好听的,解封了府邸还给人家,允许他们兄弟参加科考,那几个孩子就会死心塌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怎么可能不记恨?你看千面就知道了。只是那姐弟几个聪明会隐忍,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罢了,一旦给他们机会,你且看他们还会不会像他们父亲一样死忠于那位。”
  玉先生想想也是,然而,眉头很快又重新皱起,“您也说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万一有一天……”
  “不可能有那么一天,”貔貅主子坚定地摇头道,“相关的人都死了,那位也查了那么久,查出什么了?对了,千面那边还没有消息?”他一点也不相信黎先生还活着,但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总要查过再说。尤其现在他看上了尹诏的两个儿子,更不可以在相关事情上出半点差错。
  玉先生摇了摇头:“说是那个时间靠山村确实有人救了一个叫李白的人,也确实失忆了,只是千面拿出的黎先生的画像他们都说不是,而他们描述的李白同黎先生也不像,年纪更轻,长得更粗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下巴上有一颗大痣。那个李白在靠山村只呆了一年多一点,就被他结义兄弟给找回去了,村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去了哪,只知道是南边老家。”
  “下巴上有痣的人倒是多,”貔貅主子皱了皱眉,“只是时间上太凑巧了。查!让千面继续查!”还是那句话,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黎先生是尹诏的幕僚,知道的多,万一真是死遁,或者被人救了,再被尹诏的旧部、世交、袍泽什么的找回去,后患无穷。
  玉先生点头应下,肯定是要找出那个人,确定不是黎先生才行。
  “还有一件事,”貔貅主子道,“帮我整理看看有哪家的儿郎比较适合尹知若的,一是要是我们的人;二是条件不能差了,至少要强过庆元侯府那个;三嘛,继室、休妻再娶都没有关系,但一定要是正室。那姑娘心高,不过人家也确实有资格心高。”
  玉先生想了想,“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人选,回头我就好好理一理。”这倒是一条好路子,只要尹知若上了他们的船,尹明泽两个自然就跟过来了。长姐如母,在尹明泽兄弟两个长成之前,这话对尹知若来说是责任,而在那两兄弟成长之后,这话就是在提醒尹明泽二人的责任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