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谁都别想好过!(一更)(3000+)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你胡乱扯些什么?”皇上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坐在这里听福王胡扯,本以为人之将死好歹说些真话,也算全了这一世的兄弟情份,没想到这人临死还要故弄玄虚。
  福王摇了摇头:“关于尹诏的想法,我说了我是猜的,但其他都是真的,你知道老和尚为什么出家吗?”
  这次皇上不想回应了。
  不过,福王似乎也没有等他回应的意思,继续道,“因为他最爱的容妃是前朝皇室的血脉,容妃实际上是前朝的小公主,只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嫔生的。破国时,她抱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弟弟躲了起来,后来被杨家人救了,而他们姐弟的亲娘曾经救过扬家那个时候的二爷,所以那姐弟两就成了扬家二爷的子女。反正那时候到处一片混乱嘛,扬家二爷一房之前又一直在外地,两个小孩又小,很容易混过众人的耳目。”
  原本准备起身离开的皇上眉头紧皱,但人倒是重新坐稳了。明国公府,即丽贵妃娘家那个扬家,在前朝就是世家大族,但是前朝后两任皇帝暴虐不仁,即使灭国皇帝好一些,却也是无能,扬家对当时的朝廷心灰意冷,给太祖皇帝的起义队伍很大帮助和粮草支持,所以改朝换代不但没有影响道扬家,太祖皇帝还赐予扬家仁义侯的爵位。
  后来是扬家出了一个除匪灭匪极其厉害、为刚刚建立的大郢皇朝的统一和稳定立下很大功绩的长山将军,仁义候府才成了明国公府。长山将军、即第一任明国公,就是丽贵妃的亲生父亲。
  “当年扬家是没有准备让容妃参加选秀的,”福王继续道,“就是担心万一有一天容妃身世被人发现。可惜,孽缘就是孽缘,老和尚偶尔见到容妃一次,就坚持把人接进宫,还封了容妃。”
  皇上三人正听得专心的时候,福王突然停顿了:“铭小子给我倒杯茶来,”他讲了半天,口渴了好吧?这辈子能使唤这臭小子一次倒也不错,这小子有能耐,还能忍,比他自己那些个儿子更像他,很对他眼。
  潘家铭一愣,倒也没拒绝,很快给他端了一杯温度刚好入口的热茶来。
  福王确实渴了,一饮而尽,满意地点头道:“是个好孩子。当年我们兄弟几个哪个不想娶到英国公府潘大姑娘啊,天生凤命不说,不但聪慧能干、才貌双全,还有个年少有为的弟弟加上鹰卫的加持,妥妥的助力啊!你看,就算潘如冰早早没有了,你这个侄儿却是比潘如冰更强。都是命啊!我们输就输在没有早早俘获……”
  “行了福王爷,”作为皇后的嫡亲侄儿,潘家铭当然不能容忍福王在皇上面前一次次地提到皇后并挑拨离间,“未生人先生命,既然说了都是命,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茶您也喝了,我们还等着听故事呢。”
  “……臭小子!”福王爷竟然没有恼羞成怒,“想听故事可以,先跟本王说说,黎贞儿把东西藏得那么紧,本王多年来都找不到,你是怎么找到的?”
  潘家铭撇了撇嘴:“那只能怪德妃和黎家野心大、眼皮子浅咯,算计谁不好,偏偏觊觎尹大姑娘。”
  福王一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喜欢尹大姑娘?”
  潘家铭直接点头,“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可以为她连命都不要,您说,找德妃的麻烦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皇上:“……”所以这次能端起福王和德妃,他还要感谢尹家大丫头?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而是铭小子怎么能够喜欢尹家大丫头到连命都不要,连祖母和姑母都不要了吗?连他这个皇上姑父也不顾了吗?真是白疼他了!不对不对,也不是这个,重点是铭小子是未来的英国公,怎么能娶和离过的尹家大丫头?皇后能同意吗?
  萧峰不知道该默默地为潘家铭竖起大拇指,还是该为他捏吧汗,这家伙又是在玩哪一招?
  “哈哈哈哈”福王突然大笑起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对,连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当初我若是……”
  “停!”潘家铭,“我们想听故事,不想听你忏悔。”
  福王:“……”谁他娘说要忏悔了?胜者为王败者寇而已。
  “好吧,刚才说到哪了?”福王像往常表现出来的假面孔一样特别好脾气又好说话,“是了,说到容妃进宫。你们还记得度化老和尚出家的那个老和尚真空大师吗?就是他点出来容妃是龙女,同天子相冲,所以她进宫后老和尚的身体就不好了,还诸事不顺什么的,然后容妃就服药自尽了,只是对外宣称病死。
  老和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容妃,万念俱灰,就出家了。你们还别不信,这不是我猜的,是真空大师圆寂前,他们俩人亲口说的,刚好被我偷听到而已。”
  皇上:“……”这段他信,那个时候福王一直被祖父禅心大师带在身边。
  突然,福王的神情又变得忿忿起来:“真空大师还说了,欧阳家第五代帝王将是千古一帝,将带领大郢进入一个辉煌盛世,因为这个真龙天子是纯血真龙,命定的三世天子。”
  “纯血真龙?”皇上疑惑了,难道他们血脉不纯?
  福王冷嗤了一声,倒是即时给皇上解了惑:“人家那个纯血真龙的意思是父族母族都有皇室血脉,都是真龙天子的传人。不过,本王当时也没想明白,直到老和尚认定丽贵妃肚子里的孩子是真龙天子,我才想到的。丽贵妃的祖父是容妃的亲弟弟、前朝的皇子,她同你生下的孩子可不就是有着两朝的皇室血脉?”
  “你确定容妃姐弟都是前朝皇室的人?扬家的事情你为什么知道得如此清楚?”皇上眯起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
  “到现在了,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福王摊了摊手,铁链哗啦啦响,“本王的外祖父是扬家二爷那一辈扬六爷的儿子,只是当时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扬六爷一家出族另起一支了。”
  皇上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改朝换代的战乱时期,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很多事情也难以查证了。再则,那是扬家几辈子前的旧事,现在明国公府那个扬家都没有人活着了,还有什么好查究的?
  不,不对,福王之前说了,尹诏有真太子的消息,也就是丽贵妃生下的皇子在一出生的时候就被狸猫换太子了,冷宫里现在软禁的那个是狸猫?
  “依你的说法,丽贵妃生下的太子还活着?”皇上盯着福王的眼睛,想尽力判断他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福王冷笑了一声:“三年前应该是活着的,现在嘛,本王就不知道了,估计凶多吉少。你能力不配位、树敌太多、又疑神疑鬼,尹诏那个傻大个的忠心耿耿都不能换来你的全然信任,还要让金衣卫和大理寺去抓他进宫,人家借你之手害死你的重臣和儿子不是太正常?
  这就是你的报应!哈哈哈哈,别再跟我说什么忠心耿耿了,尹诏死了之后,估计也没有人再敢像他那样愚忠了。其实你心里也有数不是吗?否则还搞什么中秋宫宴拉拢人心?只是,迟了!哈哈哈哈,老和尚梦想中的千古一帝和辉煌盛世都断送在你手里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大郢国运也要衰败了?哈哈哈哈。”
  这才是他好心讲故事的目的,他要死了,谁都不要想好过!
  “住口!”皇上怒吼,“你给朕住口!”
  “怎么?怕了?”福王越笑越癫狂,直到口中不断流出大口大口黑色的血来,“对你最忠心的镇北大将军都死了,你的大西北还能镇得住吗?还有东北、西南,他们早就蠢蠢欲动了,哈哈哈哈,还有……”
  皇上怔住了,一脸骇然,不是被福王的话吓着,而是被他不断吐出的黑血惊呆了。还不待他反应过来,福王话未说完,人已向后倒去……
  潘家铭紧皱着眉头上前蹲下,伸出手指探了探福王的鼻息,又压了压他脖间,摇头道:“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皇上目瞪口呆。
  “茶水?”潘家铭突然想到萧峰之前嘀咕说的福王的嘴唇今天特别红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嘴唇上涂了毒。”好家伙,死了都不遗余力地挑拨离间坑害人啊?真是死不足惜!
  皇上一愣,迅速反应过来,扭头往外面叫道:“太医,即刻宣华太医。”华太医是宫里两个专门研究毒和解毒的太医之一,苗疆毒王给先皇解蛊毒的时候,他还是太医院的一个小医徒,因为家学中对毒的了解比一般太医多,苗疆毒王曾经在禅心大师的要求下指点了他半个月。
  华太医带着他专用的医药箱匆匆赶来,用一块白色的棉布在福王的唇上用力擦了一下,仔细检看,又闻了闻,甚至舔了一点,吐掉唾沫,然后用自己带来的特制的盐水漱了三次口,再在白布上滴了一滴茶水,重复了一次刚才的所有动作,才肯定道:“福王唇上涂的是以百萤草为主要原料的汁液,一旦加以茶水混合,就会成为堪比砒霜的巨毒。”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