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好说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不过赧然之后,韩二嫂就彻底将自己放开咯,说:“我想离家出走,还是因为她给启发的呢!”
  “???”“韩子禾”发现这个二嫂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样呢!
  韩子禾心里跟“韩子禾”一样冒起了无数问号。
  “该不会韩子阳之前是离家出走,所以,才来到咱家哒?”
  “可不是!”韩二嫂一拍腿,应和。
  “……”韩子禾这次真不清楚应该怎般反应咯。
  “所以韩子阳要跟咱家多住些时日,然后……你不大高兴而我那二哥却很欢迎,所以你跟我二哥就因此口角,你就学着韩子阳要离家出走咯?”
  “你不要把我塑造成小气吧啦的样子好不好!”韩二嫂闻言后,不由气的嗔说,“我能不问缘由就说不啊!而且,你以为我不清楚啊,虽然之前说好,都说是让我跟你二哥给咱父母养老,虽然说以后房子就给我们,但是现在那还是咱爹娘哒,我跟你哥不惦记呢,更不会就真拿自己当说一不二的主人咯!”
  韩二嫂剖析自己和丈夫的想法儿,韩子禾就静静听其言,虽然韩二嫂二哥现在表现的很好,但是日子还长久着呢,要评断他们是不是好,那要看他们是不是可以始终如一这般做。
  “三妹有时候说我跟你二哥装,我这心里委屈极咯!”
  “就算是装,只要能装到底,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儿。”韩子禾笑着说。
  韩二嫂听她这般说,不由叹:“到底是亲姊妹,不管你跟三妹关系怎么样,你还是维护她。”
  “那可不,就算撕破脸也不能跟你们嫂子跟前儿说啊,要不然你们多为难!”
  “你这还是为我好呢!”韩二嫂哈哈笑,“好吧,你说的有理啊,这样的话我也不需要为需要袒护哪个妹妹为难咯!”
  她说到这儿啊,就看向韩子禾,继续说:“不过你说的也对啊,不管我跟你二哥到底怎么想,只要做到位咯,是不是装的又有何关系呢!只要二老能够实际得利,这些计较起来也毫无意思,毕竟大家当初都做好协议,是不是?”
  韩子禾清楚她这般说就是为了安心,而对方只要不委屈长辈,韩子禾也不介意安其心。
  “当然啊,那不是公证过,都有法律效力。”
  听韩子禾这般说咯,韩二嫂心里踏实很多。
  虽然说再早的时候她跟这个小姑子不对付,但是,不说早就和好,就说没和好时,她都清楚这位小姑子为人公允,或者说她清高之极,根本不屑于做那等出尔反尔的事情。
  可能也是因此,她就是对对方不满那阵,也跟心里佩服对方。
  “有你这句话就好啊!”韩二嫂表示自己就放心多咯。
  “你说说韩子阳好咯。”韩子禾见话题越发的偏,不由提醒二嫂。
  “要说韩子阳也真可怜,好容易第二次赶上好人咯,那个好人还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时常陪伴,这就算咯,到后来竟然还因公牺牲。”
  说起韩子阳的丈夫,韩二嫂也不免唏嘘:“她那时候俩孩子还刚刚上学,也真是不容易。”
  也是因为这,她才渐渐跟所有亲戚都疏远咯。
  因为这事儿,韩父和韩母还跟她父母闹了脾气,责怪他们不应该袖手旁观。
  要说韩子阳的那对爹妈其实也委屈,毕竟不是他们对孩子不管不顾,而是家里的亲戚太多嘴,把那个心高气傲的孩子给惹急咯,反而跟自己的至亲都疏远很多。
  “要我说还是她亲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忒不是玩意儿!”韩二嫂哼哼着,对韩子阳的手足们表示不屑。
  对于其他的堂哥堂姐堂弟堂妹,韩子禾没有兴趣点评。毕竟,韩子阳跟他们是至亲,这不,现在韩子阳条件好咯,就跟那边儿恢复来往咯。所以啊,疏不间亲这句话啊,真有理!
  “不提她那些兄弟姊妹,就说说她自己那对儿儿女吧,我好像记得她那对儿儿女还是很不错的。”
  “你看到的是多大时候的他们啊?”韩二嫂脑海里浮现出那对儿孩子的态度,登时有些手痒,她真敢说要是有韩子禾的本事,她当时就要抽对方!
  “嗯……”韩子禾想想后,说,“好像最小的那孩子上大学的时候?”
  韩二嫂:“……”好像最小的那孩子现在博士都毕业很久了?
  所以,她这个小姑子记忆里的那对儿孩子,跟现在距离远不少呢!
  “好吧,看来……韩子阳那对儿儿女变化不小呢!”
  “呵呵,那可不仅是不小呢!”韩二嫂觉得自己都有点儿心疼韩子阳咯。
  “你可能不清楚,韩子阳的大儿子不肯承担赡养她的义务,她那个小女儿,不仅仅是啃老,还听不进指责,只要韩子阳多说那么几句,就要让她戳着软肋数落,你说多可怜!”
  “啊?!”韩子禾听到这,不由就眨眨眼,“都这样咯,韩子阳就不说修理修理她那对儿女?”
  “修理?!你说修理?!”韩二嫂好像听到很好笑的事情似得,眼角的笑意都快忍不住,问,“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底气那般足啊!”
  “我?你说我?”韩子禾笑问说,“我怎么不清楚,我有特别足的底气?”
  “那是因为你忒不知足!你就是要求多!”韩二嫂缓缓说,“要是跟韩子阳那对儿儿女比,我看宁宁跟多多都是很好很好的孩子呢!”
  “……”韩子禾认为她这位二嫂言语有些夸张,“韩子阳的孩子竟给养成这样?”
  她记得那时候看到那对儿孩子,不像是会长成这般的人啊!
  “很多人会隐藏自己本性,让你看着他们好像……彬彬有礼是可塑之才,但是其实呢,那就是白眼狼!”
  韩二嫂还挺替韩子阳抱不平。
  “那这次来咱家,是因为和她小女儿闹咯?”
  韩二嫂嘲讽说:“嘁!她若是敢跟自己小女儿闹,还能步步退到现在这般地步啊?”
  说到这儿,她继续嘲讽说:“我真想看看她这都推到悬崖边上的人,还能不能继续默默妥协!”
  “因为啥事儿闹,你清楚不清楚?!”
  “哼,据说,是看上韩子阳手里攥着的那点儿资产咯!”
  “她手上的资产很多?”
  “好像是有几间底商。”
  “哟,这不仅有资产,好像还挺多呢!”韩子禾觉得韩子阳若是能够把握好自己资产,那就算退休后儿女都不待见,她都能有个安安稳稳的生活,实在不行还能够跟国家签署协议,可以接受以房养老的办法。
  “你那二哥也是这般劝说她的,可是,我跟你认真说,韩子阳啊,真是可怜人必有可恶之处的印证者!”
  “该不会是她对自己儿女还心存幻想吧?”虽然可以体谅,但是却不免对其有怒其不争的情绪。
  “是可以理解,毕竟啊,想要对自己的那对儿儿女狠心,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很难,可是,你说人不就是应该适当的时候略微自私些?你说,她这小半辈子都不太容易呢,她怎么就不能对自己更好些呢!”
  韩二嫂耸耸肩:“若是我跟她那般呢,指定要去诉讼,要求儿女承担合理赡养义务呢!”
  “大概她想要亲情吧。”韩子禾也不是能够理解韩子阳态度的人,毕竟,若是这件事儿放到她这儿,韩子禾可以保证说,那对儿儿女,不但拿不到半分钱,她还会直接将他们账户的存款黑掉,全都捐给世界妇女儿童组织!
  “呵呵,亲情?!她若是追求亲情就不应该把那俩孩子养成这德行!”
  “诶?!二嫂,她是不是……跟她第二任老公感情特别好?”
  “对啊!”韩二嫂颔首说,“你可能没见过她那对象,但是,我跟你二哥还真见到过!咋说呢!韩子阳跟她那丈夫,真真是般配的不能够再般配咯!要是她丈夫在,我想,她那俩孩子指定不能长成这样。而且,就算是真养成现在这样,她都不带怕的,毕竟有知心老公陪伴呢!”
  “大概是韩子阳以前只记得要让孩子们体验到多份儿爱,却给忘记给她们赠送男女混合管教咯!”
  “谁说不是呢!”说起育儿教育,虽然自己的孩子都已经长成特大号的宝宝咯,可是韩二嫂和韩子禾还是很有兴趣。
  不过这韩二嫂还记得自己来这里的计划,所以,立刻将话题接到原本的位置上,说:“其实,要是韩子阳想跟咱家躲清静,我这人也不是不通情理。”
  韩子禾颔首。
  她这二嫂啊,还真不至于小气到这般地步呢。
  “可是,你不清楚,她那个闺女竟有事儿没事儿就跑咱家来。”
  “该不会吵架到亲戚家吧?”
  “你说呢!要是好好说呢,韩子阳还不乖乖跟她闺女回去?我这何至于跑到你这儿来倾诉呢!”
  “那你就没打算把那孩子给轰出去?”
  韩子禾认为她二嫂能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
  “我可是想啊!但……问题在于啊,你那二哥他不赞成呢!你说我能咋办?!”韩二嫂提起丈夫就气不打一处来,之前好容易慢慢想起来的情谊,这会儿也发挥不出作用来。说真的,越是想起之前对方付出的那些好,越是想起他对自己的顺从,就越不满呢。
  “那咱爸和咱妈都怎么说的?”韩子禾不认为怹们会容忍这些,毕竟怹二老对于不敬老的人很看不上。
  “还不是因为可怜韩子阳,所以都忍着呢!”
  “那你也忍着啊!”韩子禾觉得二嫂真有这本事。
  “我这就是忍的恨不能提着刀拎着枪帮韩子阳冲锋陷阵呢!”
  韩二嫂这话很有意思,韩子禾竟不清楚这二嫂还有这想法。
  “我以为你又要耍上一遍青春期呢!”
  韩二嫂:“……我就当你这话夸赞我呢!”
  “本来就是夸赞!”韩子禾微笑说,“你不要以为我这是对你的嘲讽。”
  “哦,那……可真是谢谢你!”
  韩二嫂可能是言语说的有些多,所以,她那脸上就不由有些疲惫。
  “你这可是缺少锻炼!看看,你这才说了多久话呢!”
  韩子禾看二嫂累成这样,不由有些好奇:“你这该不会是腿儿着来这吧?”
  虽然彼此都在这座京城生活,可是,从韩父韩母家到这儿,要真是步行,那岂不是即使竞走,也要从天亮走到天黑呢!
  “你不要开玩笑!你以为我是你,腿脚功夫特好?”
  韩子禾:“……”要说呢,就算是她,恐怕也不会比韩二嫂快多少。
  “我这就是比喻!你不要太介意,我想,你可能更应该介意自己精力不济啊!”
  “这就是我跟你想要说的!”提起这件事儿,韩二嫂所表现出来,竟不是对自己精力降低的忧虑,而是说起她来这里的目的呢!
  韩子禾:“……”
  “你记得不记得,刚来时,我跟你说的想要举报韩子阳儿女的事情?”
  韩子禾怎么可能不记得?
  刚开始的时候,她跟二嫂还就这问题多说很多呢!
  “可是,你若是想要举报韩子阳的儿女,那就不应该到这儿来啊!”
  韩子禾不认为对方应该来这里举报。
  “老幺,还别说,要是想要举报,就要找你们楚铮说呢!”
  “???”韩子禾没想到对方还不是找她,而是找楚铮呢!
  “楚铮现在不在这儿啊,而且还不清楚多久才能返回呢!”
  “不用直接跟楚铮对话,找你就很有用!”
  韩二嫂认为自己话都还没有说透,所以,想要就这问题说清楚。
  “我想要举报的内容,说真的,我对它,还真有些没把握呢!”
  “你这话我就听不懂咯。”韩子禾认为对方言语……很有些矛盾呢!
  “我说的是,我想要举报的,都是从偷听以及……”虽然当时放摄像头的时候很自然,但是,若这般说给对方听,她就有些赧然。
  韩二嫂没有将全部的话都说出来,但是,韩子禾好像听懂咯。
  要不咋不去应该举报的地方举报呢!
  这合着,她这二嫂举报内容来源,好像也不合法!
  :。: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