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五章 神殿第二层:杀意殿堂
m.530p.com--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
  空气中的香不知道是花香,还是油彩的香,太过浓烈,以至和前一个花园有了明显的区分。冰稚邪观察这里的光影,寻路前行,途中没有任何机关陷阱或是人像魔偶打扰到他。
  这里很安静,安静得有时候想一个人自说自话。这里的花并不太一样,垒砌的花坛也不太一样,40厘米左右一块一块的小方砖搭积起来,砖缝里渗着潮湿,但感觉并不真实。很快他再次走到一条花间小径的尽头,这里有高高的结着发光果实的髓木照出的光影,冰稚邪再一次运用起了光魔法。
  隐藏的镜门并非藏在不同的空间,而是藏于半影之中。这是光线魔法的一个小把戏,只不过创造花园的人设计得非常巧妙,充份利用了黑点效果、视觉差和周围光影的二次偏差,使进入这里的人找不到真正的道路,而一直迷失。
  再一次穿过镜门,冰稚邪又来到了第一个花园,所处的位置又再次不同,如此反复穿梭在两个花园的镜门,如同完成了一串有序的密码,当走出第2面镜门,来到了花园的中心区域。
  环看周围,这里有十六尊身披黄金甲的水晶像,水晶为八白八黑,八具为鳄首人身,另外八具为黑色的胡狼。它们全都站立着,形态各异,手执武器,看上去很是凶恶,只是这些水晶身上均出现了裂纹,其中有两具已经断裂,披着的黄金甲上留有被破坏过,烧焦了的魔法阵纹,阵纹上留有一条剑痕。
  剑痕纤细干净,每一条剑痕都是同样的长,同样的宽,同样的深,同样的角度,好像复刻一般,削在十六尊水晶像的金甲上。
  冰稚邪抚摸着金甲上的剑痕:“这应该是一招剑招形成的剑痕,能做到这种程度,一定是夜之魇·阿隆索。”其实他对剑痕特性并不十分了解,只是这段时间以来,看到了太多这个人留下的剑痕,以至于一眼就能看出熟悉感。
  断掉的两尊水晶像是被剑削断的,断面干净光洁,但断口出给人的感觉与金甲上并不一样。像是有人模仿前者用剑,才将水晶像切断。
  冰稚邪不理会这些,将目光投向了花园中心正前方的一座殿堂——杀意殿堂。
  “穿过杀意殿堂就能前往神殿第三层了,不知道里面的威胁有没有被阿隆索、威尼丁解除掉。”他向着殿堂高门走入。
  殿堂很大,纵深很广,空无一物,直到走到尽头,一座马蹄高扬,横刀以待的金属骑士,以一双猩红的宝石为眼,盯视着进入殿堂的人。
  扬蹄的并不是马,而是一匹血色的独角兽,铁链穿过了它的身体,抓在骑士手中。冰稚邪走到这座不到4米高的座像前,冷冷地对视着骑士的双眼,他的余光很快落在了座像背后几十米开外的门上。
  金属的骑士动了,话音里带着,那是金属扭节转动刺耳的声音。
  冰稚邪向后退开,殿堂里的光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座台上血红色的独角兽像是活过来一样,它忽然冲跃下来,厚实的金属铁蹄踏在地上,发出沉沉地声音。不知道是不是不会说话,金属骑士没有任何话语,挥动起他的长刀,直直的斩来。
  殿堂里飘起了花瓣,红色的花瓣随着杀意出现,纷纷落地,又莫名消失。霸气,在杀意的花瓣中穿梭,是刀锋上的气刃,是无声无息的呼啸,冰稚邪的身影在电闪火石间闪烁,魔法在空旷的殿堂激荡。
  奔跑的‘马’,挥动的刀,倒悬在穹顶的冰稚邪颈间飘出一道血红。骑士勒转穿过独角兽颈的锁链,亮着红光的眼冷视着上方的人。冰稚邪单手打出召唤,月光龙从阵中飞出。骑士也高举起手中的长刀,刀上魔光闪耀,两只白云状的骨兽随着魔光出现。
  魔法、霸气、云骨兽、巨龙,在短暂的停顿后碰撞。
  冰稚邪本有意使用领域力量,但想到这才只是第二层,便收了这个念头。
  两只巨骨兽看上去非常庞大,但魔法的力量打上去轻飘飘的,它们在诺大的殿堂里轻盈快速的跳动,巨爪的拍击力量极大,要不是这里坚不可摧,否则早已是一片废墟。
  冰稚邪不跟这骑士正面交锋,殿堂里编织起层出不穷的魔法阻碍,冰障、树藤、光镜折影、火焰围墙,总是躲在魔法的隐密处,用雷电去击打。战斗中,他发现对方不是马上能发现他用光折射制造的视觉偏差,这本是前园迷宫花园里的关键,反而是这骑士一个小小的弱点。
  他当即以光线隐身加瞬间移动飞到了后门,然而门上有强大的魔法封印,不可能马上解开。
  骑士骑‘马’杀到,杀意的刀挥动起来如同一个红色的花轮,冰稚邪返身以月轮相对,寒光闪过,星蚀脱手在空中打转。冰稚邪背身落在地上,向后飞出的冰链勾住了掉落的星蚀,拖回手中。
  杀意骑士提疆勒‘马’转过身来,冰领的金属面庞覆着面甲,双眼透着森森杀意,他的长刀举起,长长的刀柄在他手中转动,一道一道冷光在镜面般的刀身上闪过,刀锋破开空气时产生的刀气让他身影变得模糊。
  冰稚邪暗下戒备,达伦配曾经空间魔法扭断了骑士的身体而取胜,这家伙或许跟那些青铜魔像一样,碎裂了还能重新融合。
  一刀挥落,纵横的刀劲填满半间殿堂。冰稚邪抓在月光龙背上飞向另一边,但杀意骑士也在这一刻从‘马’背上腾空。
  “玩音乐那家伙是怎么会这里过去的?”冰稚邪飞落在地,又腾空而起,魔法频出,挡下压来的两只云骨兽。
  月光龙受伤了,身体被刀斩开三刀伤口,愤怒的荷炎烧过云,墨蓝的能力云喷散四周。
  杀意骑士在荷炎中踏步而行,横着的刀,凶冷的眼,无所畏惧。
  冰稚邪默默地观察着对方的招式与缺点,这家伙的金属躯体比青铜魔像还要硬,要败他不能硬拼。
  ……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